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登堡协奏曲》 巴赫的颠峰之作 |
德国柏林布兰登堡门
德国柏林布兰登堡门(Florian Su 绘)
特别企画(二) Feature 城门之歌/布兰登堡门 乐曲介绍

《布兰登堡协奏曲》 巴赫的颠峰之作

应布兰登堡侯爵之邀而写出的六首《布兰登堡协奏曲》是巴赫在科登时期创作出的颠峰之作。在科登大公支持与优秀宫廷乐队的绝佳条件下,造就了巴赫成就非凡的器乐作品。而在《布兰登堡协奏曲》中,巴赫更勇于挑战与实验,在每一首都安置了一个音乐上的特殊难题,并用一种无与伦比的说服力去解决它,虽是维持传统巴洛克协奏曲形式,但他却大胆地挑战了各种乐器编制组合的可能性。

应布兰登堡侯爵之邀而写出的六首《布兰登堡协奏曲》是巴赫在科登时期创作出的颠峰之作。在科登大公支持与优秀宫廷乐队的绝佳条件下,造就了巴赫成就非凡的器乐作品。而在《布兰登堡协奏曲》中,巴赫更勇于挑战与实验,在每一首都安置了一个音乐上的特殊难题,并用一种无与伦比的说服力去解决它,虽是维持传统巴洛克协奏曲形式,但他却大胆地挑战了各种乐器编制组合的可能性。

巴赫的六首《布兰登堡协奏曲》一开始简称为「六首给多种乐器的协奏曲」,目前的这个名字,是到十九世纪才确定下来的。

创作巅峰期诞生的乐曲

一七一八年夏天,巴赫陪伴科登大公利奥波德到卡尔斯巴德拜访布兰登堡大帝的小儿子克里斯提安.路德维希,当时小王子对巴赫这位科登宫廷乐师的新作品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于是希望巴赫为他创作作品。巴赫大概花了三年时间,来做这个委托创作,在一七二一年初,他寄出了这六首协奏曲,而显然这些作品在科登已经与乐手们尝试排练过了。

一七二一年三月廿四日,布兰登堡侯爵在卡尔斯巴德以他熟悉的法语对科登大公利奥波写道:「殿下赐给我这孱弱者的精致的礼物,让我享受到天堂般的音乐。」他也深深表示此曲是一种精致品味的代表。但是巴赫却慎重地看待这个评价,因为对他而言,这个作品并非只是一种「精致品味」的呈现,而是他在科登时期一个深具代表性的非凡作品。作曲家希望呈现一部经过长期酝酿的特殊作品。

《布兰登堡协奏曲》能够在科登创作出来,主要的原因是当地的特殊条件,巴赫的雇主,年轻的利奥波德大公是一个艺术爱好者,他不仅仅懂得欣赏音乐,同时也能够演奏乐器。在他的宫廷,有一个宫廷乐队(Collegium Musicum),其中都是技术精巧纯熟的乐手,能够演奏巴赫任何艰难的曲子。更由于当地教会的合唱团,虽有技巧纯熟的歌唱家,但较缺乏适当的舞台以培养演出经验,让巴赫几乎是被迫创作较多的器乐作品。无庸置疑的,巴赫在科登时期的确是他创作器乐作品的颠峰时期,不仅创造了丰富体裁的作品,也尝试了各种乐器及编制的独特创作。

实验与挑战并进

在科登时期创作的二声部与三声部创意曲,英国与法国组曲,钢琴平均律第一册,这些作品成了钢琴音乐的经典,不仅如此,各种奏鸣曲、二重奏、组曲、小提琴协奏曲,到目前为止都还是弦乐器与管乐器的重要演奏曲目。这些作品对乐器演奏者的要求几乎到了苛求的程度,而科登的乐手也都成为技巧精湛的演奏者,在这种状况下,这个宫廷乐队的水准几乎可以胜任巴赫任何一部作品的要求。

实验的精神,也普遍存在于《布兰登堡协奏曲》中,巴赫特别在每一首都安置了一个音乐上的特殊难题,然后用一种无与伦比的说服力去解决它。创作虽然是维持传统的巴洛克协奏曲形式,但在此形式下巴赫却大胆地挑战了各种乐器编制组合的可能性,可以说将器乐的复音音乐创作带到了一个颠峰。只是当时委托这部作品的侯爵,在收到作品之后是否有非常喜悦,我们无法考证,在布兰登堡侯爵的官邸是否有演出过这部作品,也无法完全确定,只有手稿在当时据说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使用过的迹象。况且布兰登堡侯爵的乐手人数似乎也不足以演出此曲,巴赫的乐谱手稿束之高阁,在侯爵过世后,辗转流传最后落脚在皇家图书馆,也就是现在的柏林国家图书馆。在廿世纪初最后的定本是巴赫全集出版后的版本(Neuen Bachausgabe)。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