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告别2020的几种方式/我的告别方案

戏曲/戏剧演员朱安丽 愿为微光,照亮大家

朱安丽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这条学习传统戏曲的道路,就像是在寻找远方的光;过程里,大大小小的伤都烙在身上。所以我希望能护持这群年轻演员,将自己最好的一面传授出去,让他们成为国光剧团下一个廿五年的耀眼星星。就算我只是微光,也会去照亮所有人。

我想成为一道微光,微小却足以照亮大家。

这一年是悲喜交织的。伤感来自疫情,也有我的父亲。父亲早些年失智,但在我告诉他自己入围传艺金曲奖时,却能感受到他无法用口语表达的回应;只是,我再也没办法将这个奖献给那年送我去学戏的父亲,因为在颁奖典礼前的九月初,他过世了。当然,能够获奖仍是喜悦的,因为肯定了我从十岁以来的四十七年戏曲生涯;同时,在国光剧团廿五周年的这个时刻更显意义重大,因为我参与了剧团步入现代化的每一个阶段,没有错过任何作品。这也将开启我人生的下一个阶段——从「追求个人表现」到「传承、培育京剧下一代接班人」。关於明年,我至少有三个目标:多与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合作,吸收彼此养分;将京剧传承下去,培育新演员;最后,我也不会缺席京剧的「未来式」。

过去的自己从没想过会执著於舞台上、活在镁光灯下,而这时候的我,看著这群年轻演员,感受愈加深刻。这条学习传统戏曲的道路,就像是在寻找远方的光;过程里,大大小小的伤都烙在身上。所以我希望能保护他们、护持他们,将自己最好的一面传授出去,让他们成为国光剧团下一个廿五年的耀眼星星。就算我只是微光,也会去照亮所有人。

在即将结束二○二○年的这段时间里,我想到去年年底的《女子安丽》——外婆说,我是个忘本的人。前些年,往往会因各种琐事而不一定能回部落;但今年我会回到我的泰雅部落、我的亲爱村,与家人相聚。父亲过世后,母亲更加珍惜她剩下的家人,也就是仍在部落生活的她的兄弟姊妹,所以我想陪她,在亲情的召唤下回到原乡。原住民是过新历年的,除了与亲人相聚、祭拜祖先,并通过望向山谷丢猪肉的仪式去祭慰祖灵,也藉此衷心祝福这一路上帮助过我的人。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