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声器乐合作无间 岁末的和平庆典 |
指挥家汤玛斯.桑德霖
指挥家汤玛斯.桑德霖(台北市立交响乐团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桑德霖与TSO—贝多芬第九」音乐会

人声器乐合作无间 岁末的和平庆典

在岁末年终之际之际,聆赏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在〈欢乐颂〉中迎接新的一年,如同必要的仪式一般,充满对未来的幸福期许。贝多芬将德国诗人席勒的诗词入乐,透过人声与器乐的和谐共鸣,营造出热情感人又磅礡的时刻。在世事纷扰的此刻,北市交邀来指挥家桑德霖一起诠释这首歌颂和平自由的乐章,让我们有机会体验贝多芬给世人带来的崇高境界。

在岁末年终之际之际,聆赏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在〈欢乐颂〉中迎接新的一年,如同必要的仪式一般,充满对未来的幸福期许。贝多芬将德国诗人席勒的诗词入乐,透过人声与器乐的和谐共鸣,营造出热情感人又磅礡的时刻。在世事纷扰的此刻,北市交邀来指挥家桑德霖一起诠释这首歌颂和平自由的乐章,让我们有机会体验贝多芬给世人带来的崇高境界。

桑德霖与TSO—贝多芬第九

2017/1/15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2-25786731

每到岁末,总会看到演出海报上出现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甚至在日本已经成为一种仪式,在每年的最后一天就要听《贝九》。也许是因为第四乐章〈欢乐颂〉的歌词意境,引导人们进入崇高振奋的境界,抚平战争、动荡局势带来的阴霾,在今天国际上充满恐怖攻击的氛围中,这首交响曲要传达的理念,更值得我们深入探究。

和平与自由的声音

《贝九》的演出,也常肩负著某种纪念性的意味,其中极为特殊与著名的,是柏林围墙倒塌的纪念音乐会。指挥家伯恩斯坦在诠释席勒的诗词上有其独到想法,《贝九》也因阐述了席勒的诗,带来无比动人的乐章,在世人熟知的〈欢乐颂〉中,伯恩斯坦体会到当中表达自由的意涵,而这是否是贝多芬在诠释席勒之诗所要传达的呢?伯恩斯坦似乎非常肯定。这个特别的演出是在一九八九年的圣诞节,全世界得到的一个礼物,一个为了庆祝柏林墙倒塌的礼物,必须是真正可以打动人类心灵,传达自由、和平与人道精神的声音。尤其是当时的柏林,在伯恩斯坦的指挥下,所燃起的创造力与热情,精准又感性的传达,在最后乐章的独唱和合唱中,确实象征著许多德国人渴望已久的自由。这场音乐会由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演出,乐手却来自世界各知名乐团,德勒斯登、列宁格勒、圣彼得堡、伦敦、纽约、巴黎,这象征著世界大同,全人类一起歌颂历史性感人的一刻。而《贝九》不断扮演这歌颂和平的角色,也总是令人惊叹地完成任务。在柏林围墙倒塌纪念廿五周年的二○一四年,由拉图率领柏林爱乐重现。

贝多芬在创作时,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这部巨作会为人类带来如此深远的影响。当时贝多芬深受耳疾折磨,但他并不掉入愤怒与控诉,创作反而逐渐倾向内敛与宗教的意味,这是因他拥有高贵与坚忍的情操才能达到的境界。他在《贝九》第四乐章加入了人声独唱与合唱,犹如一首庄严弥撒,在复杂的声部对比与管弦乐的强烈力量下,主旋律却只有五个音,这个家喻户晓、大人小孩朗朗上口的旋律,成为贝多芬的传奇。

能够掌握人声与器乐的指挥

要诠释这部巨作,指挥家、乐团、歌手都是重要因素。据说首演是由贝多芬亲自指挥,传世以来,各种演出版本与著名演出辈出,其中许多也成为经典。对指挥而言,要呈现这首交响曲必须具备强大的精力与热情,缜密的思考与听力,更必须精熟人声与器乐的两种指挥方式,且能在同部作品的演出中同时掌握。

这次与北市交合作的指挥家汤玛斯.桑德霖(Thomas Sanderling),其父与弟弟也都是知名指挥家。桑德霖在年轻即崭露头角,担任许多知名乐团的指挥,特别的是他曾担任柏林歌剧院指挥,对人声与乐团之间的掌控驾轻就熟。由他担任指挥的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将在年终岁末于台湾登场,令人期待,也让我们有机会体验贝多芬给世人带来的崇高。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