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名正 强烈视觉揭示「倾听」之必要 |
《Mr. R 2.0—乌托邦》中,兔子的耳朵是重要的意象。
《Mr. R 2.0—乌托邦》中,兔子的耳朵是重要的意象。(邱蔚中 摄 体相舞蹈剧场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体相舞蹈剧场《Mr. R 2.0—乌托邦》

李名正 强烈视觉揭示「倾听」之必要

维持李名正一贯的「视觉剧场」风格,《Mr. R 2.0—乌托邦》让概念引导视觉先行,舞作讨论「存在」命题,延续前作《Mr. R》的「兔子」角色,以兔子的长耳朵强调「倾听」。李名正的兔子要人正视月之暗面、人性隐晦处、生活的实相,对编舞家来说,「舞蹈像山水画的留白」,白是为了让人看见自己。

文字|张慧慧
摄影|邱蔚中
第271期 / 2015年07月号

维持李名正一贯的「视觉剧场」风格,《Mr. R 2.0—乌托邦》让概念引导视觉先行,舞作讨论「存在」命题,延续前作《Mr. R》的「兔子」角色,以兔子的长耳朵强调「倾听」。李名正的兔子要人正视月之暗面、人性隐晦处、生活的实相,对编舞家来说,「舞蹈像山水画的留白」,白是为了让人看见自己。

体相舞蹈剧场《Mr. R 2.0—乌托邦》

8/14~15  19:30

8/15~16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 28917718

三角结构的尖锐赤红舞台、塑料的非现实感服装、刺绣精美的兔子头罩……「老实说,我就是一个『视觉系』。」体相舞蹈剧场艺术总监李名正提起新作《Mr. R 2.0—乌托邦》里各种视觉元素时,不讳言地直笑。

不意外地,本作依旧维持著李名正一贯的「视觉剧场」风格,让概念引导视觉先行,再由视觉产生动作。因此,《Mr. R 2.0—乌托邦》讨论「存在」命题,却不走极简空灵路线,李名正以强烈的视觉挑动观者神经,这个一小时左右的作品处处表现出高强度的反差──柔和的巴赫无伴奏弦乐对比赤红色高高欺压至观众席上方的不对称舞台、巨大的舞台对比脆弱的兔子形象等。

值得一提的是,他过去多以拼贴方式结合跨领域创作的模式,在这个作品中不复见。李名正说,今年开始,这个成立了十五年的舞团有了六名专职舞者,有更多的可能性磨出专属于舞团的身体质地,「这次很乾净,我希望能回到肢体,但又非纯肢体,因为我仍然有话要说。」

兔子的耳朵  强调「倾听」

《Mr. R 2.0—乌托邦》延续二○一二年首演于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的《Mr. R》,R是Rabbit,在舞作名称就揭示了这个「非人」角色的重要位置。但为什么是兔子?「对我来说,兔子的耳朵有著倾听的意象。当代社会太混乱了,从前我会看新闻,现在几乎没有了,你看电视上,人人都是名嘴,他们有那么多意见,但很少人真的安静下来倾听别人。在这个作品里,『耳朵』是一个重要的符号,把耳朵放大,是希望能听见不同的想法。」李名正说。

他让动作顺著耳朵的方向发展,兔耳与布满线条与尖角的服装都像从身体长出,「巴赫的音乐、兔子的耳朵、舞台相接的尖角……这些都让我听到、看到『方向』,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走……我透过这些符号,希望能找音乐跟身体呼应的可能。」「在第一版的《Mr. R》里仍然有角色存在——一个没有脸,想要寻找自我认同的人;但第二版里,兔子是感受,是非人的、集体的存在。」

舞作是留白  让人看见自己

集体的存在是什么?是乌托邦吗?媒体中由名嘴形塑的完美世界存在吗?李名正的兔子要人正视月之暗面、人性隐晦处、生活的实相,对编舞家来说,「舞蹈像山水画的留白」,白是为了让人看见自己。

「我不知道乌托邦是什么样子,但进入这个舞台我很震撼,它是一个不存在的空间,我不知到观众可不可以在『不存在』里寻找到『存在』的希望,但希望大家可以在这一个小时内舒缓自己,找到与作品的共通点。」李名正说。

李名正分享二○一四年带著《Mr. R》到法国亚维侬OFF艺术节演出时,曾有观众不能自己地在演出结束后大力拥抱他,「他告诉我:『这个作品让我看见自己。』那一刻我眼泪流下来,若这个作品也能靠近更多观众,让人离开剧场时能开始寻找自觉就好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