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與玫瑰
小王子與玫瑰(Keith Hiro 攝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 提供)
全球搶先看 World Stage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新作 黃狄文《小王子》 在沙畫中悠然起舞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的新作《小王子》,讓黃狄文重拾其戲劇文本分析的看家本領,要讓曾受過專業戲劇、雜耍訓練的廿位兒童舞者一同進入沙漠,進入不同行星,進入成長,進入各種關係交織的奇幻世界。此外,黃狄文更邀來香港沙畫藝術家海潮合作,「海潮的角色就是擔任飛機師,舞台上有一個飛機裝置,這也是海潮發揮力量的地方」,在機中作畫的海潮,作品將以巨型實時投影與舞者們互動。

by 張慧慧、Keith Hiro | 2017-07-01
第295期 /2017年07月號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的新作《小王子》,讓黃狄文重拾其戲劇文本分析的看家本領,要讓曾受過專業戲劇、雜耍訓練的廿位兒童舞者一同進入沙漠,進入不同行星,進入成長,進入各種關係交織的奇幻世界。此外,黃狄文更邀來香港沙畫藝術家海潮合作,「海潮的角色就是擔任飛機師,舞台上有一個飛機裝置,這也是海潮發揮力量的地方」,在機中作畫的海潮,作品將以巨型實時投影與舞者們互動。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小王子》

8/11~12  19:30

8/13  15:00

香港 沙田大會堂演奏廳

INFO  www.ccdc.com.hk

「這是我的一個秘密,再簡單不過的秘密:一個人只有用心去看,你才能看見一切。因為,真正重要的東西,只用眼睛是看不見的。」安東尼.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筆下的狐狸對小王子輕聲說道。

或許,也曾有尾聰慧的狐狸在黃狄文心底,不閃不避地睜大眼睛,對他這麼說過:「跳舞吧,真正重要的東西就在那裡。」

從演員到現代舞者

自一九九六年香港演藝學院畢業後,他加入城市當代舞團(CCDC)成為舞者剛渡過廿年,去年轉換身分為副藝術總監,仍是多數人眼中享受舞台的開心果、搞笑高手,但他坦承:「其實,我從小到大有一種空間恐懼症,面對陌生人,或是到陌生的地方,狀況嚴重時,我會緊張到全身甚至頭皮都大冒汗。」他站上舞台,投入表演,某一部分是「想戰勝自己的心理狀態」。

最初,黃狄文想當的是演員,通過亞洲電視台招聘成為兒童節目主持及演員,首度在培訓過程中接觸現代舞,也見著日後的老闆曹誠淵。但電視台的科層組織,逐步磨蝕他對舞台的愛,工作之餘的舞蹈課反而讓他「找回演戲給我的熱忱,靈魂的存在」。

電視台工作未滿兩年,青年黃狄文仗持著家人支持,還有大把可供揮霍的青春,重回校園,「我還記得,填報名填表時,需要決定就讀哪一科——現代舞、芭蕾舞、音樂劇等,我看著這些中文,但完全不曉得這些是什麼東西來的,剛好有一個讀演藝學院的朋友經過,我拉住他,問『我該選哪個好?』他說,『黃狄文!你選現代舞吧!』我二話不說,就填了現代舞。」

從戲劇性舞蹈到純肢體舞蹈

二話不說,一頭栽入現代舞,「我從來沒有後悔過」,舞蹈讓他找到呼吸的空間與力量,「像我的親人,不離不棄」。

黃狄文是「00合」創辦成員之一,亦曾為「00合」、「霹靂啪勒身體劇場」及「東邊現代舞團」編舞。但真正讓他為人所知,奠定舞台上鬼靈精、歡快風格的則是CCDC發表編創的《男人炒飯》(2003)、《歡樂今宵》(2007),香港《文匯報》評價這兩檔作品「笑翻全場之餘又勾起無數集體回憶」。

自言創作「像航海的人,在每一次創作中找到一塊新大陸」,黃狄文少時的戲劇訓練背景,讓他自然地在肢體中加入戲劇成分,企圖貼近當時還屬於小眾的現代舞市場,「閱歷多了以後,我覺得動作本身就有足夠的質地供人品嚐,因此,我減弱了戲劇性,由內在情感而非表現主義式地驅動肢體,像碧娜說的,去靠近『為什麼動』,我想這是大多舞蹈創作者都想達到的目標。」

這是為何他在《忽然四季》(2008)突然有了編創上的巨大轉折,專注於純肢體的探索,並持續發展至《下一秒》(2009)、《別有洞天》(2012)、《思纏想後》(2014)等作,去年的《拼途》則是由十五位舞者自身的生活故事組成,獲2017香港舞蹈年獎「傑出中型場地舞蹈製作」獎。

不同階段的閱讀領悟

「如果我的手腳還健在,我會繼續跳舞,直到我真的不能動了。」他頓了頓,「跳舞時我能拋開自己的身分,進入一個奇幻的世界。」

這回,合家歡當代舞劇《小王子》延續以家庭觀眾為對象的編創路線,讓黃狄文重拾戲劇文本分析的看家本領,要讓曾受過專業戲劇、雜耍訓練的廿位兒童舞者一同進入沙漠,進入不同行星,進入成長,進入各種關係交織的奇幻世界,「我太喜歡《小王子》了,在不同階段翻閱都會獲得不同領悟。我對小王子離開自己的星球,抵達六個星球接觸不同的人的旅程,特別有感觸。有趣的是,聖修伯里讓小王子去面對了看似負面的教材,談關係、感情的溝通,從而啟發他往正面的路途前進。」

黃狄文談起他的玫瑰,語氣輕柔,「我過去不懂愛情,但現在我最親愛的人,已跟我共度廿多年,經歷了許多喜樂,像是小王子與玫瑰花,時間的付出與相處,書中說臣服是一種責任,我也覺得臣服是互相的愛護,」所以沒有一方是臣服者囉?他大笑:「不!如果在關係中要分誰上誰下的話,那肯定是我。」

另一方面,呈現這些意涵深遠的故事情節,也是他把守的目標,「想在舞台上呈現《小王子》是我的貪心,希望能透過不同的媒材配合,讓每個段落都能讓觀者明白。」這不是黃狄文首次在舞台上運用多元媒材「說清楚一個故事」,二○一○年的《崩城故事》取材自音樂劇《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以龐克、歌劇、爵士等元素,營造層次豐富舞台效果,而本次新作的最大亮點,則是與香港沙畫藝術家海潮的合作。

現場沙畫與舞者互動

開啟故事的重要場景是沙漠中小王子與飛行員的相遇,黃狄文與海潮的合作順利成章,「海潮的角色就是擔任飛機師,舞台上有一個飛機裝置,這也是海潮發揮力量的地方」,在機中作畫的海潮,作品將以巨型實時投影與舞者們互動,「比如六個星球中,有個星球主人是酒鬼,海潮會畫一個酒瓶,獨舞者則在酒瓶中舞蹈,或是小王子在沙漠中找水井等場景,也會跟沙畫有互動。」

除了以沙畫串連場景外,該作幕後設計陣容亦十分堅強,有新銳時裝設計師楊展、音樂人伍焯堃創作並現場演奏的輕爵士樂,還有由紙藝創作團隊Stickyline,為舞者製作的紙面具等。小王子的旅途是否能透過此些殊異媒材開啟觀者們更廣袤的想像?值得期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