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在古老的碰碰声中 《织布│男人X女人》 织动传统与当下的记忆 |
《织布│男人X女人》中,没有完成的织帽压在舞者的头上,他们轻抚经线如河水流淌。
《织布│男人X女人》中,没有完成的织帽压在舞者的头上,他们轻抚经线如河水流淌。(王勋达 摄 TAI身体剧场 提供)
舞蹈

舞在古老的碰碰声中 《织布│男人X女人》 织动传统与当下的记忆

TAI身体剧场的新作《织布│男人X女人》,从原住民的织布传统,汲取舞步——整经、卷线、踏脚……织布的动作分解成数字,数字编码记忆,召唤织者身体的图像。编舞家瓦旦.督喜搬出家中久未使用的织布机,织布机、经线、织者的身体,在舞台上转九十度,站成一道立面,舞者只有黑与白,任何曾经的鲜艳,都被收入了主题是传统与当下的记忆。

文字|吴思锋、王勋达
第288期 / 2016年12月号

TAI身体剧场的新作《织布│男人X女人》,从原住民的织布传统,汲取舞步——整经、卷线、踏脚……织布的动作分解成数字,数字编码记忆,召唤织者身体的图像。编舞家瓦旦.督喜搬出家中久未使用的织布机,织布机、经线、织者的身体,在舞台上转九十度,站成一道立面,舞者只有黑与白,任何曾经的鲜艳,都被收入了主题是传统与当下的记忆。

TAI身体剧场《织布│男人X女人》

2016/12/18  14:30 高雄 卫武营艺术文化中心281展演场

2016/12/21~22  19:30 台北 华山1914文创园区中2馆果酒礼堂

INFO  03-8331157

不知不觉,瓦旦搬出家族已无人使用的织布机,身体缩坐进去,寻找许多许多年前,Payi(阿嬷)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起床织布发出的碰碰声,寻找过去与现在交汇的时间之河。

TAI身体剧场新作《织布│男人X女人》中,织布机、经线、织者的身体,在舞台上转九十度,站成一道立面,舞者只有黑与白,任何曾经的鲜艳,都被收入了主题是传统与当下的记忆。负重的,没有完成的织帽,压在舞者的头上,他们轻抚经线如河水流淌,他们剧烈踏脚如在织布箱上跳舞,他们想起那一首关于快乐的古老,古老的歌谣,然后吟唱,他们有时等待,有时疲惫。

织布成舞  创造自己的图纹

编舞家瓦旦.督喜偷偷开始凭看的记忆,在家族、部落都已很少人织布的时代,学习织祖灵的的眼睛。一直以来,他在作品中尝试捕捉一种状态,一种精神性,再现或者诠释都不是他在意的。他就是看,然后做,就像父亲总是这样告诫:「不要问,要仔细地看。」织布是男人的禁忌,但传统没落无分男女,文明设置禁忌,也诱惑人逾越禁忌。TAI身体剧场的成员们,正一同走往消失的边境,凿一缝让事物重生的光。

整经、卷线、踏脚……织布的动作分解成数字,数字编码记忆,召唤织者身体的图像。舞者在数字的世界穿梭,一点一滴捡拾、连结逐渐消亡的过去;舞者在织布的宇宙模仿、想像布匹从Payi(阿嬷)的下腹,慢慢往前推进,织工完结之时,布匹回到同一个位置,每个人创造自己的图纹。生命是不断的循环,生命的意义依随一次又一次的循环,愈织愈深,愈结愈密。

艺术之手  织出记忆之帽

值得一提的是,一顶顶约两公斤重,仿佛要用力记忆一切的舞者织帽,是合作艺术家林介文所制,她是太鲁阁族,和瓦旦一样。几年前她与摄影者陈若轩出版《嫁妆Tminun Pdsun》一书,她也和瓦旦一样,天还没亮就被阿嬷的织布声吵醒。赛德克的Bubu(妈妈)们,总在织著要给孩子们的Qabang(用传统织布做成的被单),无论现在的孩子还需不需要,「用她们的一生织布,织给丈夫,织给小孩,织给孙女,织给自己。」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