专栏 Columns | 华彩奏

梦见罗马战士音乐的小丹尼尔

(Tibor Bozi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大多音乐家小时候都会梦想登上伟大的音乐舞台,这些梦想不外乎:登上卡内基音乐厅、英国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或澳洲雪梨歌剧院。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真的幸运踏上这些表演舞台,每个人内心都充满对自己无限的骄傲和对这些庄严的场馆无上的敬畏。

从小,我就梦想著在好莱坞露天剧场(Hollywood Bowl,世界最大的露天演出场馆之一)演出。不过,梦里没有倾盆大雨……

大多音乐家小时候都会梦想登上伟大的音乐舞台,这些梦想不外乎:登上卡内基音乐厅、英国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或澳洲雪梨歌剧院。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真的幸运踏上这些表演舞台,每个人内心都充满对自己无限的骄傲和对这些庄严的场馆无上的敬畏。

几年前,我终於登上了自小梦想的梦幻舞台——好莱坞露天剧场。它位於洛杉矶市中心,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剧场之一,可容纳超过一万八千多名观众。它於1922年7月11日落成,并迅速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古典音乐家的热门竞技场。1931年,传奇小提琴家海飞兹(Daniel Heifetz)说,在这里你不是音乐家,而是罗马战士。在好莱坞露天剧场演出的,不单是古典音乐群雄,还有世界知名的流行巨星披头四、Pink Floyd和艾尔顿.强等。当然,古典音乐持续在剧场扮演著重要角色。到了夏季,这里也是好莱坞露天剧场管弦乐团和洛杉矶爱乐的驻演剧场。

终於,我期待许久的邀约来了:7月12日那天,我将首次与美国指挥斯拉特金和洛杉矶爱乐在这里首演!

演出的前一天晚上,我第一次踏上这个舞台,心里溢出无法抑制的期待。当我在入口前的大萤幕上看到自己演出的大型广告时,忍不住拿起相机想照下来。突然,一名全副武装的员警冲了进来,说:「先生,你不能停留!」我急忙向他解释后,他笑了。「真的吗?在剧场演出?好喔!」然后,他自告奋勇地帮我跟大海报拍照!

第二天早上彩排在剧场里进行。温度计显示33度,加州的空气又潮又湿。为了保护交响乐团,工作人员在舞台前挂了一个遮阳幕。现年93岁的作曲家沃尔特.阿伦(Walter Arlen)是特别嘉宾,他在1939年逃离维也纳后,在《洛杉矶时报》担任音乐评论家超过30年。排练结束后,我们坐在观众席,他说了好多关於托斯卡尼尼或布鲁诺.沃尔特等音乐家有趣的小故事,都是他多年来在这个剧场里经历的。

音乐会当天晚上,这个剧场发生了30多年来几乎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下大雨了!起初只有微微几滴,不久后,天空像开了大门一样,水整个倒了进来。洛杉矶爱乐的乐团成员勇敢地继续演奏,在音乐会开始时,他们演奏了美国国歌,观众们热情地跳起来,爱国地唱著歌。

那些偷偷挟带雨伞进场的观众试图撑伞,但立即受到在场员警的警告。到后来,暴雨开始滴在低音提琴等乐器上。不满的乐团工会歇斯底里地打手势,坚持要把管弦乐队移后几米。疯狂的雨水甚至溅到向体育场转播音乐会的大萤幕上。

然而,在剧场里,有一条金科玉律:「演出必须继续下去(the show must go on)!主办方在前一天晚上向我解释了这一点。没有什么能抑制狂轰滥炸的情绪,无论是对我还是对观众来说,都不足为奇。经过几次中断,终於到了我表演的时候了。雨虽然几乎停了,但刮起了大风,音乐家们紧紧抓著他们的谱和谱架。我无惧无畏地走上舞台。

这是一个伟大的夜晚,童年梦想的高潮,也是对我许多音乐英雄的致敬。我尽情地享受舞台上的每一秒,不希望演出结束。下台后,来自洛杉矶的好朋友弗雷德里克到更衣室里看望我时还拥抱了我说:「嘿,你在好莱坞剧场拉琴了!你斗赢了大雨!」

海飞兹说对了,在这里我不是音乐家,我是罗马战士。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