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強
林強(林韶安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孵夢,藝起來╱導師專訪 誠懇面對自己,才有好的創作

林強

藝術基地導師

曾經叛逆愛玩、因《向前走》專輯大紅卻又墜入人生谷底、近年又持續因電影配樂創作備受肯定……面對人生的高低跌宕,後來沉浸在儒道經典中的林強,皆能轉念正向以對。接下兩廳院藝術基地計畫的導師一職,林強謙虛地說:「我不是他們的導師,這只是兩廳院為了宣傳給的頭銜……我給的是人脈資源的引薦與尋找資金的方法,如果他們問我人生的事,我仍樂於與他們分享我的生命經驗與人生體悟。」

文字|賴家鑫、陳宜庭
攝影|林韶安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曾經叛逆愛玩、因《向前走》專輯大紅卻又墜入人生谷底、近年又持續因電影配樂創作備受肯定……面對人生的高低跌宕,後來沉浸在儒道經典中的林強,皆能轉念正向以對。接下兩廳院藝術基地計畫的導師一職,林強謙虛地說:「我不是他們的導師,這只是兩廳院為了宣傳給的頭銜……我給的是人脈資源的引薦與尋找資金的方法,如果他們問我人生的事,我仍樂於與他們分享我的生命經驗與人生體悟。」

天氣清朗的星期六早上,失去往日繁榮色彩的台中中區,因不再具有高商業價值,一些四五十年的老房子,反而幸運地被保留下來。這一棟兩層樓的獨棟老建築,有著小小的庭院,雅致舒爽,拆除天花板露出屋頂木造結構的二樓,林強指著天花板稱讚這棟老房子,連紅色的磚頭都可以看見,挑高的空間,空氣流通,一點都不嫌熱,鐵窗也是四五十年前的花窗。林強曾經在二○一七年受邀擔任台中市綠川整治完成後的代言人。影片中,他指出沿著綠川的千越百貨、第一廣場(今東協廣場)是他與高中同學溜冰玩樂的地方,如數家珍地舉出過去台中中區的往日,今日看到它的沒落,心中仍有所不捨。

在高中時從彰化移居台中的林強,在這裡度過他的高中時期,在許多訪談中他曾經提到那一段愛玩不愛讀書的日子,母親只能用關懷的方式讓他高中能夠畢業。高中畢業後,三年的海軍生涯,曾隨軍艦出航,他認真地說:「我不認為當兵是浪費時間,那是我一生中唯一報效國家的日子。」這樣的思維,一反一般人看待當兵是浪費時間的想法,他認為這是心念的轉變,只要用正面思考、正向地面對,危機就是轉機。三年看海的日子,的確讓他成長不少,使他能夠克服日後一人北上的寂寞刻苦,也能在大紅時期,不陷入名利誘惑的虛華生活。

從桀驁不馴到儒道思想的實踐者

在一九九一年,一曲搖滾風格的台語歌曲《向前走》瞬間大紅,名利雙收,但是第三張唱片《娛樂時代》的實驗性與做自己之下,慘遭歌迷退片,人生也跌到谷底。當時他用許多方式找出情緒低落的出口,當時只要別人的建議,他能嘗試的都嘗試了,但是夢醒之後,發現一切都沒有改變。在二○○一年時,巧遇一位老人,引他進入道教經典的世界,開始學習《道德經》、《太上感應篇》及《太上清靜經》等,爾後又讀儒家《弟子規》。在閱讀道家與儒家經典的過程中,他才如大夢初醒般地,原知道來自己什麼都沒有做到,於是他力求將經典的文字,確實在生活中實踐。

他說:「我做電影音樂,旁邊有很多文化藝術工作者,的確比一般人敏感,會觸及到一般人都不會有的想法與感受,當遇到現實的障礙與限制,想去突破或是抱怨,這是人之常情。當時我想一想,我們這些文化藝術工作者坐在室內吹冷氣,還抱怨,農夫與修馬路的工人在豔陽下工作,比我們還辛苦,我們應該學習他們刻苦耐勞的精神,理當面對接受障礙與限制。」所以在這樣的轉念下,他找到生活的方式。他說:「這就是儒家講的『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所以在不斷修正自己之下,坐在我面前的不是過去桀驁不馴、叛逆的林強,或是音樂創作者浪漫不羈的形象,反而是熟讀中國哲學經典、樸實、親切與非常有涵養的中年男子,完全沒有國際電影界名人的架子,更是令人欽佩。

二○一七年,林強以《刺客聶隱娘》得到坎城影展電影音樂項目的大獎與亞洲電影大獎,去年更是獲得國家文藝獎的殊榮。他說:「得這個獎沒有什麼,反而像是孫悟空的緊箍咒,但是最高興的是我父母,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有這麼一天,這樣就夠了。」他在國家文藝獎的頒獎典禮上,只講了兩個感謝,一是感謝父母,一是感謝所有提攜他的前輩。這也道盡他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如果不是家人給予的關愛與前輩的看重,今天的林強應該不是平易近人的樣子,這是他深深地感受到感恩與回報的重要,老天爺因此讓他的生活過得更為順暢與愜意,也能適意地離開繁華的台北,回到老家台中定居,照顧年邁的雙親。

他舉了《弟子規》中「騎下馬,乘下車。過猶待,百步餘。」的例子,笑說:「幾次與長輩碰面,他們離開後,我還待在原處,等他們回頭看到我,問我為何還在,此時我都會拿起電話假裝聯絡朋友,不敢告訴他們我讀《弟子規》的事,因為如果他們知道,一定會認為我很奇怪。因為長輩記憶力不好或是腳不好,所以當他們有事,我們能夠及時幫忙,所以此時才明白《弟子規》的含義。還有幾次母親忘記帶鑰匙出門,幸好我沒有離開,所以母親才能回家順利拿到鑰匙。這些經典是為別人著想才寫出來的,是教人謙和與仁愛,塑造外圓內方的性格。」因此在回家鄉陪伴父母的這十年,老天爺沒有讓他在國際影展的獎項缺席過,也獲得法國唱片公司的青睞,這是他力踐中國儒道經典,才有的好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我的角色,就是營養師

文字  陳宜庭 「Gap Year計畫」班長

今年啟動的「Gap Year兩廳院壯遊計畫」,讓場館多了五位九○後的年輕生力軍,我們內部都戲稱他們為「五小福」,是兩廳院的五福臨門。

他們在這一年裡,要闖蕩兩廳院不同部門、滲透各式活動計畫,藉著經歷場館中發生的大小事,完成自己的藝術壯遊!

親切一點的說法,好像我是Gap Year的班長,在過程中作為陪伴者(但絕對不是褓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自己覺得這個角色也很像營養師,但並非一味地餵給養分,而是觀察這群年輕創作者的需要,適時適度地補給,讓他們均衡地認識藝術工作、創作領域的各個面貌。

這個計畫從一開始就沒有預設一定要達到的成果,因為壯遊的目的就是以一顆開放的心出走,去遇見種種預期之外的人、事、物。也許現在的他們對未來還沒有十足的把握,但可以藉著這趟旅程,更確立自己的下一步要怎麼走,並且能走得更遠、更穩建,這就是Gap Year計畫最大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