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布拉 学习他族传统 发扬拓展新路 |
南利.依布拉
南利.依布拉(Sutra Dance Theatre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多元多彩的活力艺景—马来西亚/焦点人物 马来西亚印度舞蹈大师

依布拉 学习他族传统 发扬拓展新路

身为马来族的回教徒,却在多元文化的国度中,投身另一族群的传统舞蹈艺术,并且创新光大——他是南利.依布拉,马来西亚的国宝级舞蹈家。他于一九九六年创立了Sutra Dance Theatre,并以此为基地推广并创作印度舞蹈,并以创新形式备受瞩目。其延伸成立的Sutra Foundation也是一个跨国际的组织,串联了南亚与东南亚的印度舞蹈家与艺术家一起创作。

文字|蔡两俊
第301期 / 2018年01月号

身为马来族的回教徒,却在多元文化的国度中,投身另一族群的传统舞蹈艺术,并且创新光大——他是南利.依布拉,马来西亚的国宝级舞蹈家。他于一九九六年创立了Sutra Dance Theatre,并以此为基地推广并创作印度舞蹈,并以创新形式备受瞩目。其延伸成立的Sutra Foundation也是一个跨国际的组织,串联了南亚与东南亚的印度舞蹈家与艺术家一起创作。

马来西亚历史悠久的印度舞蹈团Sutra Dance Theatre 是一个瑰宝,在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里坚持创新印度舞蹈,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创办人拿督南利.依布拉(Datuk Ramli Ibrahim)年轻时曾受过芭蕾、现代及印度传统舞蹈训练,目前已被誉为马来西亚国宝级的艺术家,依布拉已在世界各地展现马来西亚印度舞蹈,尤其是婆罗多(Bharatanatyam)与奥迪西(Oddisi)印度舞蹈形式。许多著名的中生代印度舞蹈家与新进舞蹈工作者都曾是依布拉的学生。

身为道地的马来西亚人,也是回教徒,他对印度舞蹈的喜爱源自于他在澳洲学习及表演芭蕾舞时,遇见另一名马来西亚马来舞蹈家Zamin Haroon。当时Zamin Haroon以印度名Chandrabhanu 为名,正与来自印度Kalakshetra Foundation的印度舞老师Adyar Lakshman学习婆罗多舞蹈。依布拉也开始与Zamin Haroon学习婆罗多舞;过后,他也继续在印度城市清奈(Chennai),与Adyar Lakshman 学习。

跨越族群  坚持对印度舞蹈的热爱

依布拉的芭蕾造诣赢得了许多人的仰慕,也被受马来西亚舞蹈界和观众的爱戴,但在跳印度舞这方面,多年来,依布拉也常被批评。在一个以回教为国家宗教的国家,一个回教徒参与印度舞的演出,不是每个忠于自己宗教的人所能接受的。但是,他依然坚持追寻他的信念与初衷,并认为国家宪法并没有阻止任何人学习印度移民表演艺术文化。另外,在开始学习另一印度舞蹈奥迪西方面,依布拉也因为老师Chandrabhanu的薰陶下,以及偶然聆听了Raghunath Panigrahi的优美奥迪西音乐吟唱,开始迷恋奥迪西。(注1)在为一家网路媒体的专栏里,依布拉曾提及他母亲对他的影响,「我是我妈妈的仰慕者,我认为我的艺术基因是她给我的。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家庭主妇,烹饪高手,也是糕点师傅。她也培养了我对动物的爱护。妈妈是一个非常专注的人,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她会贯彻始终地将事情完成。这个精神是她给我最好的承传。」(注2)

秉持著母亲给于他的坚持,他经营了舞蹈团廿余年。Sutra Dance Theatre舞团座落在一间非常悠闲的空间,称为Sutra House。经过灯光设计、画家Shivarajah Natarajan及其他艺术界的朋友的协助,依布拉设立了一个附有画廊、排练场地、表演场地的艺术空间。舞团Sutra Dance Theatre创立于一九九六年,二○○七年因Sutra Foundation(基金会)的成立,舞团便归属在基金会门下。身为一个全能的艺术中心,Sutra House是一个供艺术家们交流的地方,不论年龄与经验,是在灰色的吉隆坡城市里,一个缤纷的文化染缸。Sutra Foundation也是一个跨国际的组织,串联了南亚与东南亚的印度舞蹈家与艺术家一起创作,马来西亚的Sutra House就成了他们的聚集点。

坚持寻找马来西亚美学的印度舞蹈创作,在马来西亚不只是一个引起争议的话题,也是依布拉一生的使命,在艺术文字书写较为欠缺的马来西亚,他所创作出来的美学极少有机会与海外读者分享,而在加强与深化创作与作品意涵方面的书写,更是难上加难。依布拉胸襟宽大,常常与马来西亚弱势族群合作,并将舞蹈带给他们,也通过这样的管道,来进行印度舞蹈艺术教育,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了解、赏析并踏上印度舞蹈创作的道路,让优美的舞姿能承传下去。为了与主流观众互动,并将美丽的印度舞蹈与信念传播开来,他也会在主流演出场所呈献舞作,他常与马来西亚交响乐团合作演出,就是策略之一。

在作品Adoration of Krishna中的演出。(Sutra Dance Theatre 提供)

只要族群充满热诚  文化一定会传承下去

在采访中,我与依布拉谈及马来西亚的艺术生态,也请教他将近廿余年的观察与心得。我们从创作的层面开始,主要是他的创作思路、作品与Sutra Dance Theatre的艺术走向有什么不同,也谈到了舞团所遭遇的种种,以及马来西亚(尤其是吉隆坡)艺术生态里的挑战。

依布拉认为,他的作品与他创立的团队是心心相系的,每一个作品都是他个人在印度舞里寻找人生真谛的旅途。Sutra Dance Theatre和目前的Sutra Foundation是一个传统与当代结合的舞蹈团,一切都是艺术。教学是创团的初衷,创作主要是发掘新的当代与传统印度舞蹈。近年来,Sutra Dance Theatre也成为马来西亚印度舞蹈的推广资讯中心,许多人都到团里来咨询相关资料与讯息,并将它作为研发新型印度舞的实验室,制作小型演出和画展的场地。依布拉表示:「在马来西亚维持印度舞蹈最严峻的考验,是怎样让政府和商业机构持续支持本地舞蹈艺术,近年来,我们都没有得到任何的资助。」 因为没有得到足够的金钱资助,马来西亚印度舞蹈艺术开始萎缩,很多传统舞蹈工作者只能在极少数的场合进行演出。演出的数量虽减少,可幸的是仍然人才辈出。

这是因为印度族群喜爱唱歌与跳舞,群体的力量还能姑且维持舞蹈的传承,主要也是在印度文化里,印度舞蹈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它是一个让族群能凝聚在一起的活动。当然,在多元种族社会的马来西亚,友族华人也非常支持印度舞,在二○一七年的华穗节里,Sutra Dance Theatre就二度呈现了舞蹈演出,所以印度舞还是有机会存活,只要族群还是充满热诚,文化一定会传承下去。

最让他感到遗憾的,却是马来同胞的艺术作品,虽然在政府大力的资助下,但出自旅游局的艺术作品还是缺乏光彩。依布拉也非常关心宗教对艺术的影响,认为宗教言论需要改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新创作将会受限制,国家也不会重新审视艺术在建国上所能贡献的价值,也包括反对党治理的地区。依布拉反省:「尤其是在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内艺术活动贫瘠的莎阿南和巴生一带,毫无艺术活动,但另一方面,槟城多年来所持续举办的乔治市艺术节却是蒸蒸日上,愈办愈好。」

印度舞蹈新形式  在马来西亚发扬光大

一个良好的艺术环境需要艺术家们草根性的推动,目前马国人民对印度舞蹈的兴趣正重新开始发展,虽然只是仅仅在吉隆坡地带发生,但年轻的印度舞蹈工作者们,都已开始创作富有新美学的作品了。依布拉也透露,「在一九八○、九○年代的马来西亚,在印度舞的领域里,我们是创作新印度舞的城市,备受瞩目。至今,许多新颖的印度舞蹈形式的繁衍,许多外地的印度舞蹈家也到马来西亚演出、授课。」他也认为,「现代印度舞蹈方面,作品虽然不多,但每每能超越以往的作品,比学院里出产的还要好,尤其是目前,马来西亚只有两家『全职』舞团:共享空间和ASWARA,前者常有精采的新作,而后者却较为逊色,固然团内拥有许多很好的舞者。」

马来西亚印度舞蹈的发展与其他已发展城市的处境相似,虽然资金不足的问题依然存在,但是更大的议题是艺术发展及观众培养到底是政府的责任,还是民间团体的问题?国家如果有一批热爱艺术的国民,艺术产业的提升,一定能给艺术家们松口气,心安地持续创作。但是,参考邻国新加坡的艺术生态,就能看到政府资助的艺术活动,除了能培养一定的观众外,演出的内容也终究会被限制,就因为艺术所用的是国民的钱。反观之,民办艺术团体的自主权还是属于自己的。虽然依布拉已是非常的努力,马来西亚表演艺术还是处在发展中的阶段;像有著国家荣誉Datuk(拿督)之荣衔的依布拉,在马来西亚艺术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国家必然会多多少少加以支持。但是,就连依布拉都认为艺术之路是如此艰难,那其他年轻新晋的马来西亚艺术家们的创作生涯不是会更加严峻吗?这或许是一个年轻(马来西亚自独立只有六十年)的国家艺术发展的必经之路吧。

注:

1.      Kothari, S. (2016) “The Sutra of Harmony” The Hindu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thehindu.com/features/friday-review/ramli-ibrahim-speaks-on-multiple-dance-forms-and-ganjam/article8504991.ece (Accessed: 15 September 2017).

2.      Ramli Ibrahim. (2016) “Mothers by Daugthers and Others” Narthaki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narthaki.com/info/mbyd/mbyd16.html (Accessed: 15 September 2017).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马来西亚国宝级舞蹈家,有芭蕾、现代舞以及印度古典舞蹈基础,精湛的演出在马来西亚极富盛名。

◎ 2011年荣获印度舞蹈界最高奖项「国家文艺奖」,2012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人间国宝」(UNESCO Living Heritage)级别。

◎ 同时也是马来西亚的国宝艺术家(Malaysia Living Heritage)。自1983年创立Sutra Dance Theatre后,便一手创立了东印度奥迪西(Odissi)古典舞蹈之当代表现方式,其中以Debaprasad Odissi独树一格。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