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丘杜‧亞托編的舞作,保有了芭蕾舞的優美,也繼承了佛朗明哥強烈的音樂性。
納丘杜‧亞托編的舞作,保有了芭蕾舞的優美,也繼承了佛朗明哥強烈的音樂性。(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表演.映象 STAGE & SCREEN

這個春天,天空非常西班牙

今年台北的春天,非常的西班牙,三月下旬到四月初的台北電影節,洋洋灑灑地列出西班牙影史重量級的新舊導演,當然包括了大家熟悉的索拉與阿莫多瓦,還有瑪麗亞‧佩姬佛朗明哥舞團的演出,以及四月下旬納丘杜‧亞托帶來西班牙國家芭蕾舞團的《敲打拍拉》、《沙灘》與《黑暗迷光》。

今年台北的春天,非常的西班牙,三月下旬到四月初的台北電影節,洋洋灑灑地列出西班牙影史重量級的新舊導演,當然包括了大家熟悉的索拉與阿莫多瓦,還有瑪麗亞‧佩姬佛朗明哥舞團的演出,以及四月下旬納丘杜‧亞托帶來西班牙國家芭蕾舞團的《敲打拍拉》、《沙灘》與《黑暗迷光》。

一九七五年,西班牙的法西斯獨裁領導佛朗哥逝世,這個讓西班牙從內戰開始,封鎖了將近半個世紀的獨裁政權的垮台,讓那些流亡海外主張共和與無政府主義者紛紛重回祖國懷抱,而在瓦倫西亞,一個十八歲的年輕人卻在此時離開西班牙,展開他傳奇性的人生,一如金庸小說中的主角。

瓦倫西亞,索拉與杜亞托的第一道牽繫

政權的垮台,讓原本貧瘠的國家一時間更加動盪與貧困,剛在國際間竄紅的導演索拉(Carlos Saura),開始著迷於同樣來自於瓦倫西亞的Antonio Gades所成立的佛朗明哥舞團。但這個十八歲的年輕人納丘‧杜亞托(Nach Duato)卻跑到英國倫敦的藍巴特學院學芭蕾,之後他陸續到過布魯塞爾莫里斯‧貝嘉(Maurice Bejart)的舞團與紐約艾文‧艾利(Alvin Ailey)的舞蹈學校;一九八○年杜亞托進入瑞典庫伯格芭蕾舞團(Cullberg Bellet)工作,一年後又被編舞家季利安(Jiri Kylian)相中,邀請來荷蘭舞蹈劇場跳舞,並開始編舞。在歷經這些重量級大團的訓練下,一九九○年才被西班牙請回帶領西班牙國家芭蕾舞團。

在這期間,索拉和Antonio Gade拍了佛朗明哥三部曲《血婚》、《卡門》、《愛情魔術師》,而西班牙也因阿莫多瓦的電影,吸引了國際的目光,阿莫多瓦電影中的瑰麗色彩以及邊緣人物的奇情故事,放大了西班牙的民族特色,某種不同於西歐大部分國家的氣質;他們的血液之中,似乎有種瘋狂的因子,嗜血的著迷,整個民族沈浸在酒醉的狀態,造就出多少的藝術品,就如同以酒亡國的商朝,造型多變的青銅,宛若現代藝術,比起漢朝獨遵儒術、天圓地方的呆板造型,著實來得有趣。尤其是在瀕臨地中海加泰隆尼亞省的巴塞隆納,在建築師高第的打造下,孕育成二十世紀初超現實的故鄉,達利、米羅、布紐爾,甚至連畢卡索年輕時也在此待過。

索拉的電影與杜亞托的舞,相遇在台北

西班牙地處歐非兩大洲的要道,從有歷史以來,一直被各鄰國暟覦,腓尼基、希臘、羅馬帝國、日耳曼、摩爾(回教大食帝國)都先後佔領這塊土地。攝影師張耀在二○○○年時以感性敏銳的筆觸寫下《八百年在路上》,記錄了西班牙曾經神秘、燦爛而又沒落的摩爾王朝八百年山川,這是西班牙為什麼不像其他歐陸國家的重要原因,雖然張耀也在書中提到,除了Alhambra宮之外,再也找不著摩爾人的蹤跡,但那早已被同化到西班牙的血液與文化之中。

納丘杜‧亞托編的舞作,保有了芭蕾舞的優美,也繼承了佛朗明哥強烈的音樂性,那快速多變的肢體語言與視覺映象,絕對有受到季利安的影響,但那來自於血液中的狂放與野性,卻是他獨樹一格的優勢,而充滿音樂的純粹現代芭蕾,也讓他在風行舞蹈劇場的歐陸,走出一條別具風格的路線。

今年台北的春天,非常的西班牙,三月下旬到四月初的台北電影節,洋洋灑灑地列出西班牙影史重量級的新舊導演,當然包括了大家熟悉的索拉與阿莫多瓦,還有瑪麗亞‧佩姬佛朗明哥舞團的演出,以及四月下旬納丘杜‧亞托帶來西班牙國家芭蕾舞團的《敲打拍拉》、《沙灘》與《黑暗迷光》。

表演藝術圖書館的西班牙寶藏

當然如果您覺得今年來的三支舞作看不過癮,沒關係,二○○○年時TVE & RM Associates公司幫納丘‧杜亞托拍攝了一支DVD紀錄片Three by Duato,由Image Entertainment發行,有納丘杜亞托的訪談,以及他的三支現代芭蕾作品《沙灘》、《鬼怪》Duende、《我將為你而死》Por Vos Muero。 而這支DVD,兩廳院的表演藝術圖書館有館藏(編號DV000274)。

當然若你也喜歡佛朗明哥的舞蹈,又錯過台北電影節索拉的電影,沒關係,圖書館一樣有館藏而且比台北電影節還多了幾部, 《哥雅的最後歲月》Goya(DV00604)、《血婚》Blood wedding(V02424 )、《情慾飛舞》Tango (DV00063)、《佛朗明哥》Flamenco(DV00800)、《愛情魔術師》 Love, the Magician (L000411)。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