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國際

1.	「檳城表演藝術聯盟」正式註冊後的第一場執委會線上會議截圖。
檳城

「檳城表演藝術聯盟」正式誕生

為爭取在疫情之下更實際的援助,檳城一群表演藝術工作者組成了「檳城表演藝術聯盟」,並在2020年10月26日正式註冊成立。此聯盟作為演藝單位彼此聯繫與對外發言的管道,除協助會員申請州政府提供的各類援助配套,也將尋求州政府合作,拍攝疫情期間各表演團體面對困境的紀錄片,為時代留下印記。

文字|陳偉光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泰國舞蹈家皮歇.克朗淳於象劇場前談這場國際人權日演出的創作過程。
曼谷

學生運動變身為行為藝術嘉年華

泰國是全球少數仍持續開放藝文表演場所的國家之一,除去年11月如常舉辦曼谷表演藝術節,連方興未艾的學生運動,也以行為藝術的方式來表達。駐泰國歐盟代表處於12月推出國際人權日文化活動,首度聚焦表演藝術,呼應近期政治氛圍,由泰國舞蹈家皮歇.克朗淳「象劇場」擔綱,以身體舞蹈為七大主要弱勢族群發聲。

文字|林千琪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在疫情之下,新加坡藝術界透過線上聚會聆聽五位候選人對發展新加坡藝術生態的看法。
新加坡

藝界人士各自表態擁護「藝術」官委議員

新加坡藝術界自2009年起開始自行推介並選舉為藝術群體發聲的官委議員人選,2020年藝術界再次透過線上聚會聆聽5位候選人對發展新加坡藝術生態的看法,並各自投票支持他們青睞的候選人。這次沒有推舉合適人選,而是與會者各自表示支持對象,候選人則拿著藝術界人士的支持票,加持自己的議員申請。

文字|蔡兩俊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大都會歌劇院在九月底宣布取消整個二○二○╱二一季度的現場演出。
紐約

疫情再起難以復演 表演產業前景茫茫

新冠疫情入秋後再掀第二波流行,原本計畫重啟的大小劇院音樂廳也只得取消原本計畫,再度進入冰封寒冬;就算出現疫苗開發的好消息,也是緩不濟急,預計到明年中都不可能讓表演場所開門。這可能長達廿個月的表演空窗期,是沒有人經歷過的,而就算進入後疫情時代,場館或是團體是不是還能維持過去的運作模式,如果不能,新的模式又是什麼?

文字|謝朝宗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即將前往柏林就任德意志劇院史上第一位女總監的勞芬伯格。
柏林

柏林德意志劇院新人事 勞芬伯格成首位女性藝術總監

在新的限制令下,劇院再度關上大門,雖無觀眾,但劇院仍持續運作,最近柏林德意志劇院將迎來新任藝術總監伊麗絲.勞芬伯格及其團隊,這也是這個具象徵地位之德語傳統劇院的第一位女性藝術總監。她擁有豐富執掌劇院與藝術節策展的經歷,而對德意志劇院這座德語劇院的「大廟」,她表示:「變動是必然的,這樣我們才能是『當代的』,保持老樣子,我想是不太可能。」

文字|陳成婷、Lupi Spuma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跑步機末端還有鏡頭將演員的圖像投射到上舞台屏幕,累積的能量反映了角色的內在狀態。
奇切斯特

保持距離的《渴求》 再度封城下的哀傷共鳴

位於英國南邊的奇切斯特節慶劇院十月底推出新製作莎拉.肯恩的《渴求》,原本就計畫現場演出同步直播,在英國二度封城後就只留直播形式。整齣製作從排演到演出都按疫情下的社交距離準則完成,演員在台上不僅沒有肢體接觸,彼此也保持至少兩公尺距離。四個演員各自在跑步機上活動,暗示了各角色困在自己的內在裡,於虛無無目的的現實中持續呢喃。

文字|林大貂、Marc Brenner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國立珂嶺劇院總監穆阿瓦德推出「阿莉安之線」計畫,透過遊戲形式邀民眾與演員一起互動、共同創作。
巴黎

透過詩意的話語 劇場抵抗再封城的頹靡

入秋之際,新冠病毒開始迅速蔓延,讓法國再度陷入危機,並重創文化產業。十月開始,失控的疫情不但讓劇院面臨嚴峻的經營考驗,也帶走了許多優秀的藝術家。資深導演范桑(Jean-Pierre Vincent)(註1)不幸於十一月初離世,使戲劇圈喪失了一位致力培育新秀和挖掘經典文本精髓的創作者。第二波疫情讓法國表演藝術界壟罩在一蹶不振的低迷氛圍之中,喪失了越挫越勇的鬥志與毅力

文字|王世偉、Simon Gosselin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首爾市生活文化中心之西橋中心外觀。
首爾

公營展演空間又增新據點 對藝術生態發展是利是弊?

首爾市政府為提供市民更多近距離接觸藝文活動的機會,自二○一二年起,陸續設立包含藝廊、表演廳、練習室等設施的多功能「生活文化中心」。日前開幕的最新據點,結合當地原有的社區特色,預期可為年輕藝術工作者帶來更具親和力的資源,卻也引發民營場館業者疑慮,憂心租金競爭導致生存更加不易。

文字|許景涵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2020 線上演藝發展峰會現場。
上海

疫後演藝新發展 「戲」節藏在「虛空」中

十一月中由上海「演藝大世界」舉辦的「演藝大世界在線演藝發展峰會」,邀請廿多家演藝行業的領軍機構,透過內容創作、跨界合作、劇場革新、商業模式、平台融合、技術應用六大主題,討論在疫情之後演藝產業發展的新未來,活動全程採取現場+錄播+直播結合,而未來感、科幻感的峰會舞台,則勾勒出演藝直播的最新形態。但演藝內容從線下轉到線上,轉換的又豈止是場景?

文字|李翠芝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全球搶先看 World Stage

被科技養成的一代,如何不茫然?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桑吉加《茫然先生》

《茫然先生》二○一八年於香港首演時,在18乘13公尺的巨大舞台周遭布滿攝影機,觀眾可自由選擇觀看的角度,造成在同時間看了同一舞作、卻能看見全然不同的作品一般。在疫情肆虐的這一年,本作再次登台,改為鏡框式的舞台,同樣結合影像,討論人與社會、及其監控與被監控的心理狀態。特別是在疫情肆虐的這一年重演,讓原先受科技監控的抽象之感,進一步變得具體接受採訪時,桑吉加正待在香港酒店裡,進行為期十四天的防疫隔離(監控),透過線上會議排舞,他漸漸找到重演的另一種詮釋方式。

文字|郝妮爾、Mak Cheong Wai麥倡維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劉奕伶在大都會博物館表演《如實曲徑》。
紐約

大都會博物館展演《如實曲徑》 多元舞者參與演出

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重新開張,在九月時呈現了三場旅美台灣藝術家李明維的《如實曲徑》。為防疫情,大都會有許多管制,之前七天開放,現在每週休息一天來消毒,《如實曲徑》的演出,就是在休館的週三。這次展演並與美國著名編舞家比爾.提.瓊斯合作,對舞者的挑選也強調膚色、性別、性向上的多樣性。包括瓊斯舞團的台裔舞者劉奕伶也參加了演出。

文字|謝朝宗、Stephanie Berger
第335期 / 2020年11月號
厄斯娜.拉迪與投影螢幕中的赫爾嘉.貝道對戲。
柏林

雷寧廣場劇院新劇季《每個女人》 告別生命但不告別劇場

由導演米洛.勞與演員厄斯娜.拉迪合作的《每個女人》原是薩爾斯堡藝術節委託創作,但疫情打亂計畫,卻也因此給予《每個女人》和米洛.勞這次創作特別的轉機。在雷寧廣場劇院新劇季開幕演出的《每個女人》,透過劇中角色「想在離世前參與演出」的動機,揉合製作過程一度中斷、當前劇場演出時的時間、演員距離和觀眾數量等限制,使得「再參演一次戲」的請求,讓《每個女人》在各種限制下復生,成為一個「為劇場續命」的請求。

文字|鄭安齊、Armin Smailovic
第335期 / 2020年11月號
麥克米蘭的《菁英聯合體》只讓住在一起且做過病毒檢測的舞者們可以有肢體接觸地跳舞。
倫敦

封城到解封整整七個月 皇家芭蕾終能舞台獻演

睽違了七個月,英國皇家芭蕾舞團終於在十月初重返舞台,在嚴格的防疫規範下,四百位觀眾的面前,重新起舞。表演涵蓋多齣經典舞碼,且讓所有皇家芭蕾舞團的團員都得以上台演出。整場表演加起來超過三個小時,而且只有一場,但全程錄影。目前在皇家歌劇院網站上可以線上付費觀賞至十一月八日為止。

文字|林大貂、ROH/Tristram Kenton
第335期 / 2020年11月號
法國作家路易親身上台演出其自傳體小說改編劇作《誰殺了我父親》。
巴黎

作家親自登台微觀自我 歐斯特麥耶新作逼視社會矛盾

法國全新表演季在疫情肆虐下展開,每個劇院都戰戰競競。許多劇組只要有一人疑似感染,就馬上中止演出(註1)。觀眾看戲也全程戴口罩,避免咳嗽,以免成為眾矢之的。儘管諸多限制,但觀眾依舊熱情不減,讓多部製作一票難求。德國導演歐斯特麥耶(Thomas Ostermeier)與法國作家路易(douard Louis)合作的《誰殺了我父親》Qui a tu mon pre便是本季開幕叫好叫座的演出之一。

文字|王世偉、Jean-Louis Fernandez
第335期 / 2020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