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胜景与战争血泪交织 共谱时代之声 |
小提琴家陈锐
小提琴家陈锐(Chris Dunlop摄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NSO带你重返列宁格勒

繁花胜景与战争血泪交织 共谱时代之声

柴科夫斯基以生命低谷崛起的逆转力,创造出新境界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而萧斯塔可维奇在创作第七号交响曲时,正是故乡列宁格勒城惨遭纳粹围城之时,排练及首演状况连连,音符里藏著个人和家国的斑斑血泪。NSO这次邀请小提琴陈锐献艺,带领听众走出迷雾森林,指出旭日所在,继而迎向曙光。

柴科夫斯基以生命低谷崛起的逆转力,创造出新境界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而萧斯塔可维奇在创作第七号交响曲时,正是故乡列宁格勒城惨遭纳粹围城之时,排练及首演状况连连,音符里藏著个人和家国的斑斑血泪。NSO这次邀请小提琴陈锐献艺,带领听众走出迷雾森林,指出旭日所在,继而迎向曙光。

NSO「列宁格勒」

6/13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6/14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艺厅

INFO  02-33939888

生命胜景有时静如镜般湖泊,有时狂暴如天地末时。柴科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正是在令人引颈的等花期后,繁花盛开让人心花怒放的美景。曾经高度丰沛的技巧能量,被误以为世间无人能企及。原来,只要心的能量够大,世间无有办不到的痴想。柴科夫斯基以生命低谷崛起的逆转力,创造出新的心灵境界。这场令人引颈期待的音乐会,上半场带爱乐者们登峰造极,在乐团、指挥家与小提琴家三方鼎力合作下,开出繁花胜景。

腥风血雨下的《列宁格勒》首演

下半场,是生命中另一番境遇。与柴科夫斯基相差一甲子有余的萧斯塔可维奇,在一九四一年冬天,即将过圣诞节前四天,完成第七号交响曲的前几个乐章,当时正是列宁格勒城在纳粹攻占侵入下度过腥风血雨的一百一十一天。原本希望完成后由列宁格勒爱乐管弦乐团首演,却因纳粹暴行驱使乐团音乐家们四散逃亡。直至隔年八月九日,这首标题为《列宁格勒》的第七号交响曲,终于在俄国境内第六大城奎别谢夫完成惨烈但令人赞叹的首演。波修瓦剧院管弦乐团担任主办并肩负起首演重任,其中还有数位仓皇出逃、来自列宁格勒广播管弦乐团的乐手。战争虚耗使团员们精神衰颓、劳顿虚弱,奔逃出离的乐手加之饥寒交迫,彩排总是因团员体力不支,无法从头到尾完整演奏。最令人唏嘘的,三位团员最后不支倒地,用尽生命最后的气力,在彩排过程中去世。

首演在苏维埃军队保护下,以军事代码Squall受到全程保护,俄国人以广播器将音乐放送到德国占领区,以不屈刚强的精神力,昂然挺立心灵的号角声。乐评家有视于战争的时代性格与政治力纠结的阴霾,一致肯定作品中无上精神力的证言,是普世珍视的价值。

小提琴家有如登峰向导

这次担纲《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小提琴家陈锐,在乐评家眼中是一位深思熟虑的音乐家,即使作品内含时代复杂难解的氛围,情绪高张低迷纠缠萦绕,睿如智者的独奏者有如登峰向导,能带领听众走出迷雾森林,指出旭日所在,继而迎向曙光。

上述两首作品并置同一场音乐会,爱乐者可以经验到音乐胜如金刚石的坚固力,正向心念意向可以创造破千年暗室的光明,犹如一场心灵之旅,值得参与。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