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电声×影像 国光剧团《极西之地有个费特儿》惊艳开演 |
戏剧(曲)

京剧×电声×影像 国光剧团《极西之地有个费特儿》惊艳开演

文字 张震洲
官网限定报导  2021/11/11
朱安丽纯熟解构运用京剧中花衫程式,诠释女性心理欲望的复杂层次;盛鉴细腻处理王子、幻影王子及国王三个性格迥异的角色。
朱安丽纯熟解构运用京剧中花衫程式,诠释女性心理欲望的复杂层次;盛鉴细腻处理王子、幻影王子及国王三个性格迥异的角色。 (张震洲 摄)

国光剧团推出跨国新制《极西之地有个费特儿》,由传艺金曲奖最佳导演戴君芳领军,结合京剧、偶戏、电声、影像装置,尝试运用歌队等舞台调度手法,挑战「情欲流动」的想像空间。

国光剧团《极西之地有个费特儿》

11/13-14  14: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大表演厅

INFO  www.opentix.life/event/1431172567083958274

国光剧团推出跨国新制《极西之地有个费特儿》,由传艺金曲奖最佳导演戴君芳领军,结合京剧、偶戏、电声、影像装置,尝试运用歌队等舞台调度手法,挑战「情欲流动」的想像空间。

本剧是东西方交会之作,西方观点可从经典文本及不同的女性情欲符码切入,而艺术总监王安祈曾赞《极西之地有个费特儿》的演员「每一寸血肉都充满爱恨情仇,每一丝皱纹都充满戏剧张力」,不仅是演员在表演上的热情与动人表现,更是直指京剧演员长年积累、刻于骨肉的内在底蕴,就是国光剧团甚至台湾剧艺值得自豪的东方精神。在众艺术家倾力合作、戴君芳的整合调度之下,磨合出了「费特儿」全新面貌。

《极西之地有个费特儿》剧中没有一个人叫「费特儿」,有的只是女子在情欲与权力中徘徊的叠映身姿。朱安丽饰演的王后在现实的压迫与梦中对情欲极度渴望的煎熬中挣扎,将京剧演员花衫行当的身段运用得淋漓尽致。盛鉴一人分饰三角,王子、梦中王子、老王,既演父也演子,巧妙运用老生、花脸等传统底蕴,区别出刚正不阿、温柔帅气及老谋深算三种不同的角色特质,承接王后所投射的不同欲望,极为精采。丑角谢冠生饰演的侍女及以偶戏呈现的东宫小王子,亦为剧中亮点。而串接起整出戏的是满台穿梭的歌队演员。有别于希腊悲剧的「歌队」,他们时而是王后内心的探问,时而是欲望的象征,手持情欲、责罚、暴力等多重象征的红棍,口念泉州话、客家话等不同语言,交织出看似典雅、实则饱含冲撞意念的舞台,以出人意表的方式传达出情欲流动的意象。

戴君芳表示,上一版《费特儿》在2019年,今年推出新版,虽是相同主题,却是全新创作,由独角戏转为生、旦、丑三角鼎立,同台飙戏,以京剧为主体,加入偶戏、电声与影像等新元素,因为各路优秀伙伴的加入,打造出全新的《极西之地有个费特儿》。新锐作曲家郑伊里谈及此次创作的挑战与艰辛,「电声」对京剧而言像来自另一个星球,如何把完全不同性质的声音合在一起,舖陈出每个段落的气氛与情绪,需要密集地来回讨论与尝试。人物视觉上,曾获金钟奖肯定的服装设计李育升,则说明本次服装以上古东方为本,遥望西方希腊神话,展现王后欲望觉醒的困境,以黑(深沉)、白(纯净)、金(权力)、红(欲望)为主色,将经过时代淘洗淬炼的传统艺术再升华,结合西方工艺高级订制服的现代剪裁,每个演员就像舞台上流动的美丽雕塑作品。

团长张育华表示,传统戏曲的优势,便是这些演员身上无可取代的绝活儿,希望借由《极西之地有个费特儿》,能让台湾的人才能够被世界看见,为人才找到通往世界的舞台。国光剧团今年以《极西之地有个费特儿》再次出发,期盼这样的火花,能如戏剧顾问Ximena所说:「让我们想像,让这个故事活出我们静默无声的梦想。」激出所有观众对於戏曲之美的追求与热情。也期许本作将能在国际的舞台上,展现出台湾特有且丰沛的创作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