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艺术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真是幸福之叶!

台湾乌龙茶不但有过风华,也有一段繁复可观的身世。在日据时代改种红茶,后来又有了白毫乌龙茶,七十年代经济开始起飞,很多茶农又悉心种起高山乌龙茶,乃至白毫乌龙茶,那时茶工业再度繁华,台湾乌龙茶真的好喝,时至今日,台湾茶叶文化已再度步上多元兴盛时代,简直可谓茶文化的文艺复兴!

台湾乌龙茶不但有过风华,也有一段繁复可观的身世。在日据时代改种红茶,后来又有了白毫乌龙茶,七十年代经济开始起飞,很多茶农又悉心种起高山乌龙茶,乃至白毫乌龙茶,那时茶工业再度繁华,台湾乌龙茶真的好喝,时至今日,台湾茶叶文化已再度步上多元兴盛时代,简直可谓茶文化的文艺复兴!

我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英国有史以来在位最长的维多利亚女王,曾亲口喝下这杯白毫乌龙茶,又名叫膨风茶,并且非常喜欢,随后,还要求多喝几杯,并且对此茶赐名:「东方美人茶」(Oriental Beauty)。

见证历史的幸福之叶

这个故事也是真的:苏格兰植物学家福钧(Robert Fortune),在十九世纪中叶,乔装成中国人,以自制的温室箱,将两万株茶树运至印度的大吉岭栽种,成为著名的大吉岭茶,后来英人在印度及锡兰大量栽种茶叶,从此世人喝的更多是这样的英国红茶,逐渐淡忘了真正的中国茶滋味。

这也是真的,在大航海时代,厦门买办李春生在苏格兰人陶德(John Dodd)的受邀下,移民至台湾,他和陶德将福建安溪的茶苗移至台湾种植成功,两人皆为台湾乌龙茶之父,也因为他们选择大稻埕为根据地,大稻埕区从此开始繁华,曾一度取代了艋舺。

从十九世纪下半叶起,台湾乌龙茶(Formosa Oolong tea)风靡了欧美,一度在蔗糖樟脑外,成为台湾三宝之一,并占全国民生产总值百分之六十以上。那时,陶德雇用了大批女工在骑楼下捡茶梗,整个大稻埕莺莺燕燕,富裕有加,陶德忍不住说了一句:这真是幸福之叶!(The Merry Leaf)

而不巧的,就在台湾茶叶最兴盛之际,清法战争爆发了,这是帝国主义的侵略,而大清皇朝第一次打赢了这场入侵的战争,原因其实非并战术或武器,只是对方军队水土不服,孤拔将军得了霍乱。

战争之际,所有的铅块都被取去铸造武器,铅料大量缺货,而茶叶输出需要茶箱的密封,否则长期海运将会受潮,铅便是茶箱内壁重要的防潮方法。因铅的缺乏,台湾乌龙茶便因此在战争时期滞销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被直追而上的福州厦门的出口茶叶取代了。

台湾茶的爱情味

台湾乌龙茶不但有过风华,也有一段繁复可观的身世。在日据时代改种红茶,后来又有了白毫乌龙茶,七十年代经济开始起飞,很多茶农又悉心种起高山乌龙茶,乃至白毫乌龙茶,那时茶工业再度繁华,台湾乌龙茶真的好喝,时至今日,台湾茶叶文化已再度步上多元兴盛时代,简直可谓茶文化的文艺复兴!

十九世纪在福建安溪有个做茶人家的女孩叫魏芷芸,她从小就不肯绑小脚,只喜欢到茶山走动,九岁便懂做茶,而且非常懂,她被陶德和李春生延揽至淡水制茶,随行的是和她青梅竹马的高青华,高青华是爱她的,但她知道或者不知道?她知道什么是爱?而他呢?他也知道什么是爱吗?他一直爱她,忠实不二,一直到有一天他动摇了心念,他发现自己对金钱和权力更有兴趣,他对性是狂热的,无法掩盖,一旦受到诱惑,两人关系从此生变了。太突然了吗?残酷?爱情是甘甜的,美好的,一旦走味,就像茶叶,不顺口的茶水,不也就是残酷?

所以她回到了陶德身边。至于李春生,因他坚持上帝的旨意,从来都服膺一夫一妻制度,他虽然喜欢魏芷芸,但却无法下定决心娶她,毕竟她是逃婚的逆女。

陶德是台湾茶叶史上最重要的名字,在台湾住了近廿年,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他是那个大航海时代的苏格兰精英,他们为大英帝国做了许多殖民主义者的各种大生意,他自己也是人类学者和植物学者。我相信他也心向台湾,他并非清法战争时的间谍,对台湾经济和农业有重大的贡献。

陶德也爱魏芷芸,爱到都跛了一脚。但这三男一女的爱情故事是我想像的居多,我把爱情故事穿插在茶叶的故事之中,写成了这一本《幸福之叶》。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