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 职人的图鉴

舞台技术指导:启动运转机关的务实管理者

(陈又维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周书毅与郑志忠携手合作的《阿忠与我》演职人员中,有一个特别的位置——舞台技术设计,取代「舞台技术指导」的角色。本期专访扛下此重任的余瑞培,看这位掌控舞台布景的实践工程,职责繁多,职称难以定锚的幕后职人,如何稳稳启动舞台开关。

余瑞培坦承,是在看到节目单以后,才发现自己是如此被定义。「一般来讲,应该会写作是『舞台技术指导(Technical Director,TD)』,不过这场演出比较特别,团队里很多人都身兼数职,我除了负责舞台技术的部分,长时间跟排练的过程中,也会参与舞台、灯光、文本等各方面的讨论,甚至有时作为舞者的替身代排,让他们可以看见自己的样子。一般剧场编制比较少看到这样的状态。我猜团队应该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将『指导』改为『设计』。」

正名完成,此刻即来一窥「舞台技术指导」的实际内容。

舞台技术指导的工作,首要是注意安全,再则是无止尽的研究、学习与算数之路,无论木作或者铁工,各种布皮塑胶金属砂石水等媒材,结构力学,图学等,凡事都要「略懂略懂」,在符合安全与预算的条件内,将设计与导演的想像努力创造出来。

余瑞培说,这工作虽是尽力去满足艺术家的需求,但另一方面亦须替太过梦幻的想像踩刹车,告诉他们现实的底线为何。除了寻求创作资源、预算的落实,舞台技术指导,脑袋里也时常塞满各种物理空间的数字,他随身携带的卷尺与雷射测距仪正说明著这件事。

「说到卷尺,有个有趣的小知识。」余瑞培像是介绍多年好伙伴似地打开卷尺:「卷尺前有一个金属勾勾,这勾勾其实是松动的,为了符合两种不同的使用方式:一是顶著物品的内侧测量,另外一种是勾著物品,去量它的外径,因此那金属片的长度为1公厘,所以你仔细看的话,里头的刻度就是少1公厘。」

至於雷射测距仪,则能够抓出所有「想像得到的、想像不到的数字」——前者如电梯之长宽高深、每个剧场的卸货口与出入通道;后者则如舞台道具的各种摆放方式,「像是《阿忠与我》有1个训练支架,放倒之后可以比较容易通过各种地方,有时是斜走,有时挂上轮子,或得拆成4个单位以供排练场变换时可以立刻搬运。」关乎此类,全是算数。

这个职称乍听之下,很难具体联想工作项目为何,然而说到底,毕竟也是一件「生产」的工作。余瑞培说他也正是喜欢这种「无中生有」的感觉所带出的成就感。「创造出一个东西,并且让它开始运作。」集众人之力,将所有物件归至原处,使场后的演员即便在黑暗中亦不必担忧:一切已然到位,即将开始运转。

profile

职人:余瑞培

职业:舞台技术指导

简历:毕业於中央圣马丁学院表演艺术设计研究所。从事各类艺文项目之场景空间设计、技术规划、布景绘制。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