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维庸(郝御翔 摄)
焦点专题 Focus 青年指挥家:台上的挥洒与背后的沉思

曾维庸 在音乐里,人那么渺小却有那么多幸福

「我一直在想,如果人们感受不到衰老,那么时间的意义,是不是就不存在了呢?」现任湾声乐团驻团指挥家曾维庸说。

对于时间的体会,他先谈的不是节奏与乐谱,而是肉身被时间磨损后的感受。心理学上有一个很美的词汇「心流」,意指人全神贯注于某事,沉浸到忘记时间的心智状态。然而,即便心神感觉不到时间,身体也确实在时间的齿轮中被刻刻消耗著,这一点,曾维庸在2017年香港中乐国际指挥大赛上体会最深。

他回忆,适逢决赛现场,「我在上台前的那一刹那,我整只脚抽筋,然后接下来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对了。」这个突发状况,可说是全然改变了他作为指挥家的走向。

「我一直在想,如果人们感受不到衰老,那么时间的意义,是不是就不存在了呢?」现任湾声乐团驻团指挥家曾维庸说。

对于时间的体会,他先谈的不是节奏与乐谱,而是肉身被时间磨损后的感受。心理学上有一个很美的词汇「心流」,意指人全神贯注于某事,沉浸到忘记时间的心智状态。然而,即便心神感觉不到时间,身体也确实在时间的齿轮中被刻刻消耗著,这一点,曾维庸在2017年香港中乐国际指挥大赛上体会最深。

他回忆,适逢决赛现场,「我在上台前的那一刹那,我整只脚抽筋,然后接下来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对了。」这个突发状况,可说是全然改变了他作为指挥家的走向。

精湛之夜II—台湾扬琴乐团音乐会

2023/11/26  14:30

基隆表演艺术中心演艺厅

是指挥家,也是一位单车骑士

「念大学的时候,我一直觉得艺术家的生活好像都在夜晚才开始,酒池肉林那种生活听起来很正常,总觉得是不是得这样继续混下去,才会有更多灵感?」曾维庸以「疯狂」形容那时的自己,仿佛身体是一个耐磨的工具,要被这世界狠狠打磨,才能体会更美、更玄的艺术想像——直到2017年的指挥大赛中,那样的生活态度才被颠覆。

那一年,时值23岁的曾维庸,是场上最年轻的参赛者,他回忆赛事细节:「每场比赛的细节都不太一样。香港中乐国际指挥那次,有一个很特别的环节,是选手进入到第二关的时候,会拿到一份全新、你完全没有看过的谱,而且那谱还会『埋错』在乐团席间。这阶段就是考验你如何与团员沟通,要花多久的时间才会发现,你手中这份『正确的总谱』与台下几位团员的有所不同。感觉很像一场综艺节目,所有人都等著看你的『听写』能力那种感觉。」光用听的,就使人备感压力。

即便如此,当时曾维庸仍一路挺过艰难的复赛,进入总决赛,仅仅花5天的时间,就要准备半场音乐会的量。

其实在那时候、早在他的腿抽筋不听使唤以前,有些事就隐隐不太对劲了,他描述:「就是有种……我的身体跟不上、心里想要呈现的状态。可能跟年纪也有关系吧?当时太年轻,整个人心浮气躁的。虽然最后还是拿了亚军,但我还是觉得当天表现得不是很好。」

意识到身体与心理的差距,他决心要改变;要用更健康的方式,支撑起自己的肉身,才有能力撑起自己对于音乐的爱。因此,他很快给自己的生命开辟第二条专业路径,规律地订定运动计划,在过程中慢慢发现自己对单车的热爱,如斯投入的结果,他竟把自己练成了一位高强度的自行车选手,甚至在2022年的武岭自行车赛中,拿下全国总排名第5的成绩。

广告图片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曾维庸

台湾青年指挥家。17岁时即展现对指挥的高度热忱及天赋,在启蒙恩师顾宝文教授的细心栽培下成为台湾首位于大学阶段主修指挥之学子,随后进入台湾师范大学随许瀞心教授极其严谨、有效的指挥系统学习,演奏足迹也踏上国际舞台,至今已在台湾、香港、美国、马来西亚等地与众多乐团合作演出。现为湾声乐团驻团指挥,圈思文化有限公司艺术总监,PHONOLITE(响岩文化)创办人,同时也是国立台湾交响乐团(NTSO)2021/2022国际音乐人才拔尖计划培训员。

专栏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