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结东亚精采 舞动网络未来 「城市当代舞蹈节2017」 |
韩国大邱当代舞蹈团《观象》
韩国大邱当代舞蹈团《观象》(LEE Kyung-yoon 摄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全球抢先看 World Stage

集结东亚精采 舞动网络未来 「城市当代舞蹈节2017」

由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所主办的「城市当代舞蹈节」,将从十一月廿一日起至廿六日起于香港举行,演出部分以「东亚」为主题,邀请中国、日本、韩国知名的现代舞团带来精采舞作,另更同时举办「DanceX 国际舞蹈交织会」让各地策展人、演出机构负责人、舞评人、编舞家进行交流,还有经过四年酝酿及筹备的「HOTPOT 东亚舞蹈平台」,甄选中国、香港、澳门、台湾、日本、韩国的新创作品在舞蹈节中呈现。

文字|吴孟轩、LEE Kyung-yoon
第298期 / 2017年10月号

由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所主办的「城市当代舞蹈节」,将从十一月廿一日起至廿六日起于香港举行,演出部分以「东亚」为主题,邀请中国、日本、韩国知名的现代舞团带来精采舞作,另更同时举办「DanceX 国际舞蹈交织会」让各地策展人、演出机构负责人、舞评人、编舞家进行交流,还有经过四年酝酿及筹备的「HOTPOT 东亚舞蹈平台」,甄选中国、香港、澳门、台湾、日本、韩国的新创作品在舞蹈节中呈现。

城市当代舞蹈节

11/21~26 香港 葵青剧院、香港兆基创意书院、香港艺术中心、元朗剧院

INFO  ccdfestival.hk/hk/

首次由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主办的「城市当代舞蹈节」(City Contemparty Dance Festival),以「东亚」为主题,邀请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知名的现代舞团赴港演出;如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将带来二○○六年的代表舞作《冷箭》,日本无设限舞团(Noism1)则端出巡演不断的《妮娜—祭品物质化》,韩国大邱当代舞蹈团将演出韩国著名编舞家洪成佑的《拜月犬》及《观象》,而舞蹈节的东道主——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也将重现香港编舞家黎海宁当年轰动舞坛的作品《证言》,让观众得以重温此获奖不断的经典之作。

办个舞蹈节,好邀请大家来

事实上,「城市当代舞蹈节」并非来自天外飞来一笔的奇想,而是城市当代舞蹈团多年酝酿的成果。艺术总监曹诚渊便表示,举办舞蹈节的灵感,主要来自于舞团于二○一五年举办卅五周年纪念活动时,曾邀演大陆、台湾、香港等七至八个优秀舞蹈节目,在一周内演出并相互交流,引起观众热烈回响。作为主办方,舞团感受到艺术节庆所带给香港的丰沛能量,便开始萌生在香港由舞团亲自举办舞蹈节的想法。另外,近年来城市当代舞团也与韩国大邱当代舞蹈团、日本无设限舞团建立起交流网络,原本是透过互相参访以进行创作交流,但后来发现:「我们就是惺惺相惜吧!三个舞团就约好以后要去彼此那里演出,那最好的方式就是轮流办个舞蹈节啰,这样就可以邀请大家来呀!」曹诚渊笑说。

作为一个艺术节庆,城市当代舞蹈节很年轻,主办单位却已经验老道:城市当代舞蹈团多年来曾在北京、广州协助举办舞蹈节,建立了不少网络与人脉,这也让曹诚渊想将其中所累积的资源带回香港,让香港本地也能看到国际上一流的舞蹈节目。很幸运地,城市当代舞蹈节获得香港政府的资助,便有余裕可实现「邀请大家来」的心愿:「城市当代舞蹈节就发生在香港,一个很国际化的都市,因此我们特别希望与国际接轨,尤其是东亚。」于是,为期六天的舞蹈节,汇集了十五个来自北京、上海、山西、香港、澳门、台湾、日本、韩国的舞蹈节目,充分展现东亚当代舞蹈丰富的样貌。

打造两座平台,点亮合作可能也让新秀现身

除了优质的舞蹈节目之外,城市当代舞蹈节的另一个亮点,便是「DanceX 国际舞蹈交织会」。启发自德国知名的「杜赛朵夫国际舞蹈博览会」,曹诚渊认为,亚洲也需要一个能让创作者向世界各国舞蹈经理人、经纪人、制作人、策展人推介作品的平台,因此,DanceX 国际舞蹈交织会汇聚了欧美与东亚的知名艺术节策展人、演出机构负责人、舞评人、编舞家,透过一系列座谈及交流活动,以建立国际交流与联系,借此开拓合作的可能。

挖掘新秀,也是城市当代舞蹈节的重头戏之一:经过四年酝酿及筹备的「HOTPOT 东亚舞蹈平台」,于今年三月公开征求中国、香港、澳门、台湾、日本、韩国的新创作品,台湾新锐编舞家战果颇硕,刘彦成《再见吧!兔子》、许程崴《礼祭》、简麟懿《囚》、赖翃中《守》皆获选,将于城市当代舞蹈节期间演出。谈到甄选舞作的过程,曹诚渊观察到新锐编舞家们由于资讯发达、常进行国际交流,每个人的成长经验与训练过程也都不太一样,因此舞作的风格与取径都差异甚多,有些创作者关注政治与社会议题,有些著重舞蹈概念的实验,有些专心于身体语汇的建立,有些则谈论个人私密的经验。

身为「HOTPOT 东亚舞蹈平台」的策划者,曹诚渊认为,面对来自各地的舞作,作品的水平与品质是他的首要标准,且在强调国际交流的舞蹈节中,新创的舞作是否「可巡演」(tourable),也是考量的重点之一。对曹诚渊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透过各个舞作呈现出东亚当代舞蹈的多元性,而无须刻意展现「地方」的舞蹈特色。透过这个平台,如何推新秀一把、如何让新秀之间相互交流、如何丰富香港的视野,才是舞蹈节最重要的考量。

以港日韩为据点,持续推动东亚当代舞交流

谈到城市当代舞蹈节未来发展的方向,曹诚渊特别提到他对东南亚的编舞家很感兴趣,可惜这次因预算之故未能邀请,希望之后能将东南亚当代舞纳进舞蹈节中。此外,城市当代舞蹈节也将与韩国首尔国际舞蹈节(SIDance)、日本横滨国际舞蹈节(Yokohama Dance Collection)组成网络,并以港日韩为据点,持续推动东亚的当代舞演出与国际交流,HOTPOT 东亚舞蹈平台也将轮流在三个舞蹈节中举行:「我们希望比照北欧舞蹈展演平台IceHot,每两年举办一次、由各国轮流举办。城市当代舞蹈节算是港日韩合作的第一次,所以我们这次就要煽风点火,让大家可以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