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关于艺术与革命的神话 华格纳其人其事 |
华格纳是西洋音乐史上一座巨大的里程碑。
华格纳是西洋音乐史上一座巨大的里程碑。(本刊资料室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指环 飓风 首度袭台!╱华格纳传奇

一则关于艺术与革命的神话 华格纳其人其事

华格纳,不只是音乐史里,也是整个艺术史上巨大的里程碑。他的音乐与歌剧创作,开辟了前人未见后人难追的境界,他的人生更是充满曲折与戏剧性,让人赞赏同时也有人唾骂。如此极端的艺术与人生,不就跟他创作的《尼贝龙指环》一样,也是令人叹为观止的神话?

华格纳,不只是音乐史里,也是整个艺术史上巨大的里程碑。他的音乐与歌剧创作,开辟了前人未见后人难追的境界,他的人生更是充满曲折与戏剧性,让人赞赏同时也有人唾骂。如此极端的艺术与人生,不就跟他创作的《尼贝龙指环》一样,也是令人叹为观止的神话?

NSO全本《尼贝龙指环》

9/15  7:30pm  《莱茵黄金》

9/16  5:00pm  《女武神》

9/22  6:00pm  《齐格飞》

9/24  3:00pm  《诸神黄昏》

NSO人声神话 华格纳歌剧选粹

9/28  7:30pm

台北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理夏德.华格纳(Richard Wagner,1813-1883)是西洋音乐史上一座巨大的里程碑,他为歌剧艺术开启了一道门,进而以论述与实践并重的方式,将音乐与戏剧的结合带到至高的境界与层次。他以神话为题材写了许多令人叹为观止的歌剧作品,然而纵观他的一生与作品,留下这些文化遗产的他,不也是神话一则吗?

酝酿时期与异乡漂泊

出生于莱比锡、成长于德勒斯登,华格纳由母亲与演员继父葛尔(L. Geyer)扶养长大,葛尔的文学与绘画造诣甚高,华格纳在耳濡目染之下,很早就被启发对艺术的感知。中学时期,华格纳迁回莱比锡,开始大量地涉猎文学作品,并跟随莱比锡乐长缪勒(G. Müller)学习作曲。华格纳进入莱比锡大学就读后,又拜圣托玛斯教堂的指挥文利西(T. Weinlig)为师,继续作曲的课程。

在莱比锡学习音乐四年的成果,就是阅读了无数有名的曲目,这些前人的杰作,为华格纳的音乐能力、视野与思考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华格纳于此时也将管弦乐总谱编写为钢琴谱、钢琴曲与管弦乐序曲,作品包括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的钢琴版、钢琴奏鸣曲、波兰舞曲、幻想曲、歌德《浮士德》七首合唱曲、歌剧《婚礼》、定音鼓序曲、音乐会序曲、C大调交响曲等等。

一八三三年,二十岁的华格纳开始以指挥家的身分,流转各地讨生活,先是到符兹堡、接著转往马德堡。这期间他完成了两部歌剧:《仙女》Die Feen与《爱情禁令》Das Liebesverbot,但首演都不算成功。一八三九年,华格纳再偕同夫人取道伦敦前往巴黎。

在巴黎初期,华格纳结识了两位重要的人物,一是作曲家麦亚白尔(G. Meyerbeer),麦亚白尔非常赞赏华格纳的才华,不吝给予奥援,但是因为不顺遂的发展,反让华格纳怀疑麦亚白尔是阻挠自己发展的人,更因为麦亚白尔的犹太血统,加深了华格纳对犹太人的憎恨与偏见。

另一位则是同为音乐界狂人的李斯特。两人结识于巴黎的音乐沙龙,日后当李斯特返回威玛之后,除了首演华格纳的《罗恩格林》Lohengrin以外,更大力推举华格纳的作品,最后更成为华格纳的岳父──李斯特的女儿柯西玛,原为李斯特与华格纳的指挥弟子毕罗(H. v. Bülow)之夫人,后改嫁华格纳。

滞留巴黎的这段时间,华格纳过著非常窘迫的生活,指挥与作曲的事业并无太大进展。为求温饱,华格纳为不少歌剧编曲与校对,同时也完成了《漂泊的荷兰人》Die fliegende Holländer、《黎恩济》Rienzi、《浮士德》序曲、钢琴曲《册叶集─无言歌》及数首合唱曲。

拨云见日的德勒斯登时期

德勒斯登宫廷歌剧院于一八四二年,决定上演《黎恩济》,为此华格纳终于可以回到德国,艰苦潦倒的巴黎生活就此划上句点。《黎恩济》获得空前的成功,隔年上演的《漂泊的荷兰人》也得到非常好的回响,紧接著,华格纳被任命为此宫廷歌剧院的乐长。在这个职位上,华格纳又写完《唐怀瑟》Tannhäusser,于一八四五年首演。

德勒斯登时期的华格纳,可说是如鱼得水,他在这里指挥了许多歌剧作品与音乐会,完成的作品除了《唐怀瑟》以外,还有《罗恩格林》、送葬曲、《于韦伯墓前》(华格纳将韦伯的遗体从伦敦遗回德勒斯登)等。

一八四九年,德勒斯登爆发「三月革命」,华格纳为革命所发表的煽动言论,使他成为众所注目的人物,在德勒斯登革命终告失败之后,华格纳也只有逃离一途可行。他前往威玛会见李斯特,听从李斯特的建议而逃亡至苏黎世,而隔年李斯特在威玛首演《罗恩格林》时,流亡在外的华格纳只能缺席。

流亡、革命与爱情

滞留瑞士期间,华格纳发表了不少论文与随笔,将自己对哲学、艺术、音乐、文学等等的见解与理论诉诸为文字。著名的《歌剧与戏剧》Oper und Drama、《未来的艺术作品》Das Kunstwerk der Zukunft 、〈音乐中的犹太成份Das Judentum in der Musik〉等,都是这个时期的文字作品。其中〈音乐中的犹太成分〉一文于一八五○年先以匿名、后以华格纳本名发表,大力抨击犹太人的艺术成就,这让华格纳成为日后希特勒追随者们的艺术家偶像,也让华格纳终生无法洗刷「犹太憎恨者」的形象。

但无疑地,这十二年的流亡生涯,并无损华格纳发挥他的才华。一八五二年,他为威森东克(Otto and Mathilde Wesendonk)夫妇收留在庄园中,同时也在巴黎遇见李斯特的女儿柯西玛,同年他完成《尼贝龙指环》的诗曲,并开始计划《莱茵黄金》序曲。但是这个计划完成之前,他又陆续完成《威森东克歌曲》Wesendonck-Lieder──此为威森东克夫人玛缇达(Mathilde)与华格纳恋情的结晶、《崔斯坦与伊索德》Tristan und Isolde──此剧后由柯西玛的丈夫毕罗于巴黎指挥首演、与《纽伦堡的歌手》Die Meistersinger von Nürnberg。在著手《崔斯坦与伊索德》的同时,华格纳接触了叔本华(A. Schopenhauer)的名著《表象与意象的世界》Die Welt als Wille und Vorstellung,并受其形而上的思想所影响。

华格纳与玛缇达的恋情终被发现,华格纳的第一任妻子愤而离去,而他也被迫离开威森东克庄园,前往威尼斯、巴黎、维也纳、莫斯科等地旅行。而随著名声远播,华格纳的拥戴者与抨击者越见壁垒分明。

梦想实现的国度

华格纳与柯西玛终于在一八六三年公开恋情,同年他为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Ludwig II)召见,路德维希二世后来成为华格纳的有力支持者。华格纳毕生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座特别设计的剧院,在此剧院中可以上演他的乐剧,让他的歌剧作品不再局限一般的剧场之中。这个梦想于一八七二年,在路德维希二世的奥援下终于实现了。「自由幻梦之庄」(Villa Wahnfried),一八七四年完工、座落在巴伐利亚北部的拜鲁特(Bayreuth),成为实践华格纳歌剧与戏剧美学的殿堂。一八七六年,拜鲁特庆典剧院以《尼贝龙指环》四部曲的首演为开幕剧码,自此,拜鲁特节庆音乐节(Bayreuth Festspiel)即以每年上演华格纳的歌剧为宗旨。

华格纳于一八八三年逝世于威尼斯,葬于拜鲁特──这个持续著他的音乐理想的地方。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