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尺度笑话之后 单人喜剧演员还能「自新」? |
单人戏剧表演者Louis C.K.承认自己确有性骚行为而消声匿迹去「自我检讨」,但不过一年他就重回舞台。
单人戏剧表演者Louis C.K.承认自己确有性骚行为而消声匿迹去「自我检讨」,但不过一年他就重回舞台。(AP 提供)
纽约

跨尺度笑话之后 单人喜剧演员还能「自新」?

建基于表演者生活的「单人喜剧」,难免有玩笑开过头的时候,尤其这两年反性骚议题备受关注,以往一些超越尺度的言论被挖出,也让这些表演者的生涯生波,如被拔除奥斯卡主持棒的谐星凯文.哈特、被解除《星际异攻队3》执导工作的詹姆斯.冈恩、谐星Louis C.K.等。台上的笑话或许有当下情境之必要,但表达「改过自新」的表演者,之后是否还能登台呢?

文字|谢朝宗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建基于表演者生活的「单人喜剧」,难免有玩笑开过头的时候,尤其这两年反性骚议题备受关注,以往一些超越尺度的言论被挖出,也让这些表演者的生涯生波,如被拔除奥斯卡主持棒的谐星凯文.哈特、被解除《星际异攻队3》执导工作的詹姆斯.冈恩、谐星Louis C.K.等。台上的笑话或许有当下情境之必要,但表达「改过自新」的表演者,之后是否还能登台呢?

「单人喜剧」(Stand-up comedy,港译「栋笃笑」似乎更传神一点)是建基于表演者生活的表演形式,表演者不能隐身于一个虚构的角色后,观众看到的就是表演者真实的本尊。其素材来自表演亲身经历知觉感受,尤其是生活里的痛苦羞辱挫折失败,像是Amazon的电视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The Marvelous Mrs. Maisel里的女主角就是把婚姻失败变成喜剧的桥段,说明了这个把眼泪化为笑话的表演方式真谛。

但笑话有时不免说过头,因为个人所思所想难免有些不合体的话题,有时还没有完全想清楚就拿出来,又有时为了哗众取宠,说了些触犯人的笑话,在这个反性骚、注重多元文化和少数族群权益的时代,很可能给表演者带来问题。

台上的笑话,尺度难拿捏

原本被选上担任本届奥斯卡奖主持人的凯文.哈特(Kevin Hart),被翻出来过去曾有写过侮辱同志的推特,失去了这个荣衔。在此之前,电影《星际异攻队》Guardians of Galaxy的导演詹姆斯.冈恩(James Gunn)也因被翻出推特上有开#MeToo玩笑的嫌疑,被解除了执导续集的职务。

哈特在一开始时解说他这推特写在七八年前,现在的他和当年的他不一样,已经有成长,想法也改变了。这话言之成理,毕竟人总有年轻不懂事总有犯错的时候,即使不是太年轻的人,也会在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想法,如果我们过去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被人检验并用以判断现在的我们的适任标准,那大概谁也过不了关。

后来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提出的另一个解释是,单人喜剧的目的在讨观众笑,有些话在一个桥段里好笑,但单独抽出来就不但不好笑,可能还会得罪人。这恐怕更能解释,为什么单人喜剧演员不论台上台下特别容易因为口没遮拦而惹祸。

单人喜剧的表演方式是极为原始素朴的,一个人在台上要逗得全场观众笑,不靠化妆、不靠布景、不靠道具,表演者赤裸裸地将自己呈现在观众眼前,把自己最私密最汗颜最不好意思的故事都说出来,但结果是又要能逗得观众发笑,自嘲是最常有的方式。然而人通常是要在与人互动的时候才会有好笑的情况发生,(一个人哭很自然,一个人笑就有点奇怪,)那么在讲述时嘲笑的对象不免就会扩大。

更有甚者,笑话有没有效果,是很难自己判定的,只有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试验才知道,所以单人喜剧的很多表演,只能算是草稿,是在试试看什么能讨笑、什么会让人觉得不舒服,所以过头是难免的,临时现场反应,更可能会有事后想来不恰当的笑话。

这些都是单人喜剧界固有的问题,但现在又有了新问题,即是该不该给台下行为不检的人在台上自新的机会,更明确的说,就是因为#MeToo而蒙羞的人,可不可以再上台。

改过之后,还能上台吗?

在多名女性指控后,著名表演者Louis C.K.因承认自己确有性骚行为,包括在陌生女性面前自慰而消声匿迹去「自我检讨」,不过一年他就重回舞台,这在单人喜剧界引起很大的争议。因为他不像很多其他受指控者,完全否认或说是双方理解不同(如阿兹.安萨里Aziz Ansari),而是承认确有其事,那么让他再上台,并接受观众的掌声,似乎是在奖励他的不当行为,更是对受害者的侮辱。

但另一方面,美国大众文化一向鼓励「改过自新」者,只要C.K.已经认错并改过,因此也有人支持他重起,并指出他并没有受刑事起诉。这个宽容放在单人喜剧的文化里,这就更容易理解,不但因为白人异性恋男性是这个表演圈的主力,而个人的失败、怪僻、挫折尤其是黄金素材,C.K.起家就是靠把自己说成是一个不懂如何与女人打交道的男人,因为舞台下的行为似乎还与舞台上的他有某些相似处。

可以肯定的是,随著反性骚运动时间拉长,不但案例会愈来愈多,企图东山再起的案例者也会与之而来,单人喜剧将不会是唯一要面对这个问题的领域。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