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从狂飙八○ 到继续革命--与社会改革同步的台湾小剧场

抗议乐生疗养院拆除的剧场演出。 (陈又维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从狂飙的八○年代,到进入廿一世纪,台湾的小剧场,曾与热情的社会改革同步呼吸,创造了台湾独特的表演荣景;也曾走入稳定,少了与社会问题直接对话的气度与能量。有人已经转向,更有人坚持对抗——就是这些只问耕耘的剧场工作者,慷慨地赐予了这个社会理想和希望。

关注社会改造  剧场无所不在

剧场介入社会议题的类型与发展

 

资料整理  廖俊逞

在台湾,以剧场为平台,观察社会现象、反思社会议题、激发社会讨论、推动社会发展,依照形式和内容以及对象和目的不同,而有非常多元的面貌,不管称为社区剧场(Community Theatre)、民众剧场(People’s Theatre)还是应用剧场(Applied Theatre),都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其兼具了社会关怀、改革教育等的意图,关注的主题多与当下社会发展相关,如全球化、农村问题、外籍配偶、国际移工等,或是非营利/非政府组织的议题,例如性别、环境、人权、劳工、身心障碍等,它同时也作为组织训练、艺术教育、亲职教育、参与式青少年剧场、创伤复原、探讨受刑人人权的有效方式。

民众剧场

一九七○年代初,亚洲国家例如菲律宾、南韩、香港、泰国、印尼等,便已运用民众剧场的表现方式,在街头或公共场所呈现社会议题。而在台湾则迟至一九九○年代才开始,由钟乔在接触亚洲民众剧场后,积极将在台湾推广跟展现,成立了「差事剧团」。

民众戏剧是「与民众共同创造表演场域」而进行的戏剧,延续巴西的剧场大师波瓦(Augusto Boal)《被压迫者剧场》一书中的精神、理念及实务操作,关照艺术性与组织性,深化戏剧对人的改造,且有效、对等并有创意地处理:强调戏剧是一种学习的过程、表演的重要性,以及兼顾学习过程及表演等三项环节。二○○九年,第一个由台湾新移民组成的南洋姊妹剧团成立,可视为民众剧场的积极实践。

应用剧场

应用剧场泛指应用於社区、教育、治疗等领域的剧场模式,涵盖范畴非常广泛,如社区剧场、教育剧场、戏剧治疗、创造性戏剧、论坛剧场、一人一故事剧场等;而在台湾较少被提及的监狱剧场、博物馆剧场、发展剧场则是国外已发展多年的应用剧场类型。

应用剧场是现代社会发展公民素养、平权观念、人文精神、创新与批判思考的重要媒介,它重视参与者在饶富创意的剧场活动过程中,对自我的觉察省思、以及与团体的互动对话,其次才是剧场艺术性的学习。二○○五年,资深社区剧场讲师赖叔雅发起,集结国内多位应用剧场的专业讲师所共同成立台湾应用剧场发展中心即属此类。

一人一故事剧场

一人一故事剧场(Playback Theatre),是一种即兴表演的民众剧场,重视分享、自发、参与及互动。由台下的观众提供自身的经验与故事,台上的演员即时运用简单有系统的表演形式诠释,将此事对说故事人的意义与感受呈现出来。在过程中,创造出一种积极聆听的氛围并体会到人人都有故事、都有感受,这种共同体验故事的过程,同理心、自觉、创造、尊重会随之发展出来。成立於二○○四年的「一一拟尔剧团」,即致力於一人一故事的推展,连结生活、艺术和剧场。

帐篷剧场

在临时的场地搭建帐蓬并於帐篷中演出的剧场形式,源起於日本战后以帐篷作为表演场所的「状况剧场」。「帐蓬剧」之所以被视为一个「剧种」,不单只因为它是在帐蓬里头演出,而是因为它拥有边缘的、反体制的、非再现的激进美学性格,规制其剧本的结构与文体、演员的表演方式、剧场空间的使用等表现要素。一九九五年,钟乔与日本帐篷剧团「野战之月」导演樱井大造相识后,开始与日本展开交流计画,并在台湾发表帐篷剧的创作。二○○五年,樱井大造在台湾成立「海笔子」,以台湾为另一个活动据点,成员除参与帐篷剧创作外,并长期关注乐生守护运动。

《PAR表演艺术》 第209期 / 2010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209期 / 2010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