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与戏剧长夜」 不打烊的表演盛宴 |
列宁广场剧院外,观众忙著赶场,剧院门口旁就是当天演出的《柏林他方》剧照。
列宁广场剧院外,观众忙著赶场,剧院门口旁就是当天演出的《柏林他方》剧照。(Achim Plum 摄)
柏林

「歌剧与戏剧长夜」 不打烊的表演盛宴

第三届的「歌剧与戏剧长夜」在四月十六日举行,这个活动中,几乎所有柏林的剧院都推出当季菁华剧目,以卅分钟的长度为基准,表演艺术迷买一张票,就可以从晚上六点半到午夜,一直在各个剧院之间赶场。今年有两万剧迷出笼,六十个剧场加入长夜的行列。

 

第三届的「歌剧与戏剧长夜」在四月十六日举行,这个活动中,几乎所有柏林的剧院都推出当季菁华剧目,以卅分钟的长度为基准,表演艺术迷买一张票,就可以从晚上六点半到午夜,一直在各个剧院之间赶场。今年有两万剧迷出笼,六十个剧场加入长夜的行列。

 

主办单位卖出两万张票,粉丝尖叫鼓噪,相关纪念品热销,半夜散场后的after party挤满舞客。不,这不是流行摇滚演唱会,而是柏林第三届的「歌剧与戏剧长夜」(Lange Nacht der Opern und Theater)。

柏林是个愈夜愈喧哗的都市,「博物馆长夜」冬夏各举办一次,民众一整晚在各个博物馆之间赶场,人气鼎盛。之后「科学长夜」以同样的概念出现,剧场界也跟随这个长夜风潮,「歌剧与戏剧长夜」于焉诞生,一整晚,几乎所有柏林的剧院都推出当季菁华剧目,以卅分钟的长度为基准,表演艺术迷买一张票,就可以从晚上六点半到午夜,一直在各个剧院之间赶场。这一届的「歌剧与戏剧长夜」在四月十六日举办,春夜和煦,两万剧迷出笼,六十个剧场加入长夜的行列,几个热门的场次甚至有许多向隅的观众。一整晚,民众可尽情在各种表演类别当中规划观赏路线,歌剧、小剧场、现代舞、芭蕾舞、音乐会、脱口秀等都在节目单上,只怕观众脚程不够快。主办单位因此规划了七条专车路线,方便剧迷赶路。

其实这个活动的主要目的,还是推广表演艺术,让观众走入剧场,品尝一下卅分钟的表演菁华,索取「剧场试用包」,或许激起兴趣,日后再买票来欣赏完整的表演。一整夜,柏林剧场界有种集体派对的团结感,观众努力搜集「剧场试用包」,真的给人一种剧场升平的热闹感受。

菁华尽出,观众赶场

晚间七点整,「德意志剧院」(Deustches Theater)推出名导史戴曼(Nicolas Stemann)的作品《停止!现在结束!大声一点!最后十二首歌》Aufhören! Schluss jetzt! Lauter! 12 letzte Lieder,史戴曼爱用的剧场元素全出现在舞台上:麦克风、旋转舞台、即时转播摄影机,演员们在卅分钟里努力唱歌,探讨当代社会的抗议文化。

城里的另外一边,「列宁广场剧院」(Schaubühne am Lehniner Platz)推出当红编舞家巩思袒莎‧马蔻丝(Constanza Macras)的全新作品《柏林他方》Berlin Elsewhere,短短卅分钟的表演切片,就可清楚看见马蔻丝夸张、激烈、疯狂的招牌编舞特色,果真是当代舞蹈剧场的肥皂剧。几个舞者甚至穿著护膝,才能做出剧烈的地板动作,编舞家眼中的柏林,碰撞不羁,张狂脉动。

水中歌剧,芭蕾学校

除了传统的剧场,今年的「歌剧与戏剧长夜」有几个特殊的表演场地,例如「鲸鱼水中咏叹调」(AquAria PALAOA)就在「诺伊肯市立游泳池」(Neukölln Stadtbad)演出特殊的水中歌剧。「柏林国立芭蕾舞学校」(Staatliche Balletschule Berlin)也开放刚落成的新大楼,让民众进入观赏学生成果发表。

这间芭蕾舞学校是德国很重要的芭蕾人才摇篮,成立于一九六○年代,致力于十岁到十八岁之间的芭蕾中学教育。我在午夜之前赶到这间学校,新落成的教学大楼里,挤满了热情的观众,每个整点的表演节目都座无虚席。我欣赏了学生们演出俄国芭蕾舞蹈家米哈伊尔.佛金(Michel Fokine)的经典舞作《林中仙子》Chopiniana,学生们的热情与纯真,让午夜的芭蕾充满青春活力。平日大众难以进入的芭蕾学校,在这晚开放给舞迷,穿著蓬蓬舞裙的学生们四处穿梭拉筋打招呼,仿佛仙子落入凡间,绝对是今年「歌剧与剧场长夜」最为特殊的风景之一。

午夜,「人民剧院」(Volksbühne)的after party开始,剧迷喝著啤酒、跟著音乐起舞。舞池中,我看到「德意志剧院」的演员,开心地跳著舞。这个柏林的不眠夜,属于剧场。

相关网站:歌剧与戏剧长夜网站http://www.berlin-buehnen.de/langenacht/index.php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