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数字精算人生? 《测量》画出人生蓝图 |
延续飞人集社过往作品风格,《测量》结合偶、光影、演员、面具、音乐等多元媒材诉说故事。图为石佩玉工作情形。
延续飞人集社过往作品风格,《测量》结合偶、光影、演员、面具、音乐等多元媒材诉说故事。图为石佩玉工作情形。(飞人集社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石佩玉编导飞人集社新作

理性数字精算人生? 《测量》画出人生蓝图

飞人集社新作《测量》由团长石佩玉编导,试图以距离代换时间,以理性衡量感性,碰触现代人的工作、生活、情感等处境。延续以往风格,《测量》结合偶、光影、演员、面具、音乐等多元媒材诉说故事,编导用精准的数字,画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生蓝图。

文字|廖俊逞、王婧
第255期 / 2014年03月号

飞人集社新作《测量》由团长石佩玉编导,试图以距离代换时间,以理性衡量感性,碰触现代人的工作、生活、情感等处境。延续以往风格,《测量》结合偶、光影、演员、面具、音乐等多元媒材诉说故事,编导用精准的数字,画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生蓝图。

飞人集社《测量》

3/27~29  19:30    3/29~30  14:30

台北 牯岭街小剧场

INFO  02-23378859

人和人的关系,如何测量?记忆需要多久,才能遗忘?距离理想的生活,还有多远?一见钟情的凝视,能否永恒?飞人集社新作《测量》以距离代换时间,以理性衡量感性,碰触现代人的工作、生活、情感等处境。编导石佩玉表示,一公尺的距离,是光在几亿秒之内,在两点之间来回的移动,也就是说距离从时间而来,一旦时间停止距离就会停止,记忆就会消逝。在这出戏中,她试图用距离、用亮度、用温度、用重量,用精准的数字,画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生蓝图。

透过测量行为的自我提问

《测量》故事发生在一个如常的夜晚,刚下班的独身女子回到家,突然,两位自称建筑师的人闯了进来,要为她量身打造一户房子。但在盖房子之前,他们必须知道住户的需求,建筑师说,从房间的格局到生命的故事,所有的东西都可以量出精确的数字。借由一连串的问题提醒,女子被迫往前看,往回望,重新发现自己身处的位置,想起已经过世的母亲。石佩玉说,到了剧末,观众会发现两个建筑师其实是虚构的,所有的问题,都是这个女子当下的自我提问;全剧以写实为基调,夹杂抽象、写意的表现。

戏中有段关于爱情的寓言,特别动人。女人说,曾经有一个人默默注视她,一直到女人也注意到他,当她想要找时机回应,注视她的男人却不见了。那个男人总是穿著红色衣服,所以当他消失的时候,女人发现眼睛好像有残影,一直有个红色的点,后来,残影的面积愈来愈大,直到最后整个眼睛都是红色,留下红色的眼泪,于是女人就瞎了。

虚实之间多样媒材说故事

延续飞人集社过往作品风格,《测量》结合偶、光影、演员、面具、音乐等多元媒材诉说故事,不同的是,偶的设计偏向写实,比如说,在面具上刻出皮肤、皱纹,以呈现人的质感。演员身处的狭小房间,所有家具都被涂黑,像炭火烧过一样,呼应主角的内在。房间之外,摆放著许多细琐的物件,有的会在剧中被使用、有的则只是搁著,像一座记忆的仓库。石佩玉表示,该剧的挑战在于虚实之间的拿捏,偶可以完成暗喻、隐喻,具有双重意义,可以透过一个物件、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转换出另一个层次,虽然难度或复杂度比较高,但也充满更多可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