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是这部电影的心跳 提克威与拉图 精配电影《香水》 |
电影《香水》配乐
电影《香水》配乐(EMI 提供)
艺@CD

音乐,是这部电影的心跳 提克威与拉图 精配电影《香水》

「音乐是唯一的可能,让我们能够呈现那弥漫著气味、汗水香精挥发的时空。」电影《香水》的导演汤姆.提克威(Tom Tykwer)如是说。曾拍过《萝拉快跑》与《天堂》、集导演、电音音乐家与作曲家于一身的提克威,找来他心目中的梦幻组合:拉图爵士(Sir Simon  Rattel)与柏林爱乐交响乐团 ,加上他的电音铁三角:克里梅克(Johnny Klemek)与海尔(Reinhold Heil),不只结合视觉与听觉,连嗅觉都参一脚了。

「音乐是唯一的可能,让我们能够呈现那弥漫著气味、汗水香精挥发的时空。」电影《香水》的导演汤姆.提克威(Tom Tykwer)如是说。曾拍过《萝拉快跑》与《天堂》、集导演、电音音乐家与作曲家于一身的提克威,找来他心目中的梦幻组合:拉图爵士(Sir Simon  Rattel)与柏林爱乐交响乐团 ,加上他的电音铁三角:克里梅克(Johnny Klemek)与海尔(Reinhold Heil),不只结合视觉与听觉,连嗅觉都参一脚了。

人们引颈企盼的,不只是这本已经有四十五种语言翻译的小说终于要搬上大萤幕,还有未闻先轰动的音乐。提克威认为,香水这个物品跟音乐一样,香水有单方复方之分,而音乐有音符与和弦,两者的具体组成其实是非常相近的。因此尚未读到由制片艾青格(Bernd Eichinger)亲自改编的剧本时,提克威已经决定让音乐成为一条与剧情平行的线,透过这条贯穿全剧的、以声响构成的绳索,让徐四金书中的「气味」弥漫在观众所处的时空里。

缥缈电音+拉图爵士与柏林爱乐的当代乐音

整片配乐果然弥漫著提克威惯有的风格:飘缥的线条、轻薄却持续的音堆,非常容易引领聆听者进入另一个时空。而提克威擅长的电音,为诡异的影片色调加分不少。如第四首的〈Grenoilling’s Childhood 〉与第十首的〈 The Method works!〉,电子音色像一道光,照进阴暗、满布尘埃与不知名气味的空间,但随即一闪即逝,接著竖琴与大鼓一前一后奏著顽固节奏音型,有如在空间里缓慢移动、渗透进入每个空气分子的气味与心跳声,弦乐群则在这顽固节奏上面渲染整片音色的张力。

拉图爵士近年来带著柏林爱乐练下不少当代曲目,颇有让柏林爱乐在当代音乐史上好好写上一页历史的企图。在这片配乐里,虽然严格说来,与柏林爱乐近年所建立起来的当代曲目不尽相同,但在拉图爵士对当代声响的绝佳品味带领下,仍然有著精致的呈现。提克威的配乐虽然只用极简短的旋律与动机,他对音色的建构与铺陈的掌握,即使在当代的严肃音乐中也是非常值得一听的。如在第十三首〈Laura’s Murder〉 中,代表气味的竖琴动机与大鼓的顽固节奏再度响起,小提琴画过一道道闪光,整个乐团逐渐堆叠扭曲的和弦,然后一股清亮的童声出现,这是来自德勒斯登十字架儿童合唱团的歌者Victor de Maizière,没有歌词,让男童声音浮在纠结的管弦乐团之上,造成诡异但奇妙的反差,堪称本片极佳之作。

音乐是这部电影的心跳

参与这部配乐的还有立陶宛国家合唱团、女高音 Chen Reiss 与Melanie Mitrano,提克威要世界级的乐团、指挥与音乐家,与他一起酝酿这瓶看得见、听得到的香水。如剧中主人翁葛奴乙所说:气味,是人类的灵魂,那么音乐就是这部电影的心跳。闭上眼睛聆听这瓶提克威的香水,也许你听得到他的灵魂——或你自己的灵魂。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