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养文化土壤 他们为港都演艺耕耘 |
改建后的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至德堂。
改建后的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至德堂。(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台湾行脚 系列专题/台湾行脚/高雄

调养文化土壤 他们为港都演艺耕耘

对于高雄的表演艺术环境,在官方有照料市民文化生活长达十一年的李文能,在民间有文化三剑客策划讲座、表演节目及监督政府文化政策。他们以及其他为港都文化尽心尽力的人,亟亟在工业领先的高雄,调养出文化艺术的土壤,以促进高雄成为一个有文化、有内涵的城市为目标。

对于高雄的表演艺术环境,在官方有照料市民文化生活长达十一年的李文能,在民间有文化三剑客策划讲座、表演节目及监督政府文化政策。他们以及其他为港都文化尽心尽力的人,亟亟在工业领先的高雄,调养出文化艺术的土壤,以促进高雄成为一个有文化、有内涵的城市为目标。

除了有八线笔直的道路、林立的工厂和KTV之外,沐著冬阳走访南台湾的高雄,发现港都的艺术界正流窜著一股新生的脉动──市立美术馆如地打春雷般的开馆展览,中正文化中心至德、至善两厅堂复馆,市府兼管文艺的教育局四科科长「换人做做看」,南方文教基金会开办文化观察系列座谈会,长谷建设旗下的积禅艺术事业开始办理表演艺术活动,宽宏艺术工作室迈向成熟。官方、民间动作频频,高雄艺术的新时代即将来临?好一股令人紧张的欢喜感。

一双脚奔波出一座新殿堂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处长李文能,掌管这幢港都最高表演艺术殿堂已届十一年。刚批完高高一叠公文,当谈起这项日久生情的工作,他略为疲倦的神情中立刻溢出欣慰的笑容。就像所有的地方文化中心一样,高雄市立文化中心繁重的业务范围除了表演艺术外,还包括美术、文学、电影、民俗、文艺季、艺文硏习班、老人大学、妇女新知硏习营等,照料市民所有的文化生活。民众的参与是文化中心办理表演艺术活动最重要的目标,「我们每年约办八十到九十场假日文化广场活动,借由民众看热闹和免费欣赏的心理,先吸引他们的兴趣,同时也可以把优秀的团体介绍给大众。」

高雄市表演艺术界近年来最重大的事,莫过于文化中心至德堂的整建。这项费时仅仅一年的大工程,却为高雄市表演艺术界带来一次大地震,表演场地一度吿急,许多台北的表演艺术团体也能感受到其震幅。文化中心的表演活动暂时移到学校礼堂演出,这个事件迸发出学校礼堂简陋的设备勉强充当舞台的窘境。李文能认为学校礼堂在新建或改建之际,做多功能的规划设计是必要的,未来学校可以扮演社区文化中心的角色,落实社区的文化推展。

至德堂的整建主要在翻新老旧和设计不当的硬体设备,工程包括钢棚架构屋顶、座椅、空调、室内装璜(地板、墙壁、屋顶、化妆间)、反射板、吊板、布幕、视讯系统及监控系统、灯光、音响等,耗费二亿六千九百五十万元,在文化界一片喊穷的声浪中,恐怕要让所有艺文单位眼红。这一切得来不易,李文能为此南北奔波亲自跑公文争取中央的预算,工程进行中他攀上爬下亲自监工,并且时时要为赶工的工作人员打气。他用一双忙碌的脚,如期在一年内奔波出一座崭新的殿堂。至德堂以更专业的硬体设备重新开幕,高雄市的表演场地问题也随之淡化,这一年値得熬,也总算熬过去了。

「十一年前,在当文化中心处长之前,我是高雄市公车处处长。」乍听之下,赫赫一惊,「真的?」难怪他这么跑得快、跑得勤,心到、意到、脚程到,竭心尽力地为高雄耕耘文化土壤。当然,这是巧连的趣话,真正的功力在于李文能本来就「能文」,他擅长书法,颇富文采,有著艺文的性灵,这也许是当时他被派任担负高雄市民文化生活重任的原因。然而到了反对公务员管理艺术意识高涨的今日,民间对此颇有微词。限于任用制度的关系,李文能对此也感到无奈,但是从他积极的工作态度中,这些质疑将不会阻挡他的步伐。

文化三剑客

同样出身自国立艺专国乐科、高雄市实验国乐团的简瑞恩、王中砥、白佩蕾三人,他们不约而同地放下乐器走入民间单位,换一种方式推广艺术。三人各自推动理想,在民间扮演文化三剑客的角色,他们所效力的机构对高雄表演艺术界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简瑞恩任职于南方文教基金会。他和助手小温,坐镇这个可作为画廊、实验剧场、播映室、聚会场所的多功能空间,两个人搞定了基金会每月琳琅满目的活动。南方文教基金会由高雄民意代表王志雄鼎力赞助。王志雄受到夫人和高雄文化界鼓励,全力支持基金会财务支出,难能可贵的是他从不干预基金会的运作。简瑞恩对文化环境有高度的敏感性,在他的统筹策划下,南方文教基金会以促进高雄成为一个有文化、有内涵的城市为目标。主要业务包括:南方学苑开办各类文化艺术讲座,以实用、扎实的内容提供民众艺术进阶之径;颇负盛名的歌仔戏传艺中心由一般民众报名参加,聘请廖琼枝指导身段和唱腔,每年结业时推出一出戏,在文化中心和庙口演出,这项薪传工作获得高雄民众和文化界的肯定;每月一次的文化观察系列座谈会,凝聚高雄文化人士的共识,共同硏议改善港都文化艺术环境之策,俨然成为监督政府文化政策的主要民间单位。

四年前王中砥和三两好友创办宽宏艺术工作室,是当时南台湾首度开张、也是唯一的表演艺术经纪公司。王中砥是个满腹经营点子的奇葩,他侃侃敍述从艺术家变成艺术商人的过程。宽宏从为当地乐坛新人办理小型音乐会起家,演出地点则结合地缘性向南扩及屛东,向北扩及台南。靠著灵活而稳健的经营方式,宽宏已能将节目带到北部、东部,或与北部经纪公司合作,将节目带到南部,也尝试独力邀请外国团体来台演出,丰富了南台湾的舞台样貌。

白佩蕾则在积禅艺术事业一展她策划节目的长才。长谷文教基金会执行长陈彩认为「艺术是生活的信仰,需先产生兴趣才会了解艺术的意涵」,积禅就是在这个理念下成立。「积禅」二字颇富宗教意味,它原是长谷建设于民国七十八年在新田路开设的一家画廊兼餐厅,白佩蕾解释道:「餐飮部的作法是希望在不经意中引发大众的兴趣,经由接触而熟悉。积禅希望提供一个自然可亲的艺术环境,就如同它佛教意味的名称一样。」长期经营以来,这家餐厅不但提供民众一个亲近艺术的空间,也成了高雄文化界人士荟萃之地。积禅在长谷世贸大楼完工后移入,餐飮、艺展、活动业务也各自独立,扩大经营。去年八月积禅开始办理表演艺术活动,在高雄、台南二地举办傅聪钢琴独奏会,平均票房均在九成以上。对于在高雄推广表演艺术,长谷集团深具信心,目前开始著手与国内乐团、儿童剧团合作,渐次推展国际化走向。

欣赏的取向

在一窥港都表演艺术环境之际,不免想要了解当地的观众。高雄的观众爱看什么?他们买票吗?他们对票价的接受额度在哪里?毕竟表演艺术的发展和观众的关系,就如同钢铁需要火燄的激荡,才能愈炼愈精。

高雄市立文化中心发表了近三年来票房最好的节目,包括朱宗庆打击乐团、赖英里长笛独奏会、杨丽萍与兰阳舞团、屛风表演班《莎姆雷特》、《救国株式会社》、乌克兰国家芭蕾舞团、薪传剧场《雷雨》、芭蕾舞剧《胡桃钳》、明华园歌仔戏《界牌关传说》、云门舞集《流浪者之歌》。显然,本土节目对高雄观众有著最大的亲和性,而外国节目中,古典芭蕾仍是一般观众的最爱。国内朱宗庆打击乐团、屛风表演班、明华园、云门等名牌团体的大量上榜是个好现象,但其中居然没有任何高雄的表演团体?这些「外租」节目有的是由经纪公司带来,有的表演团体本身就有独立经营票房的能力,而为什么文化中心「自制」节目受民众欢迎的程度三年来不曾反映在票房上?

「文化中心应该坚持售票!」宽宏工作室王中砥建议文化中心不应该将表演艺术当庙会办理,票房收入也可以解决工作人员加班的问题。他表示,高雄市实验交响乐团、国乐团基于推广的理由常免费招待民众欣赏音乐会,这种初期的推广方式,久而久之造成表演艺术人口蓬勃的假象,对整体生态发展并没有太大助益。以积禅办节目的经验来看,白佩蕾认为:「傅聪独奏会的票房成功,代表观众有买票的基本意愿」,至于观众对票价的接受程度,「一般而言八百元以上的票比较难卖」。这个数字反映了高雄观众对艺术消费的潜力。

那么到底谁在看表演?

这方面李文能最淸楚,他说:「学生及上班族各占观众群的一半,欣赏人口在渐增中。」

进一步分析起来,就如王中砥所言:高雄的人口结构以工业为主,表演艺术不在居民的生活习惯中,因此也不习惯买票看演出。至于学生观众则西乐、国乐壁垒分明,特定族群看特定节目,族群之间很难打破渗透。

这些现象同样也反映了台湾现阶段大多数地方的观众生态,即使在表演活动热络的台北,学生仍是许多节目的主要观众群,动员学生也是必要的手段。年轻的观众意味著希望,如何以艺术的魅力将他们留在剧场将是更重要的课题。如果像李文能所说,「上班族」占了观众群的半数,那么高雄市表演艺术界在留住观众方面的成绩算是相当可观。

土壤与条件

文化中心这份三年最佳票房名单,不禁令人担心高雄的舞台景观不过是移植台北的表演艺术。当地表演团体的种子尚未茁壮?它的土壤够不够肥沃?阳光、雨水够不够丰沛?什么样的土壤、条件将影响它长出什么样的性格,高雄表演艺术界的营养足够吗?

南方文教基金会简瑞恩提供了具体的数字。高雄市政府教育局每年编体育、教育经费共八千万,其中五千万拨给两个乐团,扣除教育、体育活动经费,真正留给各类文化艺术使用的不到一千万。王中砥则指出了这笔经费的争议点:两乐团没有单位预算或乐团预算可补助其他团体,因此艺术界莫不希望高雄市实验交响乐团及国乐团能够早日摆脱实验的身份,升为市立乐团之后编列独立预算。在艺文经费方面,李文能认为教育与文化艺术应当分开,预算各自分列。

同样置身院辖市的台北表演团体虽然绝少接受市政府的补助,但由于地缘之利,国家剧院曁音乐厅以自制节目的经费支付演出与制作成本,为许多演出团体提供有效的资助。而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演出,据说只能获得象征性的二万元补助。这样的行情恐怕不及其他县市的五分之一,纵使加上文建会寥寥几十万的补助,制作一档演出的财务窘况就不仅是捉襟见肘而已了。

虚无飘渺的商品──表演艺术

高雄市投入推广艺术活动的企业不少。王象建设举办的「发现爱河」;石化工业区瑞利建设对歌仔戏的硏习落实于每一位员工;洪总建设设有员工乐团。另外,长谷、宝成等许多建设公司投入热络的艺展和拍卖会。虽然宝成建设过去曾与新象艺术经纪公司合办东欧管弦乐团的演出,但宝成所设的文教基金会早期是以靑少年问题为活动方向,现在则以视觉艺术为主。该公司总经理林常荣分析道,建筑和绘画、雕塑同为视觉艺术,因此建设公司办理美术展览在高雄成了普遍的现象。而且视觉艺术作品有保留性,表演艺术则显得虚无飘渺,过目即逝。他以宝成建设为例,谈到文教基金会的设立旨在提升美感欣赏,视觉艺术目前可以满足这样的目的,所以并不打算朝多元艺术发展。然而长谷建设积禅事业所办的傅聪音乐会经验,或许可以刺激企业往表演艺术思索。林常荣认为企业对办理大型、知名度高的表演节目意愿较强,对小团体则需考虑长期投资。

尽管高雄的表演环境还未臻成熟,各个问题面也都浮显出来,官方和民间存在著认知上、作法上的差距……,但在原本焦旱的文化土壤上,官方及民间都能倾力地注入水源和浚渠者和诊断者,不断翻掘、调养,这块土壤在已扎根的工业及建设地基上,将可蓄积同等坚实的能量和酵素,为港都艺术植造舞台林园。

(本刊编辑 邱馨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