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希迪 将艺术带进家乡 让在地展望世界 |
祖希迪
祖希迪(乔治市艺术节摄影团队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多元多彩的活力艺景—马来西亚/焦点人物 槟城乔治市艺术节创办人

祖希迪 将艺术带进家乡 让在地展望世界

虽非表演艺术科班出身,但乔治市艺术节的创办人暨总监祖希迪,却以满怀热情打造了马来西亚在地的艺术节庆。自○九年加入「乔治市世界遗产日」庆典团队、次年创立了乔治市艺术节,祖希迪为了让艺术节与国际接轨,他放下害羞本性,走上台面与各国人士交流,也期待透过艺术,能改变人与社会,让乔治市艺术节未来可成为东南亚艺术节的平台,不只是为了观光客,更是为了提升大马社会文化与人民对表演艺术的认知和素养。

虽非表演艺术科班出身,但乔治市艺术节的创办人暨总监祖希迪,却以满怀热情打造了马来西亚在地的艺术节庆。自○九年加入「乔治市世界遗产日」庆典团队、次年创立了乔治市艺术节,祖希迪为了让艺术节与国际接轨,他放下害羞本性,走上台面与各国人士交流,也期待透过艺术,能改变人与社会,让乔治市艺术节未来可成为东南亚艺术节的平台,不只是为了观光客,更是为了提升大马社会文化与人民对表演艺术的认知和素养。

槟城是永远的恋人

「槟城是我的一切,我爱这个地方、这里的人和源源不绝的活力。」乔治市艺术节总监祖希迪(Joe Sidek)形容槟城人为狂妄自大、自草根性很强的族群,不管经过多少西方国家的殖民、政党轮替,槟城人宣称自己是槟城人时,脸上总是带著骄傲的光彩。

对他来说,槟城人的人情味是浓于马来西亚其他州属的,除了大街小巷满街的战前老建筑外,或许人情味也是槟城乔治市于二○○八年七月七日登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迹」名录的原因,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他,无时无刻发现这座岛的可爱,「这里的每一面墙都很精采,是一幅幅画作!」这也是槟城入遗后为什么出现五十二幅铁塑漫画与壁画,这些漫画装置艺术和壁画散布在乔治市各个角落的建筑墙面上,并以幽默、生动语言和手法充分表达了乔治市的故事,尤其是二○一二年由来自立陶宛的青年画家恩纳斯所绘的壁画《姐弟共骑》,「这是一个很棒的开始!」这一对姐弟真有其人,是恩纳斯某日午后在乔治市街头撷取灵感时看到的画面 。

保持热忱持续梦想

「我对人有很大的热忱。」祖希迪说,人是复杂且有趣的生物,也因为这样人才会有想法、有创意。槟城乔治市艺术节让他有更多机会深入了解自己热爱的岛屿,「很难,但我很享受这个过程,我觉得我很幸运。」重新认识槟城、耕耘新事务、认识陌生人、跟员工激荡新点子,让他的人生慢慢接近他的梦想。梦想被实践的机会得来不易,他年少时曾想在大学专攻表演艺术,但遭父亲制止,因此只能在曼彻斯特大学城市规划科系度过他的大学生涯。

回国后的他被赋予接管家族事业的重担,然而他并没有放弃任何让自己更接近梦想的机会,他为秀场提供节目、策划展览、在大大小小的演出里担任服装设计、造型设计,甚至经营模特儿训练公司。他也曾经在一九九○年代创办了当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夜店“Boom Boom”。

这个夜店不仅是当年红极一时的夜游好去处,也为乔治市带来了活力,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他发现原来一个好的表演艺术相关产业可以汇聚人才与志同道合的人,“Boom Boom”变成是创意交汇的所在,每天晚上的秀更是表演艺术工作者挥洒汗水的平台。祖希迪在当时就表现出非常独特的艺术鉴赏及推广能力,也奠定了槟城州政府对他的青睐及信任。

为了艺术节不再害羞

「我是一个好人。」当祖希迪被要求用一个形容词形容自己时他如是说,与其用「好」字来形容他,「老实木讷」更为贴切。祖希迪很宅,很多时候他情愿窝在家里,问他如果可以把每天生活里的其中一件事情拿掉,再也不用进行这件事情,他说:「开车、停车、找车位」,但身为槟城乔治市艺术节的艺术节总监,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很多人不知道其实我是非常害羞的。」虽然他讨厌在公开场合说话,也承认自己并不擅长与人交谈,但他清楚知道总监这个职位需要承担责任,跟多数人打好关系、建立交情是让艺术节走向国际的必经之路,不能因为自己个性上的局限而限制了艺术节迈向国际的可能性,为此,他将自己划分为「工作时的祖希迪」和「私底下的祖希迪」。

二○○九年,在州政府的邀请和支持下,祖希迪加入入遗庆典团队并发起了「乔治市艺术节」,同时于二○一○年拉开序幕,成功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艺术节,「这是一个富有挑战性工作,所幸大家都包容我。」接任这个职位后,祖希迪完全把事业重心放在艺术节上,面对陌生人他的话变多了,为了打响艺术节的知名度,他更多方接触国外知名表演艺术团体,从二○一○至二○一五年,大量邀请国际知名表演艺术团队前来表演,目的是把「乔治市艺术节」推上国际舞台。

在乔治市艺术节活动现场,祖希迪(左二)与参与者互动。(Sherwynd Kessler 摄 乔治市艺术节摄影团队 提供)

关关难过关关过

艺术节在头一、两年开始营运时,观众人数惨淡,有些表演场次甚至面临完全没有观众的窘境。他抱著不屈不饶的态度,把这些挑战当成考验,在已经有学生票及早鸟优惠票的前提下,他还是大量把票赠送给学生,目的是希望表演艺术鉴赏可以从校园做起。「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乔治市艺术节在前几年都在派送免费票,很多剧场工作者甚至到最后都不想买票,因为他们觉得最后一定会有赠票 。」面对同行的不理解,祖希迪很沮丧,虽然他再三在把票发放出去时就说明自己的用意,但在愈描愈黑的状态下,他选择了沉默。

另一个困扰是关于艺术节节目不采纳当地表演艺术节目的说法,「经营一个艺术节很难,筛选节目是一门艺术。」每一年面对雪片般飞来的提案,祖希迪并没有任何的限制或是特意设定一个主题方向来决定当年的节目。在节目的筛选过程中,他看重的是奇特性、启发性、完整性及卖点。「我不相信透过国际性或种族配额来分配艺术节的节目比例,可以维持一个艺术节的好坏。」对祖希迪来说,这不是节目从哪里来的问题,而是什么样的节目奠定艺术节的品质。他希望本地表演艺术工作者可以直接跟他沟通,透过有建设性的沟通让艺术节更上一层楼。

满足感来自民间

祖希迪相信,表演艺术可以改变人和社会,它是一个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养分,也是一个社会的底蕴。乔治市艺术节已经迈入第八个年头,问及祖希迪印象最深刻的节目,令人惊讶的他的答案并不是来自国外的重点节目,而是在社区或在小型表演场地的表演节目,其中让他最无法忘怀的是二○一六年演出的《城市稻田》,大马知名舞蹈家艾达.莉莎(Aida Redza)在乔治市中心一座廉价公寓旁种了一片田,而当稻米成熟时,她就在稻田里演出舞蹈 。他始终相信,贴近民众的表演应该来自当地的艺术家,也因此从前年开始,乔治市艺术节的节目手册在编排上为节目做了分类,让民众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那些是重点节目、那些是推荐节目、哪些是在地传统节目。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他的确允诺了自己的规划,从第五年开始,当艺术节已逐步登上国际舞台时,他就把更多节目重心倾向在地表演艺术作品。

二○一四年,美国《纽约时报》报导:「乔治市艺术节逐渐成为亚洲的重点艺术活动。」(George Town Festival Is Making Its Name as Major Asian Arts Event ),肯定了祖希迪及团队这些年的努力,那一年涌进了廿万观戏人潮,其中有四分之一为外国人。很多观众也成了祖希迪的好朋友,一位来自南非的中年女士,每一年艺术节开放售票时总会抢头香,「每一年的开卖日期总是不一样,但可以肯定的是买下第一张票的一定是她。」还有一位来自墨尔本的女士,她让祖希迪觉得非常感动,这位女士身患帕金森氏症,但每一年都会征求主治医生的同意及药物辅助,特地来参加艺术节 。

不畏惧才能勇往直前
这些年,乔治市艺术节成功引进许多国家的表演节目与艺术家,但在本地艺术家的培育上一直处于停滞的状态,祖希迪希望年轻、新进艺术家不要一直处于被动状态等待他人的协助才来创作,有时候把恐惧、自我、愤怒放下,尽可能地去发挥自己所长,不妨让自己成为拼图的其中一个部分。 

乔治市艺术节是祖希迪与团队一手拉拔长大的小孩,每位严父的内心总有我们看不到的慈父形象,就像祖希迪,因为对艺术节寄予厚望所以更鞭笞自己不能怠慢,他希望乔治市艺术节有朝一日可以变成东南亚艺术节的平台,不只是为了观光客,更是为了提升大马社会文化与人民对表演艺术的认知和素养。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1958年生于马来西亚柔佛。

◎ 1978年前往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深造。

◎ 1996年在乔治市经营夜店“Boom Boom”长达4年,为当时火红的夜间好去处。

◎ 2009年加入「乔治市世界遗产日」,在庆典团队担任艺术节总监至今。

◎ 2010年发起了乔治市艺术节(George Town Festival)并担任总监。

◎ 2015年发起了北海艺穗节(Butterworth Fringe Festival)并担任总监。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