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格纳,也在现代剧场搞革命! |
拜鲁特剧院设有一千七百四十五个座位,主要观众区安置了三十排的座椅,前低后高,中无走道,每排两端各通一个出口。这是「欧陆座位」的首次出
拜鲁特剧院设有一千七百四十五个座位,主要观众区安置了三十排的座椅,前低后高,中无走道,每排两端各通一个出口。这是「欧陆座位」的首次出(本刊资料室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指环 飓风 首度袭台! 华格纳传奇

华格纳,也在现代剧场搞革命!

提倡总体剧场,催生导演制度

华格纳认为,歌剧应该结合莎士比亚的戏剧和贝多芬的音乐,剧场整体,无论是剧情、语言、音乐、演员动作、舞台气氛,甚至包括剧场建筑和内部空间,都须统一起来,为一个作品而服务。他也主张,剧场应该体现民主的精神,不应继续沿用包厢、池子以及楼廊的区隔方式。

华格纳认为,歌剧应该结合莎士比亚的戏剧和贝多芬的音乐,剧场整体,无论是剧情、语言、音乐、演员动作、舞台气氛,甚至包括剧场建筑和内部空间,都须统一起来,为一个作品而服务。他也主张,剧场应该体现民主的精神,不应继续沿用包厢、池子以及楼廊的区隔方式。

随著工业革命的持续发展,欧美世界出现了许多新的问题和新的观念。在剧场变革上,十九世纪中业以后,随著易卜生、契诃夫等写实主义先驱剧作家的兴起,从表演方法、剧场形式、舞台运用,也都有崭新的观念和做法。此一时期,新的剧场被建立起来,为了在舞台上呈现整体一致的效果,统合演员、布景、灯光、音乐等元素,于是逐渐形成现代的导演制度,由导演来统筹、督导,将舞台个别艺术的呈现,凝结成为一个「总体剧场」(total theatre)。其中,华格纳对此一剧场观念的革新贡献良多。

塑造新的剧场空间

华格纳最大的关注与成就当然在歌剧,当时,德国人普遍认为德语不够雅致,宫廷内外盛行义大利与法国的歌剧,偏重音乐技巧上的华丽而忽视戏剧的内容;为此,华格纳提出「乐剧」的口号,提倡以音乐跟戏剧并重为目的来创作歌剧,建议作曲家亲自参与剧本的创作,并认为歌剧的题材应只适宜于音乐处理。因此,他是歌剧史上第一个身兼编剧和作曲家的创作者,同时也为自己的歌剧写下连篇的舞台指示和搬演守则。

他认为,歌剧应该结合莎士比亚的戏剧和贝多芬的音乐,剧场整体,无论是剧情、语言、音乐、演员动作、舞台气氛,甚至包括剧场建筑和内部空间,都须统一起来,为一个作品而服务。华格纳主张,剧场应该体现民主的精神,不应继续沿用包厢、池子以及楼廊的区隔方式。一八七六年,在各方赞助下,华格纳终于建成他理想中的剧场──拜鲁特剧院(The Festival Theatre in Bayreuth)。这个新的剧场,设有一千七百四十五个座位,主要观众区安置了三十排的座椅,前低后高,中无走道,每排两端各通一个出口。这是「欧陆座位」 (Continental seating)的首次出现,理论上,每个座位对舞台的视线都同样良好,所以票价也就不分高低,落实了华格纳民主平等的理想。

强调舞台幻觉的制造

华格纳更强调舞台幻觉的制造:舞台保存了镜框式舞台,以及「轮车与悬吊系统」的换景方法;不过,他将歌剧的乐队置于前舞台(apron)的下面,也就是乐池区,让观众只能听见音乐,却看不到演奏者。这个乐池无异于一道「神秘的鸿沟」,增加了观众与演员的距离,也分隔著现实世界与神秘世界。更进一步,他在镜框门的后面又加了一个门,形成双重舞台镜框,增加观众区与表演区的距离。在灯光方面,所有的灯具都隐藏在镜框后面,观众不会直接看到显露的灯具,观众席的灯光则在演出中完全熄灭。此外,华格纳也在舞台上设置了烟雾效果,以便制造飘渺朦胧的神秘效果。

华格纳的主张,影响现代剧场至今,也催生了二十世纪以导演为主的剧场,而他「总体剧场」的理念,更启迪不少当代剧场导演。他的剧场建筑原则,为二十世纪新成立剧院仿效的对象。他提出的演戏和看戏的注意事项(演出中不准观众鼓掌等),至今仍为大多数剧场遵守。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