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是《遺忘的旋律》是全劇的重要隱喻,將在設計上橫貫劇情脈絡。
「水」是《遺忘的旋律》是全劇的重要隱喻,將在設計上橫貫劇情脈絡。(圖片提供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焦點專題 Focus 女性觀點切入希臘神話

《遺忘的旋律》探索記憶、愛情與親情的人生習題

《奧菲斯與尤麗狄絲》這則希臘神話曾多次透過不同藝術媒介改編,但大多數都以奧菲斯為主要敘事觀點。唯一的例外是由德國詩人里爾克的一首詩,將尤麗狄絲的死亡,描繪成一個讓她更完整、更圓滿的狀態。這首詩給了少年時父親就過世的茹兒創作靈感,讓尤麗狄絲可以在地獄遇見自己的父親。她將她自己的生命經驗,融合對文學作品的獨特觀點,寫出這部兼具強烈神話色彩及細膩情感流動的《遺忘的旋律》。

文字|樊宗錡、廖俊逞
第215期 / 2010年11月號

《奧菲斯與尤麗狄絲》這則希臘神話曾多次透過不同藝術媒介改編,但大多數都以奧菲斯為主要敘事觀點。唯一的例外是由德國詩人里爾克的一首詩,將尤麗狄絲的死亡,描繪成一個讓她更完整、更圓滿的狀態。這首詩給了少年時父親就過世的茹兒創作靈感,讓尤麗狄絲可以在地獄遇見自己的父親。她將她自己的生命經驗,融合對文學作品的獨特觀點,寫出這部兼具強烈神話色彩及細膩情感流動的《遺忘的旋律》。

新點子劇展 仁信合作社劇團《遺忘的旋律》

12/10~11  19:30

12/11~12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遺忘的旋律》Eurydice改編自希臘經典神話《奧菲斯與尤麗狄茜》Orpheus and Eurydice,為美國劇作家莎拉.茹兒(Sarah Ruhl)的作品。莎拉.茹兒在一九七四年生於美國伊利諾斯州。二○○三年,她同時獲得海倫梅麗爾及懷特作家獎。二○○四年以《窗明几淨》The Clean House獲得蘇珊史密斯黑穀倉獎(Susan Smith Blackburn Award),該獎項創立於一九七八年,專為英語系傑出女性劇作家設立的獎項。隨後,並於二○○五年入圍普立茲最佳劇本獎提名。

里爾克之詩啟發靈感  重探尤麗狄絲的故事

《奧菲斯與尤麗狄絲》這則希臘神話曾多次透過不同藝術媒介改編,如歌劇、舞台劇、電視、電影、小說等不同形式的創作。但絕大多數都是以奧菲斯為主要敘事觀點的方式進行。因此,茹兒便說:「尤麗狄絲才是那個死掉的人,而且還比奧菲斯早下地獄,為什麼都沒有人真正在乎她呢?」所以茹兒對尤麗狄絲可能有的旅程一直充滿好奇與興趣。在眾多的改編作品當中,唯有一個例外:一首由德國詩人萊納.馬利亞.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1875-1926)寫的〈Orpheus. Eurydice. Hermes〉。

里爾克在詩句當中,將尤麗狄絲的死亡,描繪成一個讓她更完整、更圓滿的狀態。接著奧菲斯從她已遺忘的生命中浮現。這首詩給了茹兒很大的創作靈感——關於記憶,關於更完滿的狀態。然後她就忽然想到,尤麗狄絲可以在地獄遇見自己的父親。而茹兒自己也直接坦承,這個劇本是獻給在她十多歲的時候便過世的父親。會有這樣的靈感,也是為了能多跟她的父親說幾句話。她將她自己的生命經驗,融合對文學作品的獨特觀點,寫出這部兼具強烈神話色彩及細膩情感流動的《遺忘的旋律》。本劇於二○○三年,威斯康辛州的麥迪森劇院首演。並多次於柏克萊劇院、耶魯大學劇院及加州、西雅圖等全美各地劇院上演。其中最著名的一次演出經歷為二○○七於百老匯的第二劇院(Second Stage Theatre)的製作,大受各界好評。

與亡父重逢  親情愛情間的抉擇難題

《遺忘的旋律》故事描述尤麗狄絲與奧菲斯是對熱戀中的情人,兩人的天真爛漫,更為對彼此的愛增添了一股純真堅定的力量。但奧菲斯是個具天分的音樂家,而尤麗狄絲則是個連哼出一首簡單的曲調都有困難的音癡。但這也不會成為他們相結連理的阻礙。

在新婚晚宴中,尤麗狄絲因莫名的胸悶而到陽台透透氣。而在陽台上,一名陌生卻有著神秘魅力的男子,聲稱有一封來自她已過世父親的信要交給她,卻忘在自己的家裡。好奇的尤麗狄絲到他位於十八樓的公寓後,男子立即向尤麗狄絲表達他的愛意,當然,他也馬上被拒絕了。而在尤麗狄絲準備逃離謎樣男子時,忽覺一陣天旋地轉,接著,從高樓上跌了下去。

亡者之國中,日夜關切著尤麗狄絲的父親,得知了女兒時日將近的消息,盛裝打扮要來迎接她。但當電梯門一打開時,尤麗狄絲因為來不及走出電梯,被忘川之水淋得一身濕。過去的事,全忘了。幸運地保有記憶的父親,雖然被女兒當作陌生人對待,但仍細心地照顧尤麗狄絲的生活起居,使她在這陌生奇異的世界中,仍感受到一股可信賴的安全感。

冥王的求愛;父親無微不至的照料、敘說尤麗狄絲幼時的故事;奧菲斯每日的思念、用音樂傳頌對妻子的愛,交相刺激著尤麗狄絲的情感、心中深處的感動與似已遺忘的回憶。

此時,深愛著妻子的奧菲斯,因每日濃烈的思念及對太太的想望,憤而以駭人的音樂力量敲擊冥府的大門,並闖入從無生人進入的亡者之國。而基於對奧菲斯的讚賞,冥王允諾了奧菲斯帶走尤麗狄絲的請求。唯一的條件是,途中,奧菲斯絕對不可回頭,若是回頭了,尤麗狄絲將永遠不得返回人世……。

 

文字|樊宗錡 仁信合作社劇團導演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以水為元素貫穿  打造夢境與真實交界的冥府

戀人與父女之間的情感,炙熱纏綿的愛情之於細膩溫和的親情,兩相對照下,哪一種的付出是無價且永恆的?又,所謂的愛,是否存在真正的無私?如果記憶決定了一個人的身分與人生,當記憶消失時,你會選擇回到遺忘前的自己,還是展開遺忘後的旅程?致力於引進歐美當代劇場經典文本的仁信合作社劇團,這回透過莎拉.茹兒的《遺忘的旋律》,探索親情與愛情間的權力消長,並對記憶於過去、當下、未來的關係,拋出問題。導演樊宗錡表示,該劇雖取材神話,帶有亡者之國的神祕氛圍,然而演出將以當代時空為背景,貼近現實生活,走向奇幻而非夢幻,夢境與真實的交界感。

「水」將是全劇的重要隱喻,舞台指示中,一座會下雨的電梯、一口打水幫浦以及忘川河的意象,橫貫劇情脈絡,因此舞台設計將充分運用水的元素,場景在單一空間中如水般變化流動,從自然景觀的沙灘、都市鬧區的高樓到幽暗奇幻的冥府,透過光影、聲響與音樂塑造環境氛圍,召喚以虛為實的想像力。不同於一般對冥府陰鬱幽暗的刻板印象,導演將以充滿未來感的明亮光線,創造出莎拉.茹兒筆下所描繪的亡者之國。表演詮釋上,主要角色將以寫實表演為主,冥府中的角色,則以歌隊的形式演出,風格化的肢體及特殊音調,增添視聽的多樣性。(廖俊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