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告别扮黄脸XX反思芭蕾中的刻板印象(上) 专访陈肇中(Phil Chan)谈亚洲人在芭蕾世界的角色

陈肇中 (Eli Schmidt 摄 陈肇中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时代变迁与人权正义的发展,浮现出许多艺术经典的内容中,过时的种族偏见、性别歧视、殖民主义、奴隶制度等问题。继歌剧《奥赛罗》、《阿依达》扮黑脸,喜歌剧《日本天皇》(The Mikado)扮黄脸等相继成为争议的话题后,这股思潮也在芭蕾舞界涌现。传统每逢耶诞节上演的芭蕾舞剧《胡桃钳》,第二幕甜点王国中登场的象徵「茶」的「中国之舞」,暴露出芭蕾中的亚洲人刻板印象。

近年来美国的「告别扮黄脸」(Final Bow for Yellowface)计画,积极推广消弭芭蕾中的种族偏见。发起人陈肇中(Phil Chan)接受笔者视讯专访,谈论如何将古典芭蕾中不当的文化挪用,转化为多元包容的变革契机,并期待为亚洲舞者争取表现空间,丰富当代芭蕾的创新能量。

访谈这天正好是5月29日,一百多年前的这一天,尼金斯基颠覆古典的《春之祭》首演引发观众暴动,芭蕾舞从此进入新时代。这个意义重大的日子,似乎让这次谈论21世纪芭蕾所面临的难题和突破,显得别具?发性。

保存艺术遗产vs.顺应时代观念

陈肇中谈起一切始於5年前,纽约城市芭蕾舞团(New York City Ballet)当时的艺术总监彼得.马汀斯(Peter Martins)的一通电话。马汀斯告诉他,多年来舞团收到观众来信,表达对《胡桃钳》「中国之舞」的表现方式感到不适。

传统《胡桃钳》中的「中国之舞」大多由白人舞者演绎。在巴兰钦编创的经典版本中,扮演中国人的男舞者从小柜子跳出,他的脸上贴了和大反派「傅满州」同款的八字胡,戴斗笠留著清朝发辫,让人想起美国排华法案的时代,丑化中国人的歧视漫画,一种美国历史上政治压迫的象徵。

马汀斯有责任保存巴兰钦的艺术遗产,却不愿忽视舞蹈对观众的冒犯。透过舞团多元化委员会成员,同时也是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第一位晋升为独舞者的亚裔女舞者乔其娜.帕兹柯根(Georgina Pazcoguin)的介绍向陈肇中谘询。

陈肇中的父亲来自香港,母亲是美国白人,继母来自台湾,有著卡尔顿学院主修舞蹈、曾入艾文.艾利学校的舞蹈背景,也以制作人、作家、编辑等身分活跃於美国各大舞蹈节及媒体,同时还是编舞家。在他与马汀斯协商之后,纽约城市芭蕾舞团得以在不更动巴兰钦编舞的前提下,解决《胡桃钳》中国人形象的塑造问题。

早年芭蕾舞剧《胡桃钳》中的「中国之舞」多由白人舞者演绎。图为西部芭蕾舞团1950年代该段落的演出剧照。 (西部芭蕾舞团 提供)

从美国到世界,各大芭蕾舞团签订誓约

陈肇中和乔其娜并未止步於此,他们发现美国的芭蕾舞团普遍存在同样的问题。於是两人就在2017这一年成立Yellowface.org网站,开始「告别扮黄脸」计画。他们打电话给有私交的一些舞团总监进行沟通,发现芭蕾舞团大多已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尚未做出对应。但也有西部芭蕾舞团(Ballet West)和太平洋西北芭蕾舞团(Pacific Northwest Ballet)等早已率先做出改变。西部芭蕾舞团的亚当.史克鲁特(Adam Sklute)运用中国京剧、舞龙等元素。太平洋西北芭蕾舞团的彼得.波尔(Peter Boal)则将巴兰钦版箱中跳出的中国人,巧妙改为在中国有吉祥意涵的蟋蟀。

消除传统和现代的思想鸿沟,可以拉近芭蕾与观众的距离,陈肇中表示「策略很重要,不能光指责对方是种族主义,而是通过进行正向对话,得出赞同的结果。」他们持续和各个芭蕾舞团进行对话,2018年《纽约时报》的报导,将这个芭蕾「扮黄脸」的议题搬上台面,引发滚雪球般的效应,来自各界的采访、谘商蜂拥而来。

「几乎所有的美国主要舞团都签署了我们的誓约,停止传播种族偏见,包括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许多欧洲大舞团也签署了。最近巴黎歌剧院发布了一份长达66页的多元化报告,其中提到我们的名字,指出这是促使他们不再在舞台上扮黑脸、棕脸或黄脸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现阶段,我们已经让整个芭蕾舞界开始理解我们所做的事。」

欧洲中心vs.多元种族

然而在亚洲,似乎仍有许多芭蕾舞团尚未意识到古典芭蕾舞码中存在的种族偏见。对此,陈肇中有什么观察?

「我经常谈论欧洲中心主义和多元种族之间的区别。欧洲中心主义透过欧洲的眼睛看世界。多元种族意味著可以透过每个人的镜头来观看。芭蕾史上的这些舞团全是欧洲白人,所以当我们看舞剧《舞姬》(La Bayadere,又译为《印度寺庙舞者》),它所呈现的是一个幻想出来的印度,因为整个制作到鉴赏的过程没有印度人,可以不那么精确。但今天美国的舞团是多元种族构成的,观众也不只有白人,《舞姬》却仍然保持欧洲中心,我们思考如何做出改变。」

「亚洲的状况不同,因为所有人都是亚洲人,不是欧洲中心。观众是亚洲人,舞者是亚洲人,世界观是亚洲的。中国的中央芭蕾舞团的《胡桃钳》不是发生在圣诞节的芭蕾,而是在中国新年。第二幕表现的不是世界各国舞蹈,而是过年用的糖果。他们用中国中心取代欧洲中心。」

「亚洲芭蕾舞团若照著俄罗斯的做法搬演中国之舞,观众可能觉得就像一个有趣的丑角,没有不妥之处。而在美国则是截然不同的体验,所以本质上我认为亚洲人在亚洲做芭蕾的方式,与我们在美国做的方式之间存在分歧。在美国,我们必须使它成为多种族中心,其中包括中国人和欧洲人。许多人担心会因此失去欧洲传统,但多元种族包含了欧洲,包含了佩季帕和巴兰钦,并且变得更广更大。」

《胡桃钳》中,扮演中国人的男舞者脸上贴了八字胡,戴斗笠留著清朝发辫。图为舞者Wayne Brennan在西部芭蕾舞团1955年《胡桃钳》中剧照。 (西部芭蕾舞团 提供)

转型正义伴随的内容检阅与取消文化

全球疫情笼罩下,乔治.佛洛依德之死引爆「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加上随后针对亚洲人的仇恨犯罪,掀起完美风暴,各个文化领域都对种族歧视进行广泛省思。诸如出版商出於道德选择,大动作下架苏斯博士(Dr. Seuss)涉及种族歧视的绘本等,就在这个氛围中,北卡罗来纳艺术大学宣布弃演芭蕾舞剧《舞姬》。

曾经成功促使数款动漫游戏,以及路易.威登瑜珈垫等商品下架的印度教传教士Rajan Zed,近来宣称舞剧《舞姬》「公然贬低丰富的文明」,指名要求英国皇家芭蕾道歉。北卡艺大响应此一主张,表示「传统诠释的全幕古典舞剧《舞姬》,是对异文化的钝感。而演出这出舞剧的任何部分,都是对种族议题的漠视。」

这个学术机构的表态,会引发什么效应还有待观察,但有人开始担忧站在当代的道德制高点进行严格检阅,是否会招致「取消文化」对传统经典的抵制。

对此陈肇中表示,不一定同意北卡艺大的作法,但同意并理解他们的想法:「我认为不能再那样做《舞姬》,但告诉人们取消它也不是解决方法,我们需要再做一个解决方案。」他指出北卡艺大原先预定跳的只是〈阴影王国〉部分,应可做成与印度无关,让〈阴影王国〉看起来像没有情节的芭蕾舞,只穿简单的白色紧身衣和练习芭蕾舞短裙就很完美,因为编舞够好。

「这也表示进行这种细致的对话真的很难,有时感觉是黑白分明的,但并不是那么简单。所以我们需要更细腻的讨论,不幸的是,有时媒体很难呈现这一面。」

告别扮黄脸——反思芭蕾中的刻板印象(下)专访陈肇中(Phil Chan)谈亚洲人在芭蕾世界的角色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2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