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尽头(上) |
(魏瑛娟 摄)
艺术家的OFF学

世界的尽头(上)

像是不祥的预言或末世天谴,在地上玩乐喧嚷的诸神突然化为石像,从此,噤声静默,遥望远方。这是最与世隔绝的人类居住地,距离最近的南美大陆约四千公里,仿若被创世主遗忘。

文字|魏瑛娟
摄影|魏瑛娟
第167期 / 2006年11月号

像是不祥的预言或末世天谴,在地上玩乐喧嚷的诸神突然化为石像,从此,噤声静默,遥望远方。这是最与世隔绝的人类居住地,距离最近的南美大陆约四千公里,仿若被创世主遗忘。

这一定是,世界的尽头了。我想。

这是我曾旅行过最遥远的地方。从秘鲁利马(Lima)沿著安地斯山脉南下,经玻利维亚拉巴斯(La Paz)到智利圣地牙哥(Santiago),再转小型飞机近六个小时的颠簸飞行,终于到了我悬念多年的梦幻岛屿:复活节岛(Easter Island)。数万公里的奔波跋涉,时空错乱,恍若隔世。

像是不祥的预言或末世天谴,在地上玩乐喧嚷的诸神突然化为石像,从此,噤声静默,遥望远方。这是最与世隔绝的人类居住地,距离最近的南美大陆约四千公里,仿若被创世主遗忘,兀自孤悬于南半球太平洋的东南方。西元一千年左右,玻里尼西亚人开始在岛上活动,但最早的移民及年代都不可考。一七二二年荷兰商船在复活节登陆,将岛屿命名为「复活节岛」。一七七○年西班牙舰队占据小岛,强逼岛民签署不平等条约。一八○五年起,秘鲁、美国奴隶船大肆掳掠原住民。一八七七年岛上仅存一百余人。一八八六年西方开始考古人类学相关探勘研究。一九九五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将小岛(Rapa Nui国家公园)列入世界遗产(World Heritage)。

据说,这里曾是奶蜜流淌百物活跳森林茂美的丰饶之地,当地原住民称之为Rapa Nui(大岛)或Te Pito o te Henua(世界的中心)。现在,只剩零星的棕榈,整座岛屿不毛贫瘠,连作物都几乎不再生长。过往的辉煌文明,只剩下近千座的神秘巨大石像让人揣测惊异。西元七五○年森林开始减少。一一五○年森林几乎砍伐殆尽。一六八○年社会崩溃。而关于文明的彻底崩毁,有许多说法:可能止于一场病疫;可能不断的战争内耗,这里成了恶地;也可能如经济学者所推测,文明的过度发展,溃散将是无法避免的终局……或有如宗教警世般恫吓说法,灭亡是天惩,巨石像的建造者耗竭岛上资源,不知节制地建造高耸巨大的石像,正是犯了骄傲之罪。

像约好了似的,十五尊巨大的石像一起排排站,背向海洋,仰著头凝视著内陆的方向。石像背后的太平洋广袤汹涌,海潮声响彻天空。每尊石像约四至六公尺高,三十至五十公吨重,当地人称为Moai,是巨石文明里最朴拙的代表。根据Rapa Nui古老传说,这些神秘难解的Moai是祖先、国王或神祇的肖像,眼瞳散发出Mana(神圣的灵力),庇佑著岛民和子孙。关于这些Moai的由来、建造方法、仪式崇拜或功能意义仍是个谜,有太多的争论和伪科学的穿凿附会,最让人眩乱的说法是,外星人曾在此殖民,巨石像是高度文明的遗迹?!

倾颓的巨大Moai横躺在草地上,像睡著了的巨人。也许是年代过于久远,或曾经遭逢灾难离乱,岛上四处可见倾倒或歽断或崩坏或失去面目的雕像。有些坠入了海洋,仅留基座;有些淹没于蔓草,土石纠缠;有些尚未完工,脑勺仍连著火山崖壁,看著天空的眼睛空洞茫然。佚失的过往如散乱诗篇,草地青青,露珠晶莹。忍不住伸手按抚石像的眼窝、脸颊,粗砺的火山岩表面冰冷坚硬,不时陷入狂想,如果岛上近千个Moai一起醒来,走告追逐……。

世界遗产(World Heritage)相关网站

UNESCO World Heritage Centre http://whc.unesco.org/

中华民国保护世界遗产协会 http://www.what.org.tw/

世界遗产线上杂志 http://www.what.org.tw/whebmag/I/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魏瑛娟
除了是前卫剧场导演,更是个旅行狂。
这10年来,大约去过的国家约30个,对世界遗产很著迷,旅行的动力是想看世界遗产。
正在规划的行程有:马可波罗的中亚丝路、达尔文的加拉巴哥群岛、美索不达米亚、南极大陆......这些地方多不容易去,还在努力。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