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碍艺术.艺术无碍 |
从《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起,康宁汉开始以抽象的方式用肢体去「探索」一个概念。
从《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起,康宁汉开始以抽象的方式用肢体去「探索」一个概念。(Ben Nienhuis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障碍艺术.艺术无碍

障碍艺术.艺术无碍

美国运动员、演员、时尚模特儿Aimee Mullins因先天腓骨畸形,从小就进行了双腿的小腿截肢手术,她在一场演说中,提及她曾带著她的十二对义肢与孩子们互动,她提问:「孩子们,我今天早上醒来,很快地做下决定,要能够一下子跳过房子,不过两三层的高度,但是,如果你能想到那些动物、超级英雄、卡通人物,你会给我造一副什么样的腿呢?」

孩子们回答踊跃,长颈鹿、青蛙、神探Gadget、超人特攻队……突然有个孩子问:「嘿,为什么妳不想飞呢?」

Mullins瞪大眼睛,突然意识到身体的「残缺」,其实同时也表示了空白——空白使她作为一个「充满潜能的人」而存在。

什么是「正常」?什么是「不正常」?

什么是「障碍艺术」?什么是「障碍文化」?

本期特别企画从障碍艺术出发,试图回答以上问题。

我们从艺术创作与观众文化参与两条主线试图逼近此因空缺而充满潜能的艺术形态,除了探讨现代剧场中的障碍艺术创作脉络,专访国内外的创作者——英国编舞家克莱儿.康宁汉、香港无障碍剧团、台湾极光乐团外,在文化参与方面,则特邀长期投身身心障碍研究的易君珊,从自身经验分析台湾艺文环境、法规现况与困境;亦专访两厅院艺术总监李惠美谈无障碍的相关软硬体规划;此外,亦有专文谈为视障者服务的口述影像如何实践。

期能传达「障碍艺术家」诉说的故事的同时,亦能反思我们所处的世界,真的「无障碍」了吗?

by 本刊编辑部、Ben Nienhuis | 2017-10-01
第298期 /2017年10月号

美国运动员、演员、时尚模特儿Aimee Mullins因先天腓骨畸形,从小就进行了双腿的小腿截肢手术,她在一场演说中,提及她曾带著她的十二对义肢与孩子们互动,她提问:「孩子们,我今天早上醒来,很快地做下决定,要能够一下子跳过房子,不过两三层的高度,但是,如果你能想到那些动物、超级英雄、卡通人物,你会给我造一副什么样的腿呢?」

孩子们回答踊跃,长颈鹿、青蛙、神探Gadget、超人特攻队……突然有个孩子问:「嘿,为什么妳不想飞呢?」

Mullins瞪大眼睛,突然意识到身体的「残缺」,其实同时也表示了空白——空白使她作为一个「充满潜能的人」而存在。

什么是「正常」?什么是「不正常」?

什么是「障碍艺术」?什么是「障碍文化」?

本期特别企画从障碍艺术出发,试图回答以上问题。

我们从艺术创作与观众文化参与两条主线试图逼近此因空缺而充满潜能的艺术形态,除了探讨现代剧场中的障碍艺术创作脉络,专访国内外的创作者——英国编舞家克莱儿.康宁汉、香港无障碍剧团、台湾极光乐团外,在文化参与方面,则特邀长期投身身心障碍研究的易君珊,从自身经验分析台湾艺文环境、法规现况与困境;亦专访两厅院艺术总监李惠美谈无障碍的相关软硬体规划;此外,亦有专文谈为视障者服务的口述影像如何实践。

期能传达「障碍艺术家」诉说的故事的同时,亦能反思我们所处的世界,真的「无障碍」了吗?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