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漫步地方,作为行动代号/创作的行动/漫步与瞬间

一夜的闪电迸发 打开城市想像 「白昼之夜」在南港

今年「白昼之夜」的主要场地:台北流行音乐中心。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来到第五届的台北「白昼之夜」,今年发生的地点选在南港,以「南港通电」为主基调,艺术总监林昆颖提炼出南港这个区域的「汇聚」特性,并针对南港站至昆阳站之间廊道的六个选址,分别规划与各场域原有氛围相呼应的表演,此外也邀请团队呈现「游击式表演」,艺术家会将当晚所见的风景、人群,转化成即时创作的表演。这样的形式刚好与今年的主题不谋而合,观众唯有来到现场,才能亲炙艺术家与南港此地在一夜甚至是数年酝酿的能量与绽放。

2020台北「白昼之夜」

10/3  180010/4  600

南港 台北流行音乐中心等地点

INFO  www.nuitblanchetaipei.info/

用一夜的当代艺术带领观众踏查城市的「白昼之夜」,在台湾已经来到了第五届;今年选址在南港站至昆阳站之间的廊道,以「南港通电」为主基调串起了六大区域,也邀请国内外的艺术家,在当夜透过他们擅长的艺术形式与民众对话,从黄昏到白昼,看见时间的流转、看见当代艺术的迸发,也看见南港这个区域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提炼南港的「汇聚」特性

有别於透过布景、道具塑造出表演空间的室内剧场,把表演艺术挪到户外,是完全不同的思维逻辑。「我会先去界定这个场域的历史意义,不然所有艺术都只是被移植过来而已,再来观察这个空间哪些块面有stage的概念,然后划出舞台位置后,把表演动线与观众动线给创造出来。」接下今年白昼之夜艺术总监的林昆颖兴奋地说道。在非制式化的场域里,看待观众新的体验视野与表演者之间的对应关系,是让他感到最好玩的地方。

那今年白昼之夜落脚的南港,又有著什么样的历史氛围呢?略作思索后,林昆颖细细梳理起他眼中的南港。早在一九四、五○年代,南港就是运送煤炭的集散地,六○年代因工厂进驻,而有了「黑乡」之称,随著时代演进,研究院所、三铁共构、金融重镇进驻,形成如今你我熟识的南港,「我觉得很难用一个历史古迹来辨识南港,因为它的地形、地貌、建筑棱线的变化是非常快的,但也因此造就这个地区的『共构』、『汇聚』特性。」

接续林昆颖的分析,担任白昼之夜表演统筹的Fangas Nayaw(陈彦斌)说道:「我们所划出的南港,是一个功能性大於居住性的区域,它的功能在於交接与汇集,人从别的地方进来,但同时也从这个地方离开,前往下个地点,南港是个集合与布散的空间。」

乘载著过去数十年来人来人往的移动轨迹,南港在林昆颖与Fangas Nayaw等人的规划下,透过当代艺术将原有的风景给扩增、扩大,利用表演诠释出场域的脉动、地物的象徵意义,「我们只是打开了这个空间,打开人群对於这个城市的想像。」Fangas Nayaw如此说明。

今年白昼之夜表演团队之一的Betty Apple。 (2020台北白昼之夜 提供)

看见既刚又柔的身体极限

这次被选入廊道中的「极限运动公园」,自然也有著汇聚的概念。忆起初次场勘至此地,林昆颖与Fangas Nayaw异口同声说:「就是看到一群人在这里高来高去、飞来飞去!」设备齐全的公园,聚集了对极限运动有热血、想尝试的朋友们,从表演艺术的角度来看,Fangas Nayaw联想到的是当代的特技马戏,运用身体、挑战极限、可被观看的猎奇感,这些词汇同时在极限运动与特技马戏上成立,代表的都是那些「没有看过的身体」。

「我们不是把表演套到场域,而是尊重场域的伦理,以现地创作为出发。」这是Fangas Nayaw邀请表演团队最重要的核心考量;於是,顺著极限运动公园所发想出的,是要让观者感到违和的身体冲撞,却又同时能在这个场域成立的表演。

曾打过日本职业摔角的「Kazuya恶王」,即是受邀在极限运动公园表演的艺术家之一,有别於炫技、暴力、血腥等常被贴在摔角此项运动的标签,在此次的白昼之夜中,恶王不仅分享摔角历史,也搭建擂台邀请民众体验摔角。「你可以在两公尺近的距离看选手做十字固定、跳压等,你会知道原来有这样组织身体的技巧,对其他表演艺术者来说,这次的风景有可能就是未来创作的动力,是他突破框架的那道灵感来源。」Fangas Nayaw说,这就是当初邀请恶王参与的意义。

透过不同的身体表现来撑出想像空间,不是只有刚性的方式,柔软却能触发社会议题的力量,也是另一种身体极致的表现。所以有了舞蹈家苏品文的《少女须知》演出,在极限运动公园如此带有力量的场域,苏品文直接用身体与之对话,也邀请观众藉由注视女体的主体性,翻转身体与规范间的权力关系。

今年白昼之夜表演团队之一的舞蹈生态系创意团队。 (陈九旭 摄 2020台北白昼之夜 提供)

汇聚过往让你想像未来

「极限运动公园只是其中一个例子,我们在每个场域的布点都会这么凶、这么猛喔!」林昆颖自信满满地说。而此次除了与各场域原有氛围相呼应的表演外,「游击式表演」也是今年白昼之夜的另一个亮点。

只存在一晚的白昼之夜,Fangas Nayaw用「烟火」来形容,「它在这一夜就炸完了,所以无可取代、无法复制。」林昆颖也不断跟表演团队沟通:「不要想太多,就只有这一次,你就是into在里面,然后让民众来参与。」正因有这样的特性,这次参演的艺术家更愿意选择过去未曾有过的尝试,游击式的表演自然顺势而生。

你会看见张汶皓的《台北室外网球公开赛》,随机报名与选手PK,或是彼此PK;也会看见李明洁的《灵感探险队》,艺术家会将当晚所见的风景、人群,转化成即时创作的表演。这类的表演在这条廊道四处散打,一路到白昼来临的隔天上午六点,都随处可见。

「你一定要亲临现场,才会看到这样的表演在你身边出现,不论有没有办法界定艺术家在干嘛,你都已经成为当晚表演的一分子。」Fangas Nayaw说,当代艺术从来就不高冷,而是深入人群,与民众互动,进而创造出一种共感,「因为讨论没有共感的东西只是在灌输别人概念,但是讨论一个有共感的东西,是在叠加经验,然后创造未来。」言谈至此,Fangas Nayaw的语调都不自觉地高昂了起来。

这样的表演形式正与今年的主题不谋而合,林昆颖是这么说明的:「『通电亮灯』的瞬间其实超迷人的,是集聚了过去无数人的智慧,才让我们可以插上插头就有电,同时在这瞬间,你也可以预想得到灯即将亮起。」唯有来到现场,才能亲炙艺术家与南港此地在一夜甚至是数年酝酿,唯有站在这里,才会看见这些能量与这块场域下一秒的绽放。

一如通电的瞬间,看见黑暗与光明的交界,白昼之夜亦是跨在昨日与明日的交界,在这一夜所经历的每刻,是眼前将到的未来,却也转瞬而逝成为过去。

今年白昼之夜表演作品《LIKE A PRO》。 (2020台北白昼之夜 提供)
今年也将在白昼之夜表演的舞蹈家苏品文。 (2020台北白昼之夜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4期 / 2020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