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希望,与慈善》 低调描绘社会底层的温柔一隅 |
《信仰,希望,与慈善》中,塞西莉雅.诺布尔饰演为大家提供热食的社工海泽娥。
《信仰,希望,与慈善》中,塞西莉雅.诺布尔饰演为大家提供热食的社工海泽娥。(Sarah Lee 摄 National Theatre 提供)
伦敦

《信仰,希望,与慈善》 低调描绘社会底层的温柔一隅

继二○一四年《关怀之外》与一六年的《爱》之后,剧作家兼导演亚历山大.札尔丁于九月份在英国国家剧院推出新作《信仰,希望,与慈善》,透过在老旧社区大厅中,一群志工与来此享用热食的贫穷人们,让观众看到现实生活的片段与人性温暖。这出戏踏实地透露生命的某种样貌,而即便生命苍凉,人类的意志、韧性与幽默感还是透过一锅锅义大利面和参差不齐的合唱声,微弱而坚定地站立著。

文字|林大貂
摄影|Sarah Lee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继二○一四年《关怀之外》与一六年的《爱》之后,剧作家兼导演亚历山大.札尔丁于九月份在英国国家剧院推出新作《信仰,希望,与慈善》,透过在老旧社区大厅中,一群志工与来此享用热食的贫穷人们,让观众看到现实生活的片段与人性温暖。这出戏踏实地透露生命的某种样貌,而即便生命苍凉,人类的意志、韧性与幽默感还是透过一锅锅义大利面和参差不齐的合唱声,微弱而坚定地站立著。

一群志工、急需帮助的人们及脆弱又绝望的家庭,靠著仅存的信仰、希望和慈善施舍游走生存边缘;他们聚集在一个破旧的社区中心里,享用一顿热饭,在即将吞噬他们的生命困境里偷一点点短暂喘息的空间。

剧作家兼导演亚历山大.札尔丁(Alexander Zeldin)以非常低调与沉静的手法刻画英格兰当代社会重要却总是被遗忘的一面,这是一幅以愤怒为底蕴但调性苍凉的作品,也是他继二○一四年《关怀之外》Beyoung Caring与一六年的《爱》Love后,总结这系列创作的第三部曲。这是九月在英国国家剧院(National Theatre)演出的《信仰,希望,与慈善》Faith, Hope and Charity

社区大厅中  因热食而相聚的人们

舞台就在一个屋顶漏水的老旧社区大厅中,这里也是海泽娥(Hazel)主持提供「慈善」之举的聚集地,虽然她本人永远不会使用「慈善」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工作。海泽娥自愿到各超市搜集将到期的捐赠食品,在这个大厅为饥饿人们张罗热食,而「希望」则主要来自梅森(Mason),一个充满热情与活力的更生人,在这个大厅中,他将来此地食用海泽娥烹饪热食、孤独且贫穷的人们组成合唱团,引导这些将失去希望的灵魂与他一起唱出生命中微薄但仍存在的希望。菲丝(Faith)是此地一位常客贝丝(Beth)的女儿,贝丝正在与法庭搏斗,期望争取监护权以免孩子被送进儿少收养中心。这个过程非常艰辛,但也让人看见贝丝如何紧抓著那一丝「信仰」在自己混乱的生活中努力找寻安定。

《信仰,希望,与慈善》既不鼓吹也不说教,它仅仅展现了在政府财政大刀阔斧缩编的时期,许多人的生活就像这些角色一样飘摇伶仃—— 节目单里直接提醒观众,过去四年来地方议会的政府拨款被削减了77%。这个世界里,在社会角落里的人们必须穿梭于食物银行(food bank),社工服务枯竭,公共设施接连关闭。但这出戏并非旨在将人生悲苦戏剧化,只是平淡却又极其踏实地透露生命的某种样貌,令人感到些许振奋的是,即便生命苍凉,人类的意志、韧性与幽默感还是透过一锅锅义大利面和参差不齐的合唱声,微弱而坚定地站立著。

如同这出戏的写成一般,剧中演员的表演是具观察性(observant)而非展示性(demonstrative)的。塞西莉雅.诺布尔(Cecilia Noble)饰演海泽娥,她对社区大厅与这群人未来的关切,在她烹煮一顿顿的热食中流泻而出。饰演合唱团团长梅森的尼克.霍尔德(Nick Holder)则散发出某种镇定人心的力量,那是一种因经历一段段困境而逐渐转化而成的涓涓细语,不具强迫性而稳定地支撑著每个来到社区大厅的人。同时,艾伦.威廉斯(Alan Williams)饰演无家可归阿伯的柏纳德(Bernard),则透过其漫无目标几近废柴的形象,展现其这个角色身为年迈长者的智慧与幽默,为这个作品点缀许多笑声。

观众与角色  一同在绝望与希望间徘徊 

娜塔莎.詹金斯(Natasha Jenkins)的设计恰到好处地切合这出戏自然主义(naturalism)的本质,她将人们童年里生日聚会和课后俱乐部所认识的社区中心搬到国家剧院多夫曼剧场(Dorfman Theatre),观众走进这个空间即见那些歪斜堆叠的椅子、永远对不齐的桌子、被涂鸦的墙壁与防火门、还有抹不掉脏污的儿童拼图地垫。随著每一场情节结束,角色在乐观与挫折、希望与愤怒之间摇摆。

与札尔丁的前两个作品相比,或许我们可在《信仰,希望,与慈善》窥见其遵循某种脉络与公式的手法,但作为一个三部曲系列的尾声,那些生活日常里无奈的呢喃与每日重复例行公事里极其细微的改变,使札尔丁的创作与导演依旧无与伦比。如同剧中角色马克(Marc)在对抗贫穷时说的:「当我们觉得很饿时,我们就去睡觉。」观众也跟著这些人一同在绝望与希望间徘徊。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