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关於经典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经典,何以为经典?从今日的眼光看来,一部作品的颠覆性与开创性,似乎是成就经典的必要条件之一。经典作品书写世界的方式,彷佛前无古人,它们重新定义世界可以是什么、应该是什么,让每个读者、观众,对文学、对艺术、对剧­­场、对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开始不由自主地质变。这样激烈的革命家,例如,名列「最常被国外搬演的当代法国剧作家」的戈尔德思,其剧本揉合了古典文体与街头黑话,藉由文字的张力与原创性,刻画边缘族群的卑微处境,直指现代社会的生存本质,强烈的批判与实验精神,在八○年代剧坛掀起一股革命性的风暴。另一位「恶名昭彰」的法国抒情诗人波特莱尔,则是透过对性、死亡和欲望等黑暗意象的赤裸描写,大胆挑战世俗道德价值,作品出版时被视为淫猥禁书,却也开启了现代主义的大起义。

又如,二○○二年被瑞典的诺贝尔学会选为人类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作品,评论家称为文学史上第一部现代小说的《唐吉轲德》,作者塞凡提斯表面上写的是一部中古骑士文学,但实则藉由这位疯狂虚妄的荒谬英雄,嘲弄骑士精神,宛如唐吉轲德面对风车的冲锋陷阵般,对抗了西班牙长久以来的文学传统。此外,被喻为「现代戏剧之父」的契诃夫,其剧作是写实主义的「彻底实践」,在乍看一个通俗剧的框架套式中,上演著无悲无喜,亦无高潮迭起的真实人生,可说颠覆了我们对戏剧「冲突」的定义。今年两厅院的「国际剧场艺术节」,集结这四个经典的作家与文本,透过四个风格迥异的导演转译诠释,让当代的读者和观众再次发现,经典的价值。

而身为中国绘画史最重要的女画家之一:潘玉良,她在艺坛上除了传奇人生受到瞩目外,其创作同样具备突破与前卫的艺术特质。在那个民风保守的封建旧社会里,裸体在中国画作里是一个绝少触碰的主题,光是画人体模特儿,都足以让美术学校停课,然而潘玉良却最早触及女性的裸体画。她的作品虽然在当年引起极大争议,甚至被批评为轻薄、寡廉鲜耻;但她不惜与时代抗争,为艺术牺牲与毫不妥协的性格,终让她的绘画大放异彩。潘玉良的故事曾被拍成电影和电视剧,但这次却是由国家交响乐团邀请作曲家钱南章和剧作家王安祈合作,将这个题材以中文歌剧的形式,再次呈现给观众,歌颂她的传奇。钱南章的创作类型多元,音乐流露的情感丰富真挚,王安祈则擅长描写女性幽微内在,再加上有「东方卡拉丝」之称的声乐家朱苔丽与长期在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舞台演唱的华裔声乐家田浩江担纲演出,如此黄金阵容,相信这制作将再创中文歌剧的崭新里程碑。

然而「经典」都如此严肃吗?其实也不尽然,它也有轻松诙谐的一面。您知道在大陆,最受欢迎的喜剧笑匠是谁吗?赵本山、郭德纲、周立波,三个台湾读者陌生的名字,却是内地最火红的超人气明星。今年初内地央视的春节晚会,曾应广大观众要求,力邀三位天王同台,虽然后来因「王不见王」而破局,却也足见他们的影响力。这三位从中国传统的相声曲艺、二人转与脱口秀等民间技艺出发,结合当下时事题材,靠一张逗人发笑的嘴,纵横影视与舞台,把幽默变成一门赚钱的专业。在台湾,跨足舞台演出、影音产品、商品代言的「相声瓦舍」,从小众出发正窜红的「鱼蹦兴业」,也是将幽默转化为好生意的成功品牌。究竟,幽默,如何成为一们好生意?从大陆到台湾,他们成功的经验对我们有什么启示?在本月份杂志中也有深入介绍。

《PAR表演艺术》 第210期 / 201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210期 / 201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