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台湾X妖怪X艺术―冒险搜查线/想像转生

创作者的妖怪想像 硫磺烟雾,幻想成物

(徐堰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雾散了,有只猴子在路中央,它转头,一脸惊恐。

「是我被吓到才对吧!」

在去山上教书的蜿蜒路上,想像的形状,是叶丛间烟雾缭绕的阳光。重复的,安全的,如巫术的。阳明山雾气大,在学校实验剧场演出时,也会喷一点烟机来的烟,在戏剧转场,制造记忆,无时空的象徵。每次去国家公园里的文大戏剧系上课前,我在经过硫磺谷时都会忍不住摇下车窗,看一次喷高的硫磺烟雾,闻一闻,然后想像一次敦叙高工的学生,接下来每分钟衣物和鼻腔内,都是这个带点铁的屁味上课,数年。自从我听说有大地震前,硫磺谷的烟,好像会喷得特别高,我就一定要以目测去准确地判断明天是否会有地震。上山看一次,下山看一次。有时候它喷发的气势和速度,让我不得不觉得那里就是带情绪的地狱无误,但我不知是山路太弯,还是猴子躲太快,经常我一溜烟下个转角就离开了数百年的历史。对,不要想,不要指,不要说,有的,那位老先生还坐在石板上看报纸,另一路口佝偻身躯卖水果的老妇们,也已经走出热腾腾的公共澡堂,下个转弯他们微笑的嘴里哈著气,胸口、头顶白烟袅袅,手里把玩著山蔬要卖不卖的。

阳明山上的湿气逼出了什么?硫磺谷的硫磺味超浓的烟,山中教室走廊飘浓雾的奇怪感觉,剧场烟机的雾,以及早起老人们在冬日泡完温泉后,整个身上都在冒烟的皮肤。故事若每日以烟的时间舞化成思想,会不会?幻觉实习生就慢慢适应了把灵感当成可见之物了。

(陈安珊 绘)

徐堰铃

现任中国文化大学戏剧学系专任副教授。1997至今与表演工作坊、创作社、莎妹剧团、人力飞行等剧团多有合作,演出作品多为舞台剧编/导/演,个人创作兴趣致力於诗意空间、女性议题、音乐性、社会关照、身体表达与新文本、跨界尝试有关。曾为「亚洲文化协会」受奖人、第二届「台新艺术奖」表演艺术类年度观察特别表现个人奖、入围金钟奖最佳女配角。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5期 / 2020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