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凌蕙 泰国人对其音乐极为虔敬且自豪 |
 蔡凌蕙
蔡凌蕙 ( 蔡凌蕙 提供)
特别企画(二) Feature 表里泰国(上) 表.外国人眼中的微笑之国╱台湾观点 台湾创作者眼中的泰国

蔡凌蕙 泰国人对其音乐极为虔敬且自豪

作曲家,耶鲁大学音乐硕士及宾州大学博士。作品曾于台湾、奥地利、法国、美国、香港、韩国、南非、日本、新加坡演出,也曾为比赛指定曲。除乐团外,多次与剧团合作。近年主要指导学生进行台湾开口狮之音乐探索与创新,于教学外并涉猎台湾传统音乐研究及创作融合传统元素之乐曲。目前为台湾作曲家协会秘书长及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传统音乐系主任。带领学生积极与亚洲其他国家传统音乐交流,并投身跨国创作。

作曲家,耶鲁大学音乐硕士及宾州大学博士。作品曾于台湾、奥地利、法国、美国、香港、韩国、南非、日本、新加坡演出,也曾为比赛指定曲。除乐团外,多次与剧团合作。近年主要指导学生进行台湾开口狮之音乐探索与创新,于教学外并涉猎台湾传统音乐研究及创作融合传统元素之乐曲。目前为台湾作曲家协会秘书长及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传统音乐系主任。带领学生积极与亚洲其他国家传统音乐交流,并投身跨国创作。

Q:请谈谈与泰国艺术家合作或以泰国为主题的创作经验。

A分享三个经验,分别是我自己的创作作为现场舞蹈音乐、我跟泰国音乐家的合作、以及我担任指导者的角色。

一是乐曲做为现场舞蹈音乐:二○一一、二○一六年我的琵琶独奏曲《佛跳墙》与泰国舞者合作两次,编舞家将音乐中的动态,以泰国古典舞动作呈现,例如将「琵琶轮指」转化为类似京剧身段「圆场」的舞蹈动作,并与现场琵琶演奏家互动。

二是与泰国音乐家的合作:二○一一年与泰国传统歌者、Jackae(介于筝和吉他之间的乐器)、Sor-U(二弦类乐器)演奏者,在只能通一点英语的状态下,我们以一幅高其佩的指擦画作为媒介,彼此协议好例如:「这里唱长音……这里齐奏……这里大声轮奏……」,用这种比手画脚的方式,四人共同完成一首乐曲的创作与录音。

三是指导:二○一六年台湾和泰国的传统音乐家共同为舞狮创作配乐。泰国北方民族有类似舞狮的Toa,传统以鼓Klong Yao与锣群伴奏,我们则将台湾北部「开口狮」和南管、北管乐器带去泰国。两种「舞狮」都有固定音乐,因此双方不论舞者或乐手,从互相学习动作、礼仪或禁忌、节奏与旋律开始认识彼此。泰国人派出古典舞者和古典音乐家,台湾则是由北艺大传统音乐学生兼顾舞狮和演奏。双方的音乐家都很容易落入习惯的语汇,因此我的角色就是引导他们用自己的传统乐器,建构出更有想像力的音乐。最后将「两狮相遇」作成一个约十分钟的故事,在东部海边的皇室度假宫殿前演出。

Q:对泰国文化、艺术印象最深刻的事,或文化冲击经验。

A泰国人对其音乐极为虔敬且自豪,对于哪些音乐用在节庆或丧礼场合、代表之情绪,有严格规矩,尤其讲究不同种族乐器不混用。但在国际交流时,免不了为了教学或创意而打破规矩的情况,泰国艺术家也都能安然看待。

泰国音乐家很习惯为舞蹈与剧场伴奏,对于服装的要求高,在二○一一年与舞者的合作,对方为了琵琶演奏者赶制「戏服」,在二○一七年也为北艺大传音系的纯泰国音乐演出订制廿多套传统服装。

Q:推荐一件你印象最深刻的泰国艺术家作品。

ASineenadh Keitprapai导演的剧场作品Shade-Borders,讲述女性的身体自主、界线,正视身体的痛楚与接受没有乳房的自己。另外还有Nikorn Kacharoen导演的剧场作品在黑盒子剧场以英语演出,以台湾南管音乐伴奏,讲述人的生死与轮回。

Q:如果用一个关键字来描述你所知的泰国当代艺术现况,你会如何形容?

A「萌」。选这个字,可能因为我对于当代艺术使用到传统元素的部分特别感兴趣,这方面我认为泰国还在萌芽当中。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