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她妈的!》探讨性别暴力 剧场里、剧场外 等待业力引爆的那一天 |
演员雅妮丝.马特斯(右)与跨域艺术家奎姆.塔利达(右)。
演员雅妮丝.马特斯(右)与跨域艺术家奎姆.塔利达(右)。(Pep Espelt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戏剧

《真,她妈的!》探讨性别暴力 剧场里、剧场外 等待业力引爆的那一天

每次的女性受暴事件都不会随著破案或判决而完结,只是再次牵动盘根错节的社会体制;其中的权力关系,有意无意地揭露,却始终无法根绝。这也促使了西班牙演员雅妮丝.马特斯与跨域艺术家奎姆.塔利达投入议题研究,这次他们亲身经历十四天隔离与十多小时飞行航程来台,带来针对此议题的独角戏《真,她妈的!》,传递讯息给台北观众,盼望能将议题讨论延伸至剧场之外。

文字|白斐岚、Pep Espelt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每次的女性受暴事件都不会随著破案或判决而完结,只是再次牵动盘根错节的社会体制;其中的权力关系,有意无意地揭露,却始终无法根绝。这也促使了西班牙演员雅妮丝.马特斯与跨域艺术家奎姆.塔利达投入议题研究,这次他们亲身经历十四天隔离与十多小时飞行航程来台,带来针对此议题的独角戏《真,她妈的!》,传递讯息给台北观众,盼望能将议题讨论延伸至剧场之外。

马特斯X塔利达《真,她妈的!》

11/57  1930

11/8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你还记得延烧整个二○一九年的香港反送中事件,最初是怎么开始的吗?你知道为二○二○年迎接春天的超现实全球封城,在理应安全的家中躲避瘟疫之际,谁又是最大的受害者吗?在新闻头条背后,我们看不见的,是那些被杀死的女人。她们或许是重大新闻的导火线或副作用,却永远不会是重大事件。

「自二○○○年以来,共有超过一千六百名女性被谋杀,等于过去十六年来每周就有两例案件发生。」简单的统计数字,不断在雅妮丝.马特斯( Agnès Mateus)与奎姆.塔利达(Quim Tarrida)访谈记录与相关文宣中出现。他们说的,既是自己身处的西班牙,也是全世界。于是,在铿锵有力的宣言「我们女人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被谋杀」(we women don’t “lose” our lives, we are murdered)下,统计数字化为沸腾的舞台演出,探讨那些对女性(个体亦集体)幽微却无所不在的暴力。

对抗权力的变形 聚焦暴力的性别对象

无论是西班牙、台湾或是世界各地,每一次的女性受暴事件,都不会随著破案或判决而完结,只是再次牵动盘根错节的社会体制。其中的权力关系,有意无意地揭露,却始终无法根绝。这也促使了演员雅妮丝.马特斯与跨域艺术家奎姆.塔利达投入议题研究,在二○一四年与安第剧场(Antic Teatre)共同制作Hostiando a M(把M捣碎搅烂),试图运用剧场直面观众的现场能量,来对抗国家暴力、政治暴力与体制暴力在日常生活的种种变形。

此次来台演出的《真,她妈的!》再一次碰触议题,却更深入地聚焦暴力的「性别」对象:「杀女案(femicide)就是国家暴力,存在于世界各国,存在于体制中的暴力,我们想研究的是国家如何放弃自己人民,不顾她们死活,即便拟定上千种限制措施,却少有措施能真正改变问题核心……要是受害者是足球员、政治人物而不是女人,社会体制的反应会全然不同——显然我们一点也不重要。」两位创作者表示。(注)

愤怒与无能为力的复杂心境,借由作品标题显露无遗。“Rebota rebota y en tu cara explota”出自一句西班牙孩童间常见的游戏语,意味著当被欺负时,要对方小心「球弹著弹著,最后砸在你脸上爆炸。」对他们而言,暴力就该有这样的反作用力,一切所作所为终将业力引爆。当然,这或许也只是一厢情愿:「至少我们是这样希望的,因为事情往往并非如此,对女性暴力以对的男人们,通常受到体制保护,从来就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