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 巴黎

在疫情中被「遗忘」? 法国艺文界抗议发声

法国施行「禁足令」以来,许多剧院都关门了。图为巴黎圣马丁门剧院前的戴口罩民众。 (王世伟 摄 )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政府下达禁足令后,解封遥遥无期让文化机构承受重大经营压力,被迫失业的艺文工作者也陷入生活困境。四月起艺文界人士纷纷公开陈情,批评政府文化纾困方案过於空泛笼统,不满法国总理四月中针对各行业的解封措施说明中独漏文化产业,忽略了被迫失业艺文工作者的生存权益。他们并在四月底连署一封公开信刊登於《世界报》,向马克宏总统提出抗议与呼吁。

自三月中施行「禁足令」以来,遥遥无期的解禁令让文化机构承受空前的经营压力,某些地方上的小型剧院甚至决定歇业至年底,因为担心重新开幕后,心有余悸的观众不会立即踏入集会场所。

四月起艺文界人士纷纷公开陈情,批评政府文化纾困方案过於空泛笼统,只优惠特定产业结构却没有细目配套。他们不满法国总理四月中针对各行业的解封措施说明中独漏文化产业,忽略了被迫失业艺文工作者的生存权益。无论是防疫对策或振兴产业,法国政府彷佛一筹莫展,只会空喊口号却无法提出实际对策。

被遗忘的怒吼

四月卅日,《世界报》Le Monde刊载一封呈递马克宏总统的公开信〈请您弥补对艺术与文化界的漠视!Monsieur le Président, cet oubli de l’art et de la culture, réparez-le !〉,共有七百多名演艺人员连署,横跨电影圈、音乐界、文学界和表演艺术界。他们强调高达一百卅万名的艺文工作者在禁闭期间,透过网路与媒体免费提供民众各种艺文和娱乐节目,可说是位於「第三线」的防疫人员。然政府纾困政策不但未考量到他们的生存权益,文化部长更神隐多时,面对质询也支吾其词,提不出任何具建设性的方案。他们要求总统确定解封日期,并提出相关配套,让剧组人员能重启排练和拍摄、使表演场所可以放心迎接观众。此外他们也希望政府部门重新商议演艺人员享有的「非定时劳工制度」(Intermittent du spectacle),将他们申报工时的期限延长一年,以缓冲疫情造成艺文工作者长期停工的困境。

一九六九年起法国剧场工作者开始享有「演艺人员非定时劳工制度」(注1),让他们可在工作的空窗期申请失业救济、免费参加专业工作坊,也能在年老时领取退休金。四月廿五日法国政府与防疫委员会决议,严禁在户外和室内举办大型集会活动,直到疫情平缓为止;亦即所有九月前的表演节目全被迫取消,艺文工作者也陷入长达近半年的失业窘境。他们担心无法提供五百零七小时的工作合约,进而失去演艺人员非定时劳工补助。尽管文化部长表示,所有约定的艺文工作者在停演期都可以申请暂时的失业补助,也延长他们的申报期限。然而,大部分艺术家认为这只是缓冲之计,无法长期援助工作被迫延期一年、甚至一年半的艺文工作者。

总统出面调停

五月六日总统马克宏终於亲上火线,邀各界艺文人士连同文化部长与劳动部长共商文化纾困政策。他说明五月十一日解封后首先会重启微型文化产业,让书店、图书馆、唱片行、艺廊和小型博物馆重新营业;同时政府也允许表演艺术工作者回到剧场排练,而因疫情暂缓拍摄的影视剧组则可申请补偿金。最重要的,总统承诺将「演艺人员不定时劳工制度」延长至二○二一年八月。他希望艺文工作者趁著工作空窗期走入校园举办「夏令营」,辅导没办法去暑期度假的孩童,「我寻找具有创意的人才,需要艺术家重新安排校园学程。」(注2)另为了鼓励各领域的青年创作者,政府也预计公开招标采购他们的作品。

尽管马可宏不断强调艺术家应运用创意,重新建设法国的文化基础,然大多数艺术家觉得政府只是希望他们分担社会责任,却未提供基本的资源与环境。Télérama周刊更用「先自力救济,再帮助年轻世代,政府就会帮你」总结政府推行的纾困措施。的确,马克宏政府提出的建议与方案建立在互惠原则上,却没有解决疫情冲击表演艺术界的根本问题:在必须维持社交距离的条件下,创作者该如何深入民间、接触群众?

注:

  1. 法国政府於1936年创立「演艺业非定时劳工制度」,让接案的电影从业人员享有失业救济。1965年这项制度延伸至影音技术工作者,4年后亦纳入表演艺术工作者。演艺人员只要每年递交507小时的工作合约,便可申请这种特殊身分,迄今法国约有28万名受保者。
  2. Olivier Milot, Sophie Rahal,〈Discours de Macron pour la culture : aide-toi et l’État t’aidera !〉in Télérama, 6 mai 2020。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