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格曼百年 回顾大师的创作与人生 |
《假面》
《假面》(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佳映娱乐 提供)
艺@电影

柏格曼百年 回顾大师的创作与人生

瑞典电影大师柏格曼于二○○七年过世后,陆续有零星影片回顾,今年适逢柏格曼百岁冥诞,金马影展举办了「柏格曼百年纪念影展」,大规模邀请卅八部影片,让影迷可以完整一睹大师创作历程。同步也有纪念特辑《柏格曼:大师狂想》的上映,让影迷透过电影与记录片,一探大师的创作人生。

瑞典电影大师柏格曼于二○○七年过世后,陆续有零星影片回顾,今年适逢柏格曼百岁冥诞,金马影展举办了「柏格曼百年纪念影展」,大规模邀请卅八部影片,让影迷可以完整一睹大师创作历程。同步也有纪念特辑《柏格曼:大师狂想》的上映,让影迷透过电影与记录片,一探大师的创作人生。

柏格曼百年纪念影展

8/3~23   台北新光影城

8/16~27  台中凯擘影城

INFO  www.goldenhorse.org.tw/film/events/detail/176

《柏格曼:大师狂想》

8/10 起 台北 光点华山、光点台北、新光影城;台中 新光影城;台南 真善美戏院;高雄 in89驳二电影院

INFO  www.facebook.com/Jointmovie.tw/

过去研究柏格曼(Ingmar Bergman)的电影,有许多面向,此次「柏格曼百年纪念影展」则透过创作时间轴,从早期、成熟到晚年分成了「探索」、「殿堂」、「永恒」单元。也有将柏格曼的电影分成两大类:一种是封闭空间,角色间的关系逃不出也躲不掉,每个人的想法行为赤裸裸摊开,可以是《穿过黑暗的玻璃》的一家四口、《哭泣与耳语》的红色城堡、《夏夜微笑》的乡下庄园,也可以是内在的禁锢;另一种则是公路电影,在旅程中铺陈细节办证想法,如《沉默》、《野草莓》等。一如他的一生不是待在孤绝的法罗岛,就是因被指控而自我放逐德国的旅程。

还有从内容来分类,一、情感写实类:从早期《夏日恋曲》、《女人的秘密》到中期的《生命的边缘》、《沉默》深刻刻画女性最深层的内在世界;第二类是像《处女之泉》、《第七封印》、《冬之光》天问式的宗教题材,探讨生死与上帝存在等议题。三是像《野草莓》、《假面》以心理学探讨内在心灵,或是政治类题材如《羞耻》、《蛇蛋》等。

《哭泣与耳语》(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佳映娱乐 提供)

电影则是娇奢的情人

柏格曼一生导演过六十二部电影,超过一百七十出剧场制作,他曾说:「戏剧如忠诚的妻子,电影则是娇奢的情人。」他丰沛的感情世界也是他创作的源头,结过五次婚,生了九个小孩,也同时跟他电影的女主角同居交往,我们也可以从柏格曼的女人这个脉络来看待他的作品。侯孝贤无法成为柏格曼,因为他缺乏柏格曼的女演员,当镜头对准她们时,那凝视前方的双眼,透过银幕穿透观众,我们仿佛可以透过那凝视,看到生命的滋味与尽头。

柏格曼拍电影前在剧场工作,一九四三年与剧院的舞者爱丝.费雪结婚,两年后离婚,娶了费雪的好友,同剧院另一位舞者Ellen Lundström。但婚姻也只维持了五年,这五年是他电影事业的起步,然后他爱上了一九五○年《喜悦》的女主角Maj-Britt Nilsson,但Nilsson已有男友,隔年专心拍好《夏日恋曲》,同时娶了女记者Gun Grut,这段婚姻虽然从一九五一年持续到五九年,但婚后隔年他又爱上廿一岁丰满的哈莉叶.安德森,拍了大胆直视镜头的《莫妮卡》,隔年怂恿她讲述丰富的性经历,拍摄了《裸夜》。

一九五五年,他又爱上青春无敌的碧比.安德森,先在《夏夜的微笑》中饰演小角色,但在接下来的《第七封印》、《野草莓》崭露头角,成为他的同居情人与缪斯,两人都是婚外情。一九五九年他与Ingrid Karlebo非婚生了他第八个小孩,一直要到一九七一年才扶正,因为这年柏格曼认识了钢琴家Käbi Laretei,这是他唯一觉得门当户对而结婚,但婚姻只维持到一九六九年,可以观察这段期间他电影中的音乐表现。

《柏格曼:大师狂想》(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佳映娱乐 提供)

轰轰烈烈的爱情场景

最轰轰烈烈的莫过于一九六五年认识来自挪威、廿七岁的丽芙.邬曼,找她与碧比.安德森两人拍摄《假面》,立刻陷入热恋,法罗岛成了两人的天堂与地狱,彼此相爱相互折磨,从《羞耻》中可以看见他如何在电影中折磨丽芙,导致最后分手,纪录片《柏格曼的谬思情缘》由丽芙.邬曼为影迷口述当年的种种,即使分手,她仍是柏格曼的挚友,合作了《哭泣与耳语》、《面面相觑》、《婚姻生活》和《秋光奏鸣曲》等,《哭泣与耳语》还找了前前女友哈莉叶共同演出。

今年瑞典影坛耗资一百八十万欧元制作纪念特辑《柏格曼:大师狂想》,于今年坎城首映,聚焦于柏格曼产量最丰、对他的电影生涯极为关键的一九五七年,透过他生前亲友和与共事者的访谈,对照他的作品和他自己的影音记录,揭开他爱情事业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

 

文字|田国平 「贫穷男部落格」格主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