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贵又难 艺术何以立国? |
《艺术立国论》
《艺术立国论》(书林出版 提供)
艺@书

又贵又难 艺术何以立国?

身兼编导又是剧场经营者,日本导演平田织佐对文化艺术生态与政策的思索,尽在其《艺术立国论》一书中,具体建言艺术为何又如何是国家、经济、产业、地方、国民权利与素养的基石。但对一般人来说,艺术「太贵」又「太难」,要解决这两大困难,平田也提出解题方案,值得我们参考。

文字|司徒嘉慧、书林出版
第299期 / 2017年11月号

身兼编导又是剧场经营者,日本导演平田织佐对文化艺术生态与政策的思索,尽在其《艺术立国论》一书中,具体建言艺术为何又如何是国家、经济、产业、地方、国民权利与素养的基石。但对一般人来说,艺术「太贵」又「太难」,要解决这两大困难,平田也提出解题方案,值得我们参考。

也许,我所以会近乎执拗地反复说明文化行政的问题,多少是因为父亲盖了剧场而对于政府产生的怨恨,也已经渗透到我全身的缘故。无论如何,让一个廿三岁的年轻人背负著以亿为单位的贷款开始他的人生,已经不是用恨这个字可以说明清楚的。不过,庞大的贷款及小小的剧场教给了我很多东西。

——平田织佐《艺术立国论》

现年五十五岁日本剧场编导平田织佐,廿岁时创立剧团「青年团」,后于其父改建自宅开设的驹场Agora剧场担任经理,发表戏剧作品之余,也为《日经》等刊物撰文,并在大学教授戏剧。其著作《艺术立国论》书名看似沉重,提出的问题却再平常不过:「戏票为什么这么贵?」「社会福利设施根本都还没完备,凭什么花那么多钱盖剧场?」「这表演在国外无论得到多高的评价,还是太前卫了,没法得到大多数居民的共鸣。」「为什么艺术管理相关研讨会上,艺术家总是没人提出任何具体的建言,更看不到任何主动接近社会的态度,只是一股脑地强调艺术家很穷,快把钱拿来?」

艺术不要「太贵」  举办全民艺术保险

身为艺术家,平田拒绝哭穷,撰写此书为他私人版文化政策白皮书,具体建言艺术为何又如何是国家、经济、产业、地方、国民权利与素养的基石。在书中,平田提出日本的两大问题:「人和社会」封闭、单一、精神荒芜、缺乏对话同理,以及象征国力的「产业和地方」面临空洞化和人口流失。平田认为,丰富多元的艺术就是解方。不过,在艺术为国出力之前,艺术本身也面临两大问题:笔者简单归纳为「太贵」和「太难」。

为解决艺术「太贵」的问题,平田提出「艺术的公共性」,将艺术推升至宪法层次的国民基本权利,与教育、医疗平起平坐。如同义务教育、全民健保,政府也应视保障国民享受艺术的权利为己任——也就是本书的牛肉:「划时代的解决方案:艺术保险制度」。

平田认为,艺保是由政府、企业、人民三方共同负担艺术的制作展演成本,共享成果,使有加保的国民只须负担原艺术票券价格的两到三成。艺保收入还可作为艺术团体的补助金。关于补助制度,平田也提出改革,建议将补助分配权自中央行政部门的企划书审核者,下放至各地方区域剧场(艺术场馆)的艺术总监,负责检视展演成果,规划补助的使用发放。

艺术不能「太难」  教育肩负重任

在降低价格门槛后,艺术如何才能不「太难」,就须以教育提升全民的艺文素养。平田分享他校内与工作坊的艺术教学经验,并期许艺术家努力思索与社会和地方的连结,才不至创作出自溺难解的作品。然而「该选哪个节目/作品?」的难题,仍困扰著预算有限的文化行政人员。当各地艺术节充斥,平田建议,地方文化行政必须受专业训练、有完备的评价升迁系统,并开放民间专业人才进驻。

综观平田开创性的想法,令人雀跃,但执行面仍有细节待填补,譬如地方艺术场馆的艺术总监由谁派任?任期、评价考核方式为何?艺术总监据以检验展演作品、分配补助金的标准为何?

回看台湾,文化部也曾提出类似艺保的「艺文体验券」,近来更有数位「文化卡」方案,不过目前都仅限学生族群。是以,若想参照平田以艺术立国,第一步就是修宪,将享受艺术订为全民的基本权利。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