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圣雄 透过包容与分享 传达节奏的感动 |
吴圣雄
吴圣雄(Dev Lee 摄 手集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多元多彩的活力艺景—马来西亚/焦点人物 手集团创办人暨艺术总监

吴圣雄 透过包容与分享 传达节奏的感动

「手集团」的演出融合了传统鼓艺、打击乐、肢体表演,呈现出马来西亚多元文化的风采,创办人暨艺术总监吴圣雄正是这个特色团队的重要推手。身为廿四节令鼓创办人陈徽崇的得意门生,吴圣雄虽是美术科班出身,但却投身击乐艺术,更带领团队多方吸收各地音乐文化,而向上茁壮之外也认真向下扎根,投注心力在艺术教育中,不断以身实践对多元文化的包容与分享,并借此传达音乐节奏的无限感动。

「手集团」的演出融合了传统鼓艺、打击乐、肢体表演,呈现出马来西亚多元文化的风采,创办人暨艺术总监吴圣雄正是这个特色团队的重要推手。身为廿四节令鼓创办人陈徽崇的得意门生,吴圣雄虽是美术科班出身,但却投身击乐艺术,更带领团队多方吸收各地音乐文化,而向上茁壮之外也认真向下扎根,投注心力在艺术教育中,不断以身实践对多元文化的包容与分享,并借此传达音乐节奏的无限感动。

马来西亚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国家,拥有神秘的雨林生态,也有绝美的度假海景,有摩登的高楼大厦,也有古意盎然的复古建筑。马来、中华、印度三大亚洲文明所孕育的不仅是美食、庆典,连各色服饰都令人玩味。只要驻足在街道上,便能感受缤纷的色彩。不同的族群,自信地为这个国家划上多元的标签;就像不同的表演团队一样,用他们的深耕为艺术圈注入活力。然而在个性分明中,却有个打击乐团队不断消弭界线、打破藩篱,将各民族的传统文化结合、再生,淬炼成一个兼具音乐演奏与舞台肢体表演——手集团(Hands Percussion),就是这样的存在。廿年来,乐团走访了近廿个国家与地区,参与过国际艺术节的大型演出不胜枚举,其创意与前瞻,来自于团队的灵魂人物——创办人暨艺术总监吴圣雄(Bernard Goh)。

多元背景滋养  更加精进自我

越洋电话中,他笑著自己身兼多职的忙碌现况。昨晚一场酝酿多时的演出才落幕,今早仍余韵犹存。那些教了十多年鼓的聋哑人士,在舞台上利用椅子拖地的声音发出声响。听在一般人耳里是厌恶的「噪音」,然而在他们身上的感觉却是击乐的「震动」。看见这一幕,想像演奏者那个无法用言语沟通的世界,对比自己那么爱的音乐,他心一酸,红了眼眶……难以想像这个浪漫感性的人,竟能一肩扛起两个重担──替手集团擘划未来的同时,同时身为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DPAC)艺术总监的他,也为艺术节四处奔走。但随时打开所有感官吸收的习惯,使他与生俱来的特点,如同他多方吸收的成长背景。

吴圣雄的童年在森美兰州度过,这个纯朴的乡村可说是马来西亚的缩影。教育中存在著马来文化、好友的父亲是印度裔穆斯林,母亲是娘惹,而他自己则是从小就唱华语流行歌、听马来摇滚乐团。这样的养成,让他从小就是在马来语、华语、闽南语、英语等多声道中转换,连他自己都自嘲他们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成年后他到吉隆坡学美术,毕业于马来西亚艺术学院(Malaysian Institute of Art)。虽习得一身专业,但身为廿四节令鼓创办人陈徽崇于外州的第一代得意门生,吴圣雄对鼓艺的钟情却是有增无减,即便是在中学担任美术老师,仍带领学生投身于甫成立的廿四节令鼓学会当中。一九九七年,他更大胆地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成立马来西亚首支以打击乐为主轴、并且自资以企业模式经营的专业表演艺术团体「手集团」,如此命名意味著从曲目创作、舞台布景到服装设计完全不假他人,而是以一双手,亲自开拓鼓乐天地。

经营团队实现梦想  向上茁壮向下扎根

廿四节令鼓,顾名思义便是一种由廿四节气所衍生的鼓艺。融入书法与广东狮鼓的内涵,在不同的鼓点节奏中搭配呐喊、肢体动作与队形变化,形成一个大型的鼓阵演出。手集团则将这样的街头节庆表演发展成剧场艺术,加上灯光、装置等当代元素,打造成一种独树一帜的风格。从乐团的草创开始,便不将创作框在固有传统中,而是以马来西亚为底韵,试图将丰富的文化养分透过每一个新制作呈现出来。吴圣雄说得好,对他来说,心目中的「家」其实分属于两个部分:「一个是我的原生家庭,培育了我的成长和梦想的地方;一个是手集团,让我可以把梦想的果实结成的地方。」

只是,经营一个团队不能只靠梦想。一次又一次伴著喝采声,从明亮的舞台上走下来之后,他内心的不足感却愈来愈浮现出来──「只有打鼓变化不大!」因此二○○七年他决定成立甘美朗组,将有音阶的打击乐器带进来,让节奏之上多了音阶。从此这南洋乐器的美丽韵味,不但让手集团的表演添加一抹风采,也使得他们获邀出席世界甘美朗艺术节,并且与马来西亚爱乐(Malaysian Philharmonic Orchestra)同台演出。

当然,向上茁壮的同时,他也没有忘记向下扎根。最显著的例子就是二○一四年的「声旅.乐晕」演出,他试图利用西方经典与东方古典碰撞,史无前例地让乐团以甘美朗演奏柴科夫斯基的芭蕾舞曲《天鹅湖》、《睡美人》、《胡桃钳》,于是甘美朗金属的铿锵音色在巴松管、单簧管、木琴、大提琴、小提琴的衬托下,显得更清脆闪亮。而更特别的是,为了达到视觉、听觉、设计等媒介的整合效果,他们力邀服装设计师、影像工作者及书法家一起合作:让书法家在幕后聆听音乐即时挥毫,投影在观众眼前;也设计一台机器感应人体温度,使演奏者的动作型态出现在画面上;而演奏甘美朗传统的宫廷服装,则一反成为当代样式。吴圣雄笑说:「我们的团员也是从小听周杰伦、蔡依林长大的,要他们去演奏柴科夫斯基的痛苦可想而知。但艺术家不能太安逸,我这个做老爸的,也不能太疼,只好不停地push。」

吴圣雄说,手集团是让他可以把梦想的果实结成的地方。(Eric Chiang 摄 手集团 提供)

乐器不是问题  而是精神

不过回想当年(2014)受邀朱宗庆打击乐团参加「台湾国际打击乐节」(Taiwan International Percussion Convention,TIPC)时,他直呼:「坦白说,我担心了半年!」要在盛会中与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乐团同台,吴圣雄一方面为获得肯定而感到雀跃,一方面也惶恐受怕。因为在音乐厅的殿堂中,声音的细腻清晰可见,但缺陷也是针针见血。因此他们除了在技术上更为提升外,乐器调音、保养、塞海绵……等等动作为的就是呈现最好的一面。「那是一个十分挑战、也是十分珍贵的经验。」为此,这几年他频繁地寻找艺术家来演讲、找舞蹈家传授肢体开发,最重要的,就是邀请老师长期培训,利用西洋古典教学来精进技术,让团员们开始认真练起木琴来。「我们要成为『击乐家』,」吴圣雄说:「团员们从『鼓手』变成『表演者』,如今又从『表演者』变成『音乐家』。以往是在台上满身大汗、展现力道,但现在也可以演奏细致的木琴与铁琴。虽然没有西洋古典的背景,但每一首乐曲都是自己编、自己写。」

手集团成立至今届满廿年,当各界期盼他用什么样绚烂的焰火来庆祝时,吴圣雄想的却是「寻本探源」。四月以节目「巡手」,回到已故音乐家陈徽崇和文化人陈再藩创立廿四节令鼓的故乡——柔佛新山,向两位前辈致敬。而八月为乐团准备的成年礼,则是邀请西非布吉纳法索Dafra Drum鼓团创办人暨艺术总监Olivier Tarpaga从美国跨海前来教导非洲鼓。由于非洲大陆是节奏之乡,许多肢体、蓝调、爵士、饶舌等等原生艺术皆来自于此,此举更是追溯击乐的源泉。为期三年的计划与两年半的学习坚持,终以「梦行相远」为题发表,也为廿年从起点到此刻作了总结。「不是要让自己变成非洲鼓专家,」吴圣雄强调:「是要将不同的古文化带出和谐的味道与氛围。」即使来自不同的国度、有著不同的文化,但在这长期交流下所得到的珍贵体验,却是无形的宝藏。打什么样的鼓、什么样的节奏也许已经不那么重要,因为他说:「『乐器』不是问题,而是那个『精神』。」

播洒艺术种籽  分享节奏的感动

多年来,手集团已累积廿位教练在卅多间学校教鼓。而推广鼓乐的计划,也特别著重在培育孩童艺术教育上。规划他们欣赏表演之前,还安排参观美术馆、博物馆等地,作一日完整的艺术之旅。除了邀请偏远乡村的学童外,近年更受邀指导国内外难民打鼓。在这众人汲汲营营于光环闪耀的时代,他们却延伸「大手牵小手」的概念,延伸「烛光计划」,将一个「善」念,传递到更多人身上。吴圣雄回忆:「八月,巴士载来难民儿童,当他们握住我的手说:『叔叔,你不是骗我们的,我们已经等很久了!』那时我深深感触,对孩子是不能信口开河的。」

回顾过去,手集团的创作像日记扉页,记录了走过的点点滴滴。他们在音乐里加上戏剧、舞蹈,更在志同道合的朋友身上寻找与自己相同或不同点。也许有人质疑,在结合他方的同时,如何保有自己的特色?然而或许他们并非「创造」,而是在「还原」这块土地多元的原貌,让彼此的律动和谐并行。声音的源头起于震动,鼓的节奏起于人类的心跳,而吴圣雄就是尽力要将这份小小的感动,用分享与包容,放大到每个人心中。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手集团创办人暨艺术总监,身兼多职,包括白纱罗表演艺术中心(DPAC)艺术总监,大马华总全国华团文化咨询委员会廿四节令鼓推广组主席。

◎    1971年生于马国森美兰州;毕业于马来西亚艺术学院(MIA)美术设计系。

◎    为廿四节令鼓创办人已故陈徽崇老师于外州的第一代得意门生

◎    带领手集团于2003年凭《罗生门》荣获BOH金马伦艺术大奖最佳原创音乐;2011年以《梦无界》荣获第八届BOH金马伦艺术大奖最佳音乐指导;2012年以《叩》荣获第九届BOH金马伦艺术大奖最佳音乐指导。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