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时间赛跑 |
《墓志铭》。
《墓志铭》。(李时安 提供)
焦点专题 Focus 不平则鸣!百年明格斯 爵士怒汉(下)

与时间赛跑

明格斯的健康状况在1976年开始出现异样,1977年被诊断出肌萎缩侧索硬化(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俗称渐冻症,当时的医学界对它认识不多,只知道罹患此症的病人心智运作正常,但会逐渐失去肢体的控制,这对一个音乐家来说何其残忍,明格斯虽在1979年1月谢世,在人生最后一年多的时光中,他已无法站上舞台演奏低音提琴,也无法弹奏钢琴,甚至连提笔写下音乐都成了奢望,所幸那时已出现了卡带式录音机,让他以哼唱的方式录下新作品后,交给工作坊的成员们做后续的排练与演出。

明格斯的健康状况在1976年开始出现异样,1977年被诊断出肌萎缩侧索硬化(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俗称渐冻症,当时的医学界对它认识不多,只知道罹患此症的病人心智运作正常,但会逐渐失去肢体的控制,这对一个音乐家来说何其残忍,明格斯虽在1979年1月谢世,在人生最后一年多的时光中,他已无法站上舞台演奏低音提琴,也无法弹奏钢琴,甚至连提笔写下音乐都成了奢望,所幸那时已出现了卡带式录音机,让他以哼唱的方式录下新作品后,交给工作坊的成员们做后续的排练与演出。

此时明格斯与第四任妻子苏(Susan Graham Ungaro Mingus)深知他正在跟时间赛跑,死亡已是可预见的、不远的未来,看著过往悉心创造出的作品,让乐坛正视爵士乐为艺术形式的所有努力,都可能随著消失的肉身化去,该怎么将明格斯点燃的小小火焰延续下去,成了重要的课题。

在行政层面上,无论是作品授权或后续演出,明格斯都交给了苏打理,但他的作品著实独特,即使连同各式相关物件都一并收入美国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要确保如此音乐资产被传承下来无法仅靠收藏、乐谱出版或雇用乐团演出,而需要一位熟悉作品的人来延续在爵士工作坊建立起的模范,因此他的老搭档理奇蒙成了第一任火焰守护者,并在苏的奔走与努力下成立了几个大小编制不同的乐团:Mingus Dynasty、Mingus Big Band、Mingus Orchestra演出明格斯留下来的作品,直至2022年仍每周在纽约固定演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台湾女孩何佩青  参与了《墓志铭》乐谱整理工程

2006年,甫由柏克利音乐学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毕业的台湾女孩何佩青(Pei-Chin Faison)来到明格斯的Jazz Workshop Inc.实习,在苏的指示下以电脑制谱软体将1989年《墓志铭》演出的30份〈The Children’s Hour of Dream〉分谱整理为总谱,经过Andrew Homzy及Gunther Schuller的核可,苏即交代她著手以此方式制作整部作品的乐谱,偕同校对及制谱团队辛勤工作了2年,终于在2008年完成任务出版。

谈及这部紧密相处了两年的作品,何佩青说:「《墓志铭》是(明格斯)在音乐中毫无矫饰的自我肖像,是对自我毫不妥协的陈述,也完全表达了来自他灵魂深处的每一个音乐词汇。」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