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周臨時變陣以「中國舞蹈新勢力」應戰。(取自舞周官方網站)
舞周臨時變陣以「中國舞蹈新勢力」應戰。(取自舞周官方網站)
廣州

經濟政治陰影下 「廣東現代舞周」將說再見

今年舉辦第八屆的「廣東現代舞周」,向來堅持獨立運作,並以推廣中國新生代舞者、編舞、作品,和強化國際交流網絡的包容、多元的形象而聞名,卻在愈來愈重的經濟壓力下,正式宣告要「暫別廣東」;而今年主辦單位也遇到政治陰影,原本的主題「挪威.挪威」因諾貝爾和平獎事件致使團隊無法入境,只好臨時改為「中國舞蹈新勢力」系列因應。

今年舉辦第八屆的「廣東現代舞周」,向來堅持獨立運作,並以推廣中國新生代舞者、編舞、作品,和強化國際交流網絡的包容、多元的形象而聞名,卻在愈來愈重的經濟壓力下,正式宣告要「暫別廣東」;而今年主辦單位也遇到政治陰影,原本的主題「挪威.挪威」因諾貝爾和平獎事件致使團隊無法入境,只好臨時改為「中國舞蹈新勢力」系列因應。

第八屆「廣東現代舞周」於七月廿四至廿九日在廣州舉行,但這將有可能是最後一屆了。舞周在多方舞蹈愛好者、工作者、行政人員、節目策劃——包括來自亞洲和歐美的——多年的支持下,一直以獨立方式營運。據報上一篇訪問舞周節目總監鄺為立的文章透露,舞周過去七屆都「堅持獨立運作,主要以票房和捐贈等維持,並沒有額外的政府補貼」,因此其獨立性成就了以推廣中國新生代舞者、編舞、作品,和強化國際交流網絡的包容、多元的形象。

保持「獨立」不易  財務負擔愈重

過去曾參與舞周的業內人士以千人計,發表過的作品近三百個,亦有愈來愈多的藝術節總監到舞周來觀摩、找合作的可能性;事實上,像舞周如此具開放性、廣納不同創作可能的大型藝術節在大陸絕無僅有,而以舞蹈這種無邊界的語言為主題的節目,就更令文化交流的意義得以彰顯。鄺為立表示,廣州能夠讓觀眾看到更多不同類型和面向的現代舞藝術家和作品;相對於其他有固定文化圈子的大城市,舞周在廣州的化學作用是重要的,也產生了和地方之間的協同效應。甚至是連「廣州大劇院」這些頂級場地,也主動提出要和舞周合作,可見舞周的影響力。

只是要保有文化節目的獨立性,在大陸營運也是困難重重。舞周官方網頁把舞周暫別廣東的說法表示得很樂觀而有遠景,說其「任重道遠,每年在人力、資金、節目及營運模式上面臨的挑戰也愈來愈大」,所以將暫別觀眾,「換取充裕的時間重新部署資源配置」。而鄺為立亦不否認,在廣州籌備這些大型活動的硬體配套(如場地、飯店)已因費用的飆升而難以承擔,以往即使有人肯減價來支持,今年也愛莫能助。

的確,通貨膨脹隨著大陸的經濟增長而屢創新高點,香港也受其威脅;不單生活方面要算計,演藝界當然也叫苦連天。如香港大部分的佈景原料都來自中國,而很多主要工序亦是在中國完成,通膨的壓力令很多香港團隊都要在設計上巧花心思省物料、省工序;如果有資助的製作可能還有點預算,獨立的製作是真的相當吃力,更不用說是一個在大陸的大型藝術節了。這一點令舞周即使有運作下去的意志和方向(雖然人力資源尚欠不少),亦未必有客觀的條件配合;固然商業元素的介入亦未嘗不可,不過仍然要看舞周是否能夠取得當中的平衡。

政治陰影下  挪威主題臨陣換

不過除了經濟陰影籠罩外,舞周今年也碰到了來自政治方面的壓力。本來五月份舞周便對外宣佈了是年的主題「挪威.挪威」,不過籌委會在六月中才接到通知,三個挪威舞團不能前往大陸演出,看來諾貝爾「和平獎」的空椅子效應仍然揮之不去,一個有意義的交流又告流產(在這之前倒不知有多少了)。雖然舞周臨時變動以「中國舞蹈新勢力」應戰,正如舞周靈魂人物曹誠淵在其部落格中表示,「舞者仍可以私人的身分前去」,不過畢竟是另一回事了。而他所言的希望交流「不致因為政治事件的影響而中斷」,說來也不免唏噓。像曹誠淵這些在大陸行走文化江湖幾十年的策展人,對這些事件看來早已是見怪不怪,不管如何,先舞為快也是他們的策略。舞周雖暫時看來未能在廣州繼續結果開花,不過很多種子已經在中國大陸飄散開來,說不定會在其他地方落地生根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