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成熟态度 面对苦涩人生——亚伦.艾克鹏 Alan Ayckbourn |
亚伦.艾克鹏(AP 提供)
亚伦.艾克鹏(AP 提供)
焦点专题 Focus 犀利机锋.英式幽默/剧作家速写

以成熟态度 面对苦涩人生——亚伦.艾克鹏 Alan Ayckbourn

得奖纪录与作品清单几乎等长的亚伦.艾克鹏,可说是英国当代最重要的英国剧作家之一,国内的表演工作坊与果陀剧场都曾演出过他的作品。他的剧本往往横跨了喜剧与闹剧之间,在精密设计的情境与字字珠玑的精采对话下,挖苦嘲讽现代人的情感处境;而长期担任剧院总监的他,更擅长从叙事结构与剧场空间创发新意。
 

 

得奖纪录与作品清单几乎等长的亚伦.艾克鹏,可说是英国当代最重要的英国剧作家之一,国内的表演工作坊与果陀剧场都曾演出过他的作品。他的剧本往往横跨了喜剧与闹剧之间,在精密设计的情境与字字珠玑的精采对话下,挖苦嘲讽现代人的情感处境;而长期担任剧院总监的他,更擅长从叙事结构与剧场空间创发新意。
 

 

人物小档案

  • 身兼演员、导演、剧作家、艺术总监等多重身分,是英国知名且多产的剧作家,写了70出话剧和超过20部讽刺时事的滑稽剧、儿童剧等。
  • 曾获英国奥利佛奖、法国莫里哀奖、美国百老汇东尼奖等肯定,代表作品:《征服诺曼》The Norman Conquests、《相对而言》Relatively Speaking、《床阋》Bedroom Farce、《你我之间》Just Between Ourselves、《同声反对》Chorus of Disapproval、《 我手谁牵》Woman in Mind、《家庭琐事》A Small Family Business、《风云人物》Man of The Moment 及《房子与花园》House & Garden国内搬演过的作品:《厨房闹剧》Absurd Person Singular、《开错门中门》Communicating Doors和《公开场合的私人恐惧》Private Fears in Public Places

 

亚伦.艾克鹏(Alan Ayckbourn)大概是目前仍在世的当代剧作家中最为多产的一位了。现年七十三岁的艾克鹏创作了超过七十出的长篇剧本和廿余出讽刺时事的滑稽剧及儿童剧,这些剧作也替他夺下了包括英国奥立佛奖、美国东尼奖、法国莫里哀奖等与他的作品列表一样长的获奖纪录。艾克鹏的剧本往往横跨了喜剧与闹剧之间,在精密设计的情境与字字珠玑的精采对话下,挖苦嘲讽现代人的情感处境;而他笔下的角色乍看不怎么吸引人,但在他巧妙地刻划角色的生活细节里,观众总是可以窥见自我的生活影子,仿佛置身在剧场里却对著镜子讪笑一番。

圆形剧院的总监  擅长玩弄剧场时空

一九三九年生於伦敦汉普斯特的艾克鹏,十七岁时便离开学校去剧团做助理舞监,而后开始尝试以演员身分闯荡英国剧场圈(他甚至在廿岁时主演过哈洛.品特亲自执导的《生日舞会》),直到他遇见了恩师史蒂芬.约瑟夫(Stephen Joseph)。当时身为演员的艾克鹏常常对自己所演出的剧本不满意,忍不住跟老师抱怨。结果约瑟夫对他说,假使他嫌弃别人的剧本,那么,就自己写吧!从此,艾克鹏展开了他的剧作家旅途,迄今不歇。

在史蒂芬.约瑟夫过世之后,他接掌了以这位恩师起名的剧院——史蒂芬.约瑟夫剧院,也是英国第一座圆形剧院——的艺术总监一职,并且以此为创作据点,利用圆形剧场的特性,写出许多把玩剧场时间空间的剧作,写而优则导,并且启用一批长期合作的优秀英格兰演员,他的众多剧作也几乎都在此进行首演。从一九六七年开始,艾克鹏直到二○○九年才卸任。

艾克鹏以他最著名的剧作《征服诺曼》三部曲轰动英国剧坛,被视为廿世纪的英国经典剧作之一,为艾克鹏奠定了当代最重要的英国剧作家之一的地位。对台湾观众而言,除了表演工作坊早年曾搬演的《厨房闹剧》之外,近年来果陀剧场数度重演的《开错门中门》可说是艾克鹏在台湾最为人熟悉的作品了。剧中穿越时空的情节、惊悚和科幻的元素淋漓尽致地呈现了文本中的「剧场性」,看似通俗的情节实为艾克鹏对现代人情感关系的入微观察之展现。On and In 表演工作室所演出的《寞日寓言》Private Fears In Public Places则是聚焦于人际关系中的疏离情状,连法国新浪潮导演亚伦.雷奈(Alain Resnais)也被艾克鹏描写的现代人的孤寂处境所吸引,将这部剧作翻拍成电影《喧哗的寂寞》。

爱玩叙事结构  透析人生无奈

国立新竹教育大学英语系助理教授、戏剧学者何一梵认为,艾克鹏的作品广泛地探讨社会问题,然而却也因为情节较为通俗、流行而常招致剧评家的诟病。「很多人批评艾克鹏只为中产阶级服务,但其实他的剧作非常聪明并且富有人味。他笔下的角色常常受困于人和人之间的小秘密,可是艾克鹏不采用洒狗血的方式来呈现,他处理的是一种成熟的情感态度。我认为他的作品其实是给『大人』看的。」何一梵如此分析。

论及艾克鹏不同于其他当代英国剧作家的写作特色,何一梵指出因为长期以史蒂芬.约瑟夫剧院的圆形剧场为创作地,剧场空间也影响了艾克鹏作品中「玩」叙事结构及挑战舞台的时空配置之招牌特点。「在《房子与花园》这个剧本里,演出分别在两个剧院同时上演;一边演House,另一边演Garden,演员这边演完就跑到另一边演,观众想要完整看清戏的全貌还得分两次看,只能说艾克鹏太爱『玩』剧场了!」

除此之外,曾翻译过艾克鹏剧作的何一梵也表示,艾克鹏不以玩弄语言来逗乐观众,他擅长利用叙事结构的变异、场景空间的游戏来制造剧本的喜剧性:「我翻译过Intimate Exchanges这个剧本,亚伦.雷奈曾改编拍成电影《吸烟/不吸烟》。剧情在角色的每个关键时刻做出抉择后,又再下一景回到上一个选择的分歧点,然后又在另一个选择之后再遇见下一个分歧点,接著又再度回到上一个选择。

艾克鹏简单地利用『如果那时候不……』的心理动机,写就了一部剧情结构如树状图般扩张的剧本,超过十几种的结局,道尽了人生中的遗憾和假设的无奈。」

不是单纯喜闹  让观众对角色寄予同情

艾克鹏其实不应该归类于喜剧剧作家,他的幽默感带有人生的苦涩,他笔下角色的笑闹其实都在挖掘人类绝望的小小洞穴;喜剧作家常用嘲讽的态度描写人物,而艾克鹏对待自己写出的角色则更严厉,但又常令观众对他们深寄同情。「他所创作的其实是台湾剧场里缺乏、但却必须重视的作品——那种以成熟的态度来面对人生困境和情感关系的作品。」何一梵如此认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