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徒四人眞是威風凜凜。只是怎麼唐僧手拿的不是九環錫杖,而是一根水火棍。(Goodman Theater 提供)
美國 環球舞台/美國

話劇《西遊記》到美國一遊

中國古典小說《西遊記》去年在美國被搬上舞台,並獲得芝加哥杰夫獎中的兩個獎項。該劇從西方的角度詮釋東方經典,還原唐僧「主角」地位,並佐以現代舞台觀念,中戲西演的古裝英文話劇《西遊記》的確令人耳目一新。

中國古典小說《西遊記》去年在美國被搬上舞台,並獲得芝加哥杰夫獎中的兩個獎項。該劇從西方的角度詮釋東方經典,還原唐僧「主角」地位,並佐以現代舞台觀念,中戲西演的古裝英文話劇《西遊記》的確令人耳目一新。

由美國西北大學女敎授瑪麗.芝莫曼(Mary Zimmerman)編導的話劇《西遊記》Journey to the West去年十一月六日晚在美國芝加哥獲得改編和服裝兩項金獎。當芝莫曼走上頒奬台接過第二十七屆杰夫獎(Joseph Jefferson Awards)的獎杯時,台下爆發了雷鳴般的掌聲,這是觀衆與評委對導演芝莫曼數年努力的正式肯定。

古裝英文話劇《西遊記》是芝莫曼一個跨文化、跨時代的大膽嘗試,她把一部有五百年歷史的中國古典名著搬上舞台,介紹給西方觀衆,很有挑戰性。劇本旣要忠實於原文,又要力求使美國觀衆接受,同時還要創出新意,難度之大可以想像。

有趣的是,爲了創新意走出自己的道路,芝莫曼拒絕看任何人導演過的《西遊記》作品,正如她所說的那樣,「我要導演出一齣有西方特色的新《西遊記》來」。

題材選擇特殊

在兩個小時內要把《西遊記》介紹給觀衆,首先遇到的問題是題材的選擇,從〈仙猴出世〉到〈五聖成眞〉,洋洋灑灑共一百回,題材的選擇與導演要表現的主題思想有直接的關係。中國舞台上的《西遊記》,總是選擇一兩個章節的故事來表演,如國劇〈芭蕉扇〉、〈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展現的都是九九八十一難的一難或兩難。

芝莫曼的立足點則是要把取經的過程描寫出來,給美國觀衆一個完整的、有始有終的發展過程。於是在芝加哥古德曼劇場(Goodman Theater)的舞台上,隨著驚天動地一聲巨響,石猴出世了,他擾龍宮、搗地府、大鬧天宮,被如來壓在五指山下。後來唐僧收其爲徒同去西天取經,一路上多少凶險,多少災難,師徒們以堅韌的毅力取回眞經,終成正果。

算將起來,一個兩小時的話劇竟概括了十多個故事,內容充實緊湊,節拍有快有慢,從此較文學的角度看,西方文學喜歡的是大刀闊斧,一環緊扣一環,重點放在情節的發展,玩的是氣派。中國文學講究的是精雕細刻,反複品味其中的寓意,重點放在層次,玩的是深沉。

重新審視主題

芝莫曼的話劇也對《西遊記》的主題進行了重新審視與評價。在中國,無論是〈三打白骨精〉、還是〈眞假美猴王〉,主題總是「知識分子」的代表─唐僧錯誤,「無產階級」的代表─悟空挽救他的師父,主人翁總是造反的悟空,而唐僧却是配角,是肉眼凡胎,執迷不悟,讓人愛不得恨不得的受敎育者。就連一代文豪郭沫若也寫出了「千刀當剮唐僧肉」的詩句,而毛澤東也只是比郭沫若高到了「僧是愚氓猶可訓」的水平。在郭沬若的眼裡,知識分子不辯辨僞,該殺該剮,而毛澤東却認爲知識分子還可以送到農村進行再敎育。

而在芝莫曼的話劇《西遊記》中,唐僧當仁不讓地成了主角,悟空是配角,劇情圍繞唐僧爲主線,講述了一個充滿人性情愛的故事。從其父母遇難到西天取經,一路上諄諄敎誨徒弟,與他們同甘共苦,歷盡千辛萬苦終於立地成佛。悟空誠可愛,唐僧更可敬。這不能不說是芝莫曼從一個新的角度來看待《西遊記》的主題。其新意來自於不受前人的影響,來自於沒有任何政治框框。

演員選用、表演設計多元化

芝莫曼沒有刻意要求演員外形接近角色。《西遊記》經過考試聘用的演員大部分爲白人。除此之外還有黑人、印度人、韓國人、泰國人,和一個只有四分之一華人血統的華裔。芝莫曼說:「要靠演技征服觀衆。」

該劇的另一個特點是不勾畫臉譜,與中國的國劇截然不同。芝莫曼的《西遊記》保持了演員的本相。起到了濃妝淡抹總相宜的效果。坐在台下觀看金髮碧眼在台上演觀音、演玉帝,使觀衆有意識地感受到中西文化的結合,和戲劇表演的超文化性。

該劇的舞台動作設計也充滿了中西文化的結合。旣保留了國劇的開門關門的動作,又吸收了佛家的單掌行禮。一招一勢,恰到好處。劇中的武打採用了電影裡的慢動作來處理。

雖然他們沒有楊小樓、蓋叫天的眞工夫,卻也起到了同樣的效果,使觀衆暗中叫絕。給人印象更深的是定格的使用。當唐僧在如來的引導下緩步升天時,音樂和動作嘎然一止,使人耳目一新。觀衆好像看到了一幅靜止的壯麗畫面。

舞台、服裝設計具特色

《西遊記》的舞台設計更有特色。正上方是雕畫的藍天白雲,舞台上豎有的兩根擎天紅柱,烘托出天外仙境的氣氛。舞台兩側的壁上有上下的把手,供鬼神從空而降;台下有進出的暗道機關,供妖魔由地而出。整個舞台給觀衆的立體感極強。

與其舞台設計比較,該劇的道具卻相當簡單。唐僧的九環錫杖只是一根木棍,悟空的金箍棒根本沒有金箍。所以說整個舞台設計和道具的製作是有繁有簡、有粗有細。

該劇的服裝設計師艾麗森.瑞絲(Allison Reeds)對服裝的設計著實下了一番苦心。鑒於該劇佛敎色彩甚濃,悟空、八戒、沙僧師兄三人的服裝均以黃色爲主。師傅唐僧則內穿藕色佛袍外披赫色袈裟,頗有幾分佛門弟子之韻。

服裝設計師也準確地抓住了唐朝服裝的特點,男性角色人人身繫圍裙。悟空則身著師傅給他親手縫製的虎皮圍裙,眞是虎虎生風。再加上身後隨意顫動的猴尾巴,更體現了悟空頑皮的性格。

每當悟空搖頭擺尾戲耍時,台下的觀衆便忍俊不禁、開懷大笑。如來佛祖的服裝更是體現了服裝設計的獨到之處。當如來佛祖從高台上拾級而下時,身後拖著長長的黃色飄帶,給觀衆一種佛祖從天飄然而降的感覺,突破了話劇呆板非流動性的局限。

觀音在如來面前抽起香煙?

爲了讓西方觀衆更好地欣賞《西遊記》,芝莫曼使用了一些西方表現手法。如用聳肩來表示無可奈何,戴佐羅式的眼罩來代表江洋大盜。還用了一些引人發笑的英文俏皮話。這些都無可非議。但當觀音在舞台上抽起香煙時,就讓人覺得有些不倫不類了。

芝莫曼解釋說這是爲了讓觀音更人性化,更平易近人。筆者卻不敢苟同。即使唐朝的時候眞有觀音,也絕對不會有香煙可抽。這純屬敗筆。還有在表演上,唐僧有失持重,如來缺乏莊嚴。使表演失去眞實,近乎荒誕。

然而瑕不掩瑜。從總體上看,芝莫曼恰當地運用了現代話劇舞台藝術手段,通過幽默、睿智的話劇語言,向西方觀衆介紹了一個包涵人性和佛家哲理的中國古典神話小說,功不可沒。

與紐約的東尼獎(Tony Awards)類似,大芝加哥地區的杰夫獎也是一年頒布一次,表彰在舞台藝術方面取得成就的人員。話劇《西遊記》除了獲得了編劇獎和服裝獎以外還獲得了以下五項提名:最佳導演、最佳配角、最佳佈景、最佳音效及最佳作曲。

:據悉加州柏克萊定目劇場(Berkley Rep-ertory Theater)已買下了話劇《西遊記》的劇本及道具,並將在近期內排練演出。有趣的是,柏克萊劇場的《西遊記》將全部採用亞裔演員。

 

文字|顧利程  美國西北大學中文系教授

            Craig Quintero  美國系北大學表演研究系博士班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年鑑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