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曜宇(郝御翔 摄)
焦点专题 Focus 青年指挥家:台上的挥洒与背后的沉思

吴曜宇 在一条孤独的路,找到不同的眼睛

10年前,若以「横空出世的奇才」形容吴曜宇,大概也不会有人反对。虽然自小学音乐,然而大学念的是传播学院,且是辗转到了研究所才踏上指挥这条路,没想到仅念了两年,就拿下举世闻名的「贝桑颂指挥大赛」首奖。

那时候的他,年仅24岁。

而后,收到无数国际知名乐团的邀请,几可说是以指挥棒环游世界,同时,他在今年度被委以重任,接下高雄市交响乐团的指挥。如今,请他回望那个大奖,他说:「当然是很开心的,之后参与的任何一个比赛都没有这么高兴过。」然而,却也是这个奖,让他陷入深深的迷惑之中。

10年前,若以「横空出世的奇才」形容吴曜宇,大概也不会有人反对。虽然自小学音乐,然而大学念的是传播学院,且是辗转到了研究所才踏上指挥这条路,没想到仅念了两年,就拿下举世闻名的「贝桑颂指挥大赛」首奖。

那时候的他,年仅24岁。

而后,收到无数国际知名乐团的邀请,几可说是以指挥棒环游世界,同时,他在今年度被委以重任,接下高雄市交响乐团的指挥。如今,请他回望那个大奖,他说:「当然是很开心的,之后参与的任何一个比赛都没有这么高兴过。」然而,却也是这个奖,让他陷入深深的迷惑之中。

「冷冽之焰」吴曜宇、陈毓襄与高雄市交响乐团

2023/12/1  19: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音乐厅

不只音乐,指挥总思考著生命的全景

拿著一个指挥棒,就能够能为音乐的主宰者吗?不是这么回事的。

「指挥这个工作听起来很伟大,但事实上,指挥的生活就是常人的生活。」吴曜宇思考自己的工作,苦恼的几秒钟,不是苦于其抽象的表现,而是他不觉得指挥之职有何超乎常理的地方。

「指挥的工作,倘若最终只剩下思考如何指挥的话,反而影响你去思考美的认知,影响你如何通情达理。所以如果真要解释,我会说指挥就是处在一个无法停止思考的状态,不只是音乐,而是思考身而为人,各种生活的处境。」

作为一名指挥家,吴曜宇的确从未停止思考。自他口中的描述,指挥的工作是维持「感官联系体验的瞬间」,将乐谱中的小节、音乐家的演奏、整体团队的情感,不间断地、紧密地相连起来,他提到:「有人说过,音乐家创造小节线,而小节线则是一种时间的诅咒,好像让连续性的感官有断开的可能性。」若真是如此,那个指挥家的工作,应该就是防止诅咒发生的人吧。

最有趣的是,许多人对于指挥的初步印象,是一位「操控时间」的人,不过吴曜宇说,真正好的指挥,应是会让人忘记时间的,「只记得你体验了什么,而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且在体验的那一刻,我们会好像陷入一种永恒的状态。」

这种说法,既唯美,甚至有些哲学的兴味。但其实也是他历经了诸多试炼以后,才能浅浅提出的心得。

过去有段时间,他的指挥生命陷入巨大的孤独与迷茫中。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吴曜宇

法国贝桑颂国际指挥大赛中首奖、乐团大奖及观众大奖得主,自此崭露头角。2023年时更获得了香港国际指挥大赛亚军,并同时囊括新委约作品最佳演绎奖及现场观众大奖。他热情优雅、富感染力的指挥风格获各方高度评价,被视为年轻一代最具希望的指挥家。吴曜宇曾指挥过多个知名乐团,包括圣彼得堡交响乐团、波兰国家广播交响乐团、法国洛林国家交响乐团、法国波尔多国家乐团、法国罗亚尔河国家交响乐团、澳门交响乐团、香港小交响乐团、国家交响乐团(台湾爱乐)、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国立台湾交响乐团、台北爱乐等,足迹遍及欧亚多个城市。曾任国家交响乐团(台湾爱乐)协同指挥、及台北爱乐青年管弦乐团音乐总监,并于2023╱24乐季获聘为高雄市交响乐团驻团指挥。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