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交响乐的多元脚步 寻找理想新国度 |
《前进!理想国!》的各角色定装造型。
《前进!理想国!》的各角色定装造型。(张震洲 摄)
TSO精选 TSO Choice TSO音乐剧场《前进!理想国!!》

跟著交响乐的多元脚步 寻找理想新国度

格林童话中的〈前进布莱梅的乐手〉是许多人熟悉的故事,描述各有困境的一群动物组成的乐队,试图到大城市中寻找自己的幸福未来,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将以音乐剧场形式,把这个寓意深远的趣味童话搬上舞台,除了交响乐团,还有来自街舞、特技、剧场、现代舞等背景的设计与表演者,并邀到客语歌曲创作者黄连煜原创剧中歌曲,担任说书人一角。

文字|李秋玫
摄影|张震洲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格林童话中的〈前进布莱梅的乐手〉是许多人熟悉的故事,描述各有困境的一群动物组成的乐队,试图到大城市中寻找自己的幸福未来,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将以音乐剧场形式,把这个寓意深远的趣味童话搬上舞台,除了交响乐团,还有来自街舞、特技、剧场、现代舞等背景的设计与表演者,并邀到客语歌曲创作者黄连煜原创剧中歌曲,担任说书人一角。

2018台北市音乐季—TSO音乐剧场《前进!理想国!!》

11/17  19:30   11/18  14:30

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厅

INFO  02-25786731

【演出者】

指挥:张致远

导演:张刚华

原创音乐:黄连煜

编剧:吴易蓁

编曲╱作曲:王倩婷

「布莱梅,是一个绿色的小镇,森林环绕,小河流过,每个人都想要到那里生活,就连动物也不例外!上了年纪的水牛、被主人丢弃的流浪狗、即将被端上餐桌的公鸡,还有一只崇尚自由的黑猫,牠们决定要到布莱梅组成乐队,演奏世界上最快乐的歌!只是前往布莱梅的路途困难重重,他们穿越美人鱼湖泊,还要越过野兽遍布的森林,更遇上了可怕的巫婆与强盗!」改编自《格林童话》中的〈前进布莱梅的乐手Die Bremer Stadtmusikanten〉,台北市立交响乐团要将这个家喻户晓的故事搬上舞台,用音乐剧场的方式重新诠释,让表演与寓意双方的加乘,带给观众耳目的享受与内心的深刻思考。

家,才是蓦然回首的理想国

《前进!理想国!》虽然是以童话故事为蓝本,但七年级的新锐导演张刚华却语出惊人地说:「我的诠释不是浪漫的童话,在某种程度上,也许跟台湾的国际现况还有点关系!」在视觉上不会有明确的台湾符号出现,也并非直指或批判,但是在某些画面、动作,可能带来些联想。

〈前进布莱梅的乐手〉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流传的版本相当多,但当老弱无用的动物遇到危急时,透过团结合作战胜入侵者,一直是故事的精髓所在。不过,即使故事主角的目的在于寻找一个梦中的桃花源,在张刚华的眼里,主角抵达后的蓦然回首,心中想要追寻的风景,并不仅仅是那个地点,而是在旅途中陪伴身边度过重重难关的伙伴。他们就像是「家人」,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也跨越物种;而只要家人相聚的「家」,就是属于他们的理想国。

在交响乐团的基础上,乐团也邀请流行音乐界、马戏界等演出者一起加入编导设计团队,更特别的是邀请金曲奖最佳客语专辑奖得主黄连煜原创剧中歌曲,并担任说书人一角。十多首的歌曲穿插著一点台语及客语,但有别于一般音乐剧那样演唱剧情,在剧中倾向诉说角色的状态与心声。在管弦乐的编曲上,特别邀请好莱坞工作的台湾作曲家王倩婷,除了传统的声响之外,也适时地搭配手风琴、爵士鼓、电贝斯等乐器,并且伴随著许多多元融合、异国风情的渲染。

为《前进!理想国!》特别开设的手影工作坊现场。(张震洲 摄)

聚焦各路人马  创造全新音乐剧场

团长何康国表示:「创意发想占整个制作筹备期最长的部分,把各路人马聚在同一个制作当中,让大家有一个平台能够尽情抛出想法,对话讨论直到聚焦。」的确,从就任以来,他便避免让乐团朝向音乐剧、或重演歌剧的模式发展,而是试图带领北市交走出全新的路线。因此为了让舞台上的表现更缤纷多元,乐团也邀请舞蹈设计张国韦、马戏顾问陈星合等人加入团队,让一群来自街舞、特技、剧场、现代舞等背景的人相互观摩激荡。但既然找来这些在各自领域学有专长的人,又为什么要打破他们的框架学习?张刚华透露,从九月份开始排练,他们是先从「手影」、「杂耍」及「特技」等工作坊开始的,目的是去探究这些原本被认定为「很难」、「很炫」、「我做不到」的表演,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会有什么惊喜?三周下来,他认为这些人的表演在无形中产生了一个很特别的质地,例如原本学现代舞的人玩杂耍、或特技人做手影的时候,已无形中在他们原本就带有的『武器』上,增加了更多变化。他笑著说:「我们面对理所当然的方式已经太多,那不能满足我,所以我再找了一群一样不满足于这件事情的人一起来玩。」

事实上,理想国并非仅仅存在于童话中。综观古今中外,无论哪个角落的人们无不祈求到达那个梦幻之地。「然而,会不会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处在理想国的状态了?」张刚华说:「我有点浪漫地怀疑,我们是不是已经到了五十或一百年前所希望的理想国了?」处于现代,我们的理想国早也随著时空推向更遥远的一方。但有目标、才有梦想的存在;实现了一个梦想,也总有新的梦想在前方等待。携手身旁的「家人」,无论是期待不断突破自我的乐团,或是生活在人生舞台的我们,只要朝向「家」的路线,就能朝著理想国,持续前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