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 艺@电影

大林宣彦 玩弄时空荒谬的魔法大师

《鬼怪屋》 (2020台北电影节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疫情趋缓后,各种展演活动也陆续开展,将在六月下旬上阵的台北电影节以日本有「影像魔法师」美称、甫於四月份辞世的大林宣彦为此次的「导演专题」主角,将推出多部一九八六年之前难得一见的作品,包含其创作初期执导的八厘米及十六厘米实验短片,与踏入商业影坛推出的邪典电影经典《鬼怪屋》、「尾道三部曲」之前两部等,让影迷看到这位在电影中玩弄时空荒谬的大师之创作成长历程。

2020台北电影节

6/25~7/11

台北市中山堂、光点华山电影馆、信义威秀影城

INFO  www.taipeiff.taipei/

提到大林宣彦(1938-2020),五六年级的影迷们,对於一九八○年后期的《异人们的夏天》绝对津津乐道。片中父母车祸双亡、与妻子离婚工作不顺的主角,无意间回到过去,在夏夜傍晚遇见年轻时的父亲,跟踪他走进戏院看戏,跟著他回家,与年轻时的父母共进晚餐;或是《北京的西瓜》片尾的神来一笔,收留中国留学生的水果店老板夫妇,准备前往中国拜访已归国的中国学生,却出现了卅七秒的黑画面,接著字卡出现「一九八九年六月北京」(1+9+8+9+6+4=37),老板突然转头过来对观众说明:其实这里不是中国,最终我们没能抵达中国,这一切都是在摄影棚拍摄……中日友好因为六四天安门而降温,时间与空间的荒谬是大林宣彦导演擅长的魔法。

《穿越时空的少女》 (2020台北电影节 提供)

专题主打一九八六年之前作品

二○一六年大林宣彦被医生诊断为肺癌末期,宣告仅剩三个月的生命,对电影的热爱让他继续拍片,改编描写战争时代年轻人青春的文学作品《花筐》於二○一七年底上映。七岁目睹日本战败,战争的主题成为他电影中的魂魄,已故的黑泽明导演要他好好接棒,把祈愿和平的重要让世人知晓。「了解战争的我为不了解战争的年轻人,我一定要持续拍电影。」即便於癌末用药期间,仍坚持拍片,新片《大林宣彦:电影藏宝盒》在去年的京影展世界首映,内容描述尾道海边的老映画馆,歇业前夕彻夜播放,放映多部日本战争片。三位年轻男子在此被吸进电影中,穿越时空卷入历史上战争的故事,描写人类的丑陋、残酷与愤怒,这部电影集大成他一生电影创作的主轴。

二○二○台北电影节因为这部新片而决定以大林宣彦为导演专题,却没想到他於今年四月过世,原本并非以回顾展的方式来设计的专题,却服务了影迷,避开他耳熟能详的名作,主打导演一九八六年之前难得一见的作品。大林宣彦一九三八年生於广岛尾道市的医生世家,童年时的玩具就是一台8MM摄影机。这次邀来一部导演大学时一九五八年拍摄的八厘米影片《画中的少女》,全片没有对白,只有字卡与钢琴伴奏的默片风格,片中青涩的女主角恭子,日后成了导演的妻子与制片。

大四被退学后索性返乡拍片。一九六○年代初期,他一方面拍广告谋生,一方面持续推出八厘米及十六厘米独立短片,这次我们将看到这时期三部十六厘米短片,包括了一九六三年导演的第一部厘米片《噬者》,一九六四年的《微热的玻璃或踩著悲伤碎嘴华尔滋之葬列的散步路》,以及一九六六年奠定「青春电影」里程碑的《传说的午后.突然遇见德古拉》,以实验性格加上充满想像力的叙事,大玩特玩停格、缩时、拼贴及色彩转换等的各种影像可能。

大林宣彦 (2020台北电影节 提供)

商业片中的邪典与青春

一九七七年首度以商业电影的导演身分出道,拍出结合青春成长类型与西方恐怖片元素的首部长片《鬼怪屋》,结合了六○年代影像实验的成果,与拍摄广告的视觉能力,美少女们各种离奇的死法,唯美色情恐怖,让这部电影成为邪典电影的经典。

一九八二年以家乡为背景的《转校生》,是他「尾道三部曲」的第一部,依山傍海的山城空间,少男少女跌落楼梯后的身体互换,成为日后「性转」的始祖,同时捧红了当时还是中学生、日后成为三谷幸喜前妻的小林聪美,看了这片之后,《你的名字》也不过如此而已。一九八三年尾道二部曲《穿越时空的少女》,改编筒井康隆的同名科幻小说,为日后五部改编电影里的第一部,捧红了当时只有十五岁的原田知世。

一九八六年《战里的野孩子》有黑白彩色两种版本,这次播出的是导演钟爱的黑白版本,以二战时期濑户内的小学为背景,战争期间校园成了无政府状态肉弱强食的写照,为了单恋的争夺儿戏终究抵不过现实中的战争,在一切灰飞烟灭前,梦与想像是少年最后的反抗。

《战里的野孩子》 (2020台北电影节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