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黨代會著名的光之穹頂,就是以舞台燈光效果塑造神性。
納粹黨代會著名的光之穹頂,就是以舞台燈光效果塑造神性。(Museen der Stadt Nürnberg 提供)
紐倫堡

「希特勒.權力.歌劇」特展 看納粹如何展現政治

二○一三年起,紐倫堡市立劇院便與拜魯特大學音樂劇場研究中心攜手執行名為「權力與娛樂的搬演——一九二○至五○年間紐倫堡的政治宣傳與音樂劇場」研究計畫,並在計畫完成後以研討會和展覽的形式發表呈現。展覽以「希特勒.權力.歌劇」為名,在當年納粹黨代表大會會場旁的空間展出,透過歷史證物的比對、分析和排序,一個法西斯政權細緻地透過文化遂行領導統御的策略,得以在我們的眼前拆解。

二○一三年起,紐倫堡市立劇院便與拜魯特大學音樂劇場研究中心攜手執行名為「權力與娛樂的搬演——一九二○至五○年間紐倫堡的政治宣傳與音樂劇場」研究計畫,並在計畫完成後以研討會和展覽的形式發表呈現。展覽以「希特勒.權力.歌劇」為名,在當年納粹黨代表大會會場旁的空間展出,透過歷史證物的比對、分析和排序,一個法西斯政權細緻地透過文化遂行領導統御的策略,得以在我們的眼前拆解。

如果想轉型正義的工作,顯然就必須將研究的範圍遍及到各個領域之中,儘可能地從日常中各種感知傳播的途徑來理解政治。這也正好是像納粹這樣的法西斯政權,之所以將其理念滲透入人心的關鍵之處:納粹不僅只是把政治活動的範圍圈限在政府機關所在地及國會的議事場之中,而是極盡可能地善用各種媒介及日常生活空間。這時,怎樣能準確地攫取視聽者的感知,準確地「展演政治」,就成為了統治手段的一環。

用最愛的歌劇  展現統治意象

鑒於今日歐洲的右傾化,分析理解這些藉由文化藝術遂行的統治手段便是必須去做的工作。二○一三年起,紐倫堡市立劇院(Staatstheater Nürnberg)便與拜魯特大學音樂劇場研究中心(Forschungsinstitut für Musiktheater der Universität Bayreuth)開始攜手執行名為「權力與娛樂的搬演——一九二○至五○年間紐倫堡的政治宣傳與音樂劇場」研究計畫,並在計畫完成後,以研討會和展覽的形式發表呈現。這也是繼一九八八年,杜塞道夫回顧五十年前納粹的「墮落音樂展」之後,再次有機構大規模處理並展出當初納粹的文化藝術治理相關文件。

展覽名為「希特勒.權力.歌劇」(Hitler. Macht. Oper.)正好符合了展覽數個層面上的意義。「Macht」這個字,用作名詞時意謂「權力」,而用作動詞時正好是第三人稱的「做」、「從事」之意。眾所皆知的是,希特勒多次表達他對華格納歌劇的熱愛,更早甚至可追溯到他仍在維也納的時期。當時仍懷有藝術家理想的希特勒,甚至還著手繪製了歌劇舞台設計的草圖。

成為「元首」之後,希特勒沒有忘卻這份對歌劇的熱情。這時,紐倫堡正好乘載了雙重的意義:一方面,這個以歌劇聞名的都市,在納粹黨、希特勒主導之下,透過劇院改建、劇院內部的「亞利安化」及摒除猶太、社會諷刺批判元素等,打造歌劇成為所謂德國國族文化之核心;另一方面,歌劇作為一種「整體藝術」(Gesamtkunstwerk),全面性使人的感官浸潤其中的藝術手段,正好最適合讓納粹將當中的各種技術工具化:舉凡服裝、音樂、肢體到燈光等等。納粹不僅將其運用為黨代會的感官部署技術(譬如著名的光之穹頂所塑造的神性),也將歌劇中的種種元素,直接加諸在身為「納粹黨代表大會之都」的紐倫堡市之內。

透過歷史證物  分析文化統御

這檔展覽也直接設於當年黨代表大會會場旁,現為紐倫堡黨代會集會場檔案中心的一個長廊型、約一百六十坪大的空間裡。空間規劃由著名舞台設計師赫曼.佛希特(Hermann Feuchter)帶領舞台技術團隊打造。觀展者進入展場後,將會依序經過劇院總監的辦公室、後台衣帽間,經過舞台穿廊登上舞台,然後最後進入觀眾席,並從布景後方穿過,閱讀到各種經由研究團隊分析後揭露的檔案。不僅展場的用色、材質都採用了與劇院裡一樣的材料和風格,資訊的呈現也使用了二、三○年代時慣用的手法,將文字或圖像印在紙板材上後進行拼貼組合。

透過這些歷史證物的比對、分析和排序,一個法西斯政權細緻地透過文化遂行領導統御的策略,才得以拆解在我們的眼前。也唯有對於這些感知形式的深入分析——有時倚仗崇高的威壓感懾人,有時又以低迴沉鬱的方式勾人愁緒——生活在傳播與感知型態更為複雜也更為無所不在的世界的我們,才有能力抵禦或者思考放置於自己眼前的訊息。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