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瑞揚舞團《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 用歌舞勇敢做自己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象徵著舞團的階段性成年里程碑,同時也鼓勵著觀眾在成長途中找到勇氣與力量。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原訂於2020年台灣國際藝術節的演出作品布拉瑞揚舞團《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受到疫情影響,延期一年,本年度將重返舞台,4月23日至25日於雲門劇場演出四場。

2021TIFA布拉瑞揚舞團《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

4/23-24  20:00  4/24-25  14:30

新北  雲門劇場

INFO  https://www.opentix.life/program/1310799016629071877

原訂於2020年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的演出作品布拉瑞揚舞團《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受到疫情影響,延期一年,本年度將重返舞台,4月23日至25日於雲門劇場演出四場。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旨在探討阿美族部落階級成年禮的精神,是編舞家布拉瑞揚自2014年回台東後第七個創作,經過多年的沉澱與累積,受疫情影響而多了一年的排練時光,讓作品醞釀得更完整也更為深入,勢必將帶給觀眾全新感受。

布拉瑞揚在2017年走進台東阿美族部落,看到一群「巴卡路耐」(Pakarongay)年齡階層,他們大約是12至19歲的未成年人,除了負責一年四季部落的公共事務,也跟著兄長上山下海,學習傳統技藝及不間斷的體力訓練。當體力不支,意志力動搖時,兄長們會牽起弟弟的手,唱出這首歌謠,「“aka katalaw ko cidal, aka katalaw ko’orad”(沒有害怕太陽,沒有害怕下雨)」。

透過五年來的鍛鍊,「巴卡路耐」年齡階層用體力、用歌曲度過重重考驗這個情景,讓布拉瑞揚想起五年前決定回到台東成立舞團,因為害怕它永遠只是夢,就算戶頭只剩下不到2,000元,還是租下台東糖廠,開門排練。舞團花時間在部落,跟著耆老學習傳統歌曲,牽手跳舞,每年交出作品,台灣巡演外,也受邀至美國、加拿大、新加坡、北京、香港等。回顧這五年來,舞團每一份子都像是「巴卡路耐」一樣,每天用歌舞勇敢的做自己。

因此,新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作品名稱正是取自於阿美族教給未成年少年的的這段歌謠,這是一段鼓勵青少年成長的道路不畏阻礙的信心喊話,成為這次作品最重要的核心內涵,也象徵著舞團的成長歷程。

今年初,布拉瑞揚受台東阿美族都蘭部落族人的邀請,讓他親眼見證,五年前仍是部落年齡最小的「巴卡路耐」,終於進階成為成人。布拉瑞揚有感而發的說:「作品演出延遲了一年,看來不是受疫情影響,似乎冥冥之中,是為了讓我能看到『巴卡路耐』長大成人。」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從這有了新的視角。布拉瑞揚希望有年輕人參與,由他們擔當「巴卡路耐」。經與國立臺東高級中學原住民藝能班聯繫,最後甄選學生一起參與演出。而作為回到台東五年,如同「巴卡路耐」的舞團,也在作品中不間斷的艱苦訓練,與土地連結,找到自己原有的樣貌,勇敢前行。

自從2018年作品《路吶Luna》開始,布拉舞團開始透過學習部落文化並轉化現代精神的田調經驗,而為了這次作品,舞者自2019年就開始深入阿美族部落參加祭儀,經過一連串的參與也理解傳統儀式的精神與內涵,轉化為身體語言展現在這次作品中,以長在身體內的勇氣作為核心貫穿作品,透過作品回望自身,讓舞者思考長大的時刻以及成年的意義。

舞者參與祭典的過程中,深入田調阿美族的部落祭儀的規範,認識阿美族特有的年齡階層制度,以其中的年齡階級「巴卡路耐」作為主要觀察對象,「巴卡路耐」意即「成為人之前」,即青少年預備組,為大約12至18歲的青少年,由於每年部落年祭皆含括各年齡階層的晉升儀式,「巴卡路耐」的晉升,正象徵著少年轉大人的成長認證,每年在此階層的青少年必須歷經一連串的訓練,如在早期年齡到達符合受訓的階段,就要強制參與並接受體能、精神與傳統技能的一連串訓練,含挑水、砍柴、山林與海洋採集、作戰訓練、祭典器物製作等包羅萬象。透過身體訓練,也讓青少年學習在困境中體認到需有堅忍不拔的意志力,而舞者透過部落田野的過程學習並理解部落文化,再透過編舞家布拉瑞揚對舞蹈身體的當代轉化,也讓舞者深刻的挖掘自身關於成長的意義。

五年前開始醞釀又歷經兩年作品發展,也讓舞者省思自己生命歷程的轉變,對自我害怕與成長的提問,將深化於作品之中,在作品發展的過程中,舞者也不斷向內心提問,「你認為長大是什麼?」「是在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長大了?」「回顧過去,目前為止,你的人生中作了什麼勇敢的事情呢?」沿著作品發展的軌跡,也讓每個舞者都從自身故事中體認自己的階段性成長意識。作品從成年禮精神,再到舞者們內心深處的反思,並轉換為舞蹈的表現,加上自身成長的自省,邀請觀眾一起探索出成長的勇氣,這次作品象徵著舞團的階段性成年里程碑,同時也鼓勵著觀眾在成長途中找到勇氣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