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扣计画」十周年 旅外舞者与故乡「扣作伴」

《极乐世界》寻找开启幸福的身体密码,藉由身体对於快乐的记忆,找到幸福感的开关。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迈入第十年的「钮扣计画」,特别推出「双排扣」与「扣作伴」两套节目,将散落各个城市的优秀舞者和故乡扣在一起,更支持在地奋斗的舞者,搭起桥梁,让观众与舞蹈的距离不再遥远。

新舞台艺术节

2020钮扣*New Choreographer十周年演出计画【扣作伴】

9/4-5  19:30  9/5-6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INFO  02-28982591

由MeimageDance艺术总监何晓玫发起的「钮扣计画」,今年迈入第十年,特别推出「双排扣」与「扣作伴」两套节目,将散落各个城市的优秀舞者和故乡扣在一起,更支持在地奋斗的舞者,搭起桥梁,让观众与舞蹈的距离不再遥远。

钮扣,是New Choreographer(新锐编舞家)的音译。十年前,何晓玫发现,台湾的舞蹈人才一个又一个背上行囊,出国追求国际视野与经验,只不过一旦出去,回家的路就变得更难了。有鉴於此,何晓玫每年邀请旅外舞者回家,带回一支自己的舞回来,有了自己的舞,听见自己的声音,便找回了身体。希望为断了线的风筝,与家乡再牵起那一条线。十年来,「钮扣计画」带回廿六位浪迹天涯的旅外舞者,为他们找到一条回家的路,在家乡的舞台上跳舞。「钮扣计画」也逐渐成为「寻找国际上的台湾身体」平台。

八月底刚结束的「双排扣」,由台湾与旅外各四位艺术家,以1+1共同创作与对话的形式,创作不同的四支作品。在疫情肆虐的当下,四组艺术家以「出不去,回不来,我们怎么办?」为主题进行对话,交换不同文化下的工作经验。而分处两地的舞者在演出前,只能透过「视讯」共同发想、排练,在全球政治、社会环境改变的当下,舞出不同的风景。

本周上档的「扣作伴」节目共有两个作品,由曾以《孤单在一起》入围台新艺术奖并巡演国际各地的编舞家李贞葳和Vakulya Zoltán,再次共同编创今年「钮扣计画」的作品The passing measures,从两人多年合作建构的身体语汇中,开始进行研究与堆叠,看到身体的留存,言语的消逝,在日子因疫情被暂停的那刻起,於受限的范围里,他们慢慢编排起另一个时空,而一步一步测量著的,是彼此和被遗忘的时间。

随著疫情的持续蔓延,身处比利时的李贞葳和Vakulya Zoltán,在全国封锁的状态下,原订的驻村创作计画全数取消,工作被迫停摆,创作基地只好移到了家里客厅。就这样,两人处在同一个空间里,等待著改变,日复一日,过去的生活模式逐渐消逝,却也累积了新的日常。伴随著隔离的身体经验,与Alvin Lucier最具实验性的声音作品〈我正坐在一个房间里〉,在空间里不断播放的言语,随著次数累积产生的反馈现象,留下与整个物理空间共存的共振波,开启了编舞者创作的起点,也如同陈述著现状。

幸福感是什么?为什么要去追求幸福?一直不断追求幸福,然后呢?旅居瑞典的编舞家?力元,生活在幸福感指数很高的国家,他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一句「生命科学说:快乐的感觉是身体状态的总和。」给了他灵感,於是创作了「扣作伴」节目另一支作品《极乐世界》,寻找开启幸福的身体密码,期望藉由身体对於快乐的记忆,找到幸福感的开关。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20年8月号「即将上场」〈走入第十年的「钮扣计画」 让我们起舞述说 对话分享〉;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